離婚、單親帶小孩這種事,裡面有太多太多無奈,縱使是力量強大的成年人(我)也得接受「無解」、極深的無力感,用多少錢、多少智慧、多少求情都沒辦法扭轉的已成定局,還好,我從你這邊學了「轉念」,這轉念不只是叫自己換個方向想,這句話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你不是這樣教我「轉念」的──你一開始,先叫我對一個願望(明顯的是什麼願望)種下一顆種子,也就是起一個願望、立定一志向,然後,下一步是「創造」:走不出路,就創造新的路。

來到這間我們新租下的工作室,你在另一端舊家指揮工人搬家,我先來到新處,看到隔個小巷對面的那個工地,真的蠻崩潰的──非常吵鬧,工人十幾位,挖土機在旋轉,怪手上下挖土,卡車送來更多的……挖土機。我關上氣密窗,噪音少了一半,但還是在,我閉上眼睛想像這種噪音真的可以工作嗎。想想,其實還可以,然後想像當年第一家公司剛創立,我也是看著當時正在興建中的信義區W Hotel立願,當它蓋好時,我將成功。此外,我們也同時想到一個點子──每天對這工地照一張相,我們可是從第一天「動土」就剛好租下了「最佳觀景窗」呢,看著它一點一點的起來,多有意思──我才意識到自己正在「轉念」。

如果不轉念,會很可怕,尤其當我開始往負面想,租金雖已便宜很多但仍要好幾萬元,好幾萬元租金大可去租其他地方,安靜的,可沉思,可工作,可休閒,為何花這筆錢把自己放在工地對面?然後我會氣憤的想,「轉念」是屬於窮困者,因為資源少,所以必須不斷地轉、轉、轉,即便粗衣糲食,也都會覺得自己過得很好,但,我可以感受到,那樣的心的「滿足」,才是真正快樂──滿足了,我們就可以去做其他更了不起的事,不要卡在這裡念怨不斷,也才有跳脫的一天。反之,如果我們是那種一直念怨的,雖然一邊抱怨一邊賺錢,一直成長,一直進步,直到終於住進最大的房子,一樣是「一直在抱怨」,因為不知道怎麼轉念,只會老是往死地方去想;就算已在99%處贏得這麼厲害的獎品(財富、房子),還是會因為那1%的不順遂,或許哪個鄰居灑了一桶水下來,或哪個警衛今早沒有微笑,這種小事情,而生氣到睡不著覺!以前的我所觀察到的,不就是如此?我自己和那個不好的婚姻一起住在豪宅,什麼都看不到,只注意到身邊小小芝麻蒜皮的事情就可以氣得不得了。

所以我要好好記得這一刻,就由「它」(這片工地)在這邊伴著我們再次起飛,也就是窗外這一片可怕的風景、停得歪七斜八的車輛、挖得亂七八糟的土地、漫天的塵煙和撒了滿地的水,都是在提醒著提醒著提醒著我們要「轉念」,尤其是那個噪音,更像不斷提點我的「金箍咒」,要我注意轉念,正面思考。

然後,你來了,你搬來了。搬家師傅先推了一推車的箱子,將鋪好木板的客廳,擺進十幾個箱子,我為箱子的數量感到震驚,你是什麼時候裝了這麼多箱的?沒想到接下來師傅又推了第二車,還有第三車,原本空曠的客廳,全是紙箱擺滿了,這些全部是你自己裝的,問號?問號?你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很厲害吧!我頓時心裡愧疚,你默默在那裡打包,我在自己家裡忙做自己家事;你甚至一個人就把原本超大書桌拆了,變成兩隻桌腳和一片比人還高的桌板,還幫它們包好防撞泡棉──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拆箱需要剪刀,我們一把也沒有,你從剛買的百寶工具箱找到了一把刀片,這刀片特別的大,大概是做工用的,來到客廳,你開始拆箱,一邊和我說話,一個不小心,你突然輕輕的叫一聲,我才發現,你的手臂,怎麼多了一條「線」?你默默的說,刮到了,嘴噘起來,就這樣,沒有叫,沒有怕,我看著你手臂上那條「線」慢慢滲出紅色的血,嚇壞了,只能先夾著傷口,但知道等一下無論怎麼夾都會再滲出更多血,這麼長的傷口,目測15至20公分,怎麼辦,怎麼辦,你一句沒吭,我像慌亂的公雞;你拿衛生紙合住傷口,我叫計程車,原本心裡想的是忠孝醫院急診處,你說藥房就好,我勉強接受,帶你過橋到我去過的那間有藥師的藥房,那位藥師真好,當場為你包紮,她說不需去急診,也不需縫針,先倒了食鹽水,加上碘酒(只有這段你哀了一下),再塗上皮膚膏,貼上紗布兩層,膠帶粘好,外面再綁一圈紗網固定──我們將以上的東西全買了一套,包括洗澡需要的防水布,一應俱全,你說得對,來藥房是對的。

帶著綁著紗布的你,淡淡的藥水味,心裡洩出更多的愧疚,到旁邊,我們說今天要好好吃一頓,走到這間平價牛排館,以前帶孩子來過,但沒有一次比這次和你還要更緊密,不是因為從前,而是因為(現在的)我,因為我現在不去念怨了,連同之前的爛回憶也全部都不管了,今天我只快樂的看眼前,於是這一條Catfish也就特別的好吃,然後散步,來文具店,買了該買的剪刀,然後我們不再像孩子愛逛文具,看的全都是「廚具」,又買了一堆廚具,用一個桶子裝著回來,一袋給你,一袋給我,因為我們在橋的另一端都有家了。

我來爸媽這邊,我的出現讓他們安心,他們也想和你認識。在這時候,我們家每天都有狀況,我在日記上寫的有時比實際上發生的輕微,有些事情沒寫,也願意讓它們隨日記不寫而整個忘掉,這樣之下,你,卻不離不棄,表示你一定是一個很善心的女孩;爸媽教我放下離婚的恨意,我覺得有理,但想想,我其實已放下太多了;巧遇前妻,可以愉快的和她打招呼,但是對方卻無法和我打招呼,她始終就是走不出來。我想下次我要做更多的鬼臉逗她開心,因為,一切一切,都已經過去。我已經不再計較,且我淡然,要怎麼走都可以,因為我們被設計所走的路,已經是現世中最辛苦之道路了。

現在宣傳第一堂課的狀況,只能說──不好。以前從行銷的角度,若不好,若可以,當然就從「產品端」下手修改,也就是把課程內容重新修理過一次。但現在,我的「產品」無從修改,我仍有信心做一部對婚姻市場提出救助方案的課程,且有很多人需要幫助,我知道的,但就是沒人報名,因為大家可能不知道這是什麼。一個轉念,當大家都不看好、不知道是什麼,而同時需求量也確認是大,就表示,大家還沒有找到方法來符合那個需求,包括我,都還沒找到方法。那方法是什麼?我已在路上,我決定摸著善意走路,然後,終將找到方法。

這段時間你要忍耐一點點我的碎念,因為要把課開起來,那志願很大,我須盡全力,這段時間會一直緊張著這件事。等到它開起來了,開花了,順了,就有人一起滾動,那時候你、我都知道該怎麼進行了。雖然沒人,我已經在「幻想」以後有一個500人的班群組,要怎麼進行互動,我們不孤單,因為外面的工地會給我們兩年的時間,每天提醒我們,更美的世界在後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