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癮的咖啡因慢慢褪去,我腦袋好像換了一個,記憶的東西不是同一套。妹妹最近幾天在睡前說她想媽媽,但又說一定要有爸爸,為何爸媽不能住在一起?我和她說(用兒童的語言說),現狀真的很難改變對不對,所以現在,就是要努力,以後妳的一雙手是可以改變它的,妳可以讓自己更好的。就像現在沒有碰到最知心朋友,沒關係,一切努力都是為了在「高中」可以碰到一生中最好的朋友,那個時候妳一定碰到一位「蘇同學」(為了讓妹妹聽懂我還特別幻想了一個故事),將是妳一生最好的朋友,在高中開學第一天妳們就相見恨晚,成為莫逆之交,那,現在才小學的妳,應該要做什麼努力,才能讓高中的妳碰到最好的朋友呢?可以先想想看,開始準備。我拿了你和我說的一句話來鼓勵妹妹,碰到瓶頸,難過的時候,去想想可以「創造」什麼。「創造」二字,好像有魔力,讓我們願意挺胸向前,沒有對錯,只會更好。

說到這個,我發現我開始對「不定性」深深的著迷,人類是不是太注重科學了,特別像我這種又膚淺一點的工程師的世界,事情只有對和錯:錯的程式,一定找得出某個bug,就是它出錯的原因,就算程式裡沒有bug,也可能是系統上的,反正,一定有什麼地方不對,才會必然的造成這樣的結果(錯誤);對學理科的人來說,我們就是在找尋世界的規則,每件事情一定有個公式,導出了公式、找到了它,以後需要就拿它出來用,則必不出錯。所以我一度對「一切是空」這樣的說詞無法茍同,但,隨著年紀日增,我發現,不定性是一個值得追尋的事實。

如果造物者知道怎樣造出最「正確」的生物,大自然就不會這樣運作。既然大自然是這樣的運作,我懷疑,如果將造物者比喻為最厲害的工程師,那這工程師的心中根本就是沒有答案的,它只是一個系統,甚至沒有系統,所以它只是有個起源、一個開頭,然後有一個複製的機制,或者沒有任何固定複製機制,連機制都可以時時修改,生物鏈慢慢形成,生態圈慢慢達成平衡,很多錯誤在其中,但錯誤最後都變成對的,因為沒有規定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當然,人類仍然需要錯與對,還是需要科學,但是,在科學之上、格局拉到最大,可能得變成非常不理性、沒有一定性、沒有正確答案,才能走得過去。

當我開始處理男女關係,更為這樣的可能性感到興趣,講法律好了,它是最人造的,怎樣才是最「正確」的法律,這批人老是覺得正確,另外一批人卻正在被所謂人人平等的法律給不斷地受害,或是無法用同一條法條去照顧所有的人,中間弊端叢生,太多人在其中利用或被利用,還有辦法不讓別人發現。每個人甚至深信自己在做善良的事,但傷害行為卻不斷在彼此間發生;每個人都在意去循依正確的道理、當個好人,但彼此之間卻不斷地犯下滔天大錯、一直在做惡。我覺得,這樣子模擬兩可的論述已經不是哲學,也不是文學,而是「新科學」,這樣看起來,以當今世上最矛盾的男女家庭關係為下手處,實際上研究的是一件非常高廣的事情。

今早走出家門,心中含著滿滿的愛,是你留的,這個社區,變得已不再是一樣的社區,可能是晴天吧,今天真正的大晴,天氣好,就少帶了很多東西,衣服穿厚,就可以輕輕步伐踏出去,輕輕的逛,到家旁邊,到一大片的園區,視線清清楚楚,來運動。今天運動效果也特別好,沒有咖啡因,好像心臟真的寬闊多了,不梗,不塞,買了一袋你愛吃的八顆雞蛋糕,你已在新的工作室整理,自己把窗簾換上去,還買了一整套的工具箱,好像從今以後你要變成DIY水電工、什麼都自己來一樣。我今天大概問了你好幾次,這邊感覺怎麼樣?這裡感覺如何?你還沒回答我,但卻已將原本搬家的日期,從這個月底移到這個星期底,然後再往前移到────驚人的「後天」。什麼,後天?寫到這裡,心中花兒全開了。

這是我們的基地,在這兒我們將一致向外,抱著這樣志願,對面這幾天剛蓋好工寮的新建案再怎麼敲敲打打,好像都沒有什麼威脅性了。我們享用本地拉麵店,然後開始走路,目標是比較遠的那個捷運站,沿路真的都是高樓大廈──南港這邊什麼都有,有展覽館,有高鐵,有購物商城,有各種大型企業,做網路的、做傳產的、外商,有大飯店、無數家好吃的餐廳,還有一間Outlet要落成,全都是新的。一個地方可以如此完整到可以想到的全都有了,就是你即將搬入的地方──但,它房價還是卡在相對低處。房價這種事其實已經沒有太關聯我,但仍聯想到一種氣氛,沒有這種氣氛,經濟蕭蕭的,我在這行業要怎麼興旺起來呢。

從捷運站往前坐,往外走,今天步伐真的輕又快,很快抵達盆地中心,往你上課地方也是徒步的。後來,我買到妹妹要的巧克力蛋糕,也拿回哥哥修改的衣服,還給自己睡了10分鐘的午覺,可是我回到家、走出來接妹妹的時候還是晚了一點點,用衝的,一出門口就看到前面人行道有兩位媽媽也和我一樣在趕路接小孩,趕快超過她們,逕自往前衝,結果繞了一圈,那兩個媽媽還是走在我前面。果然是媽媽,為了接孩子,竟可以走得這麼快,我怕心臟痛,不敢太快,怎麼追都追不上她們。

這晚,這購物中心旁邊的樹木已全部都掛上香檳色的耶誕燈,以前住溫哥華,爸爸喜歡開車繞社區,每一戶房子都掛得很明亮,但再明亮也沒照亮我們內心的孤獨,那是我當時的感受,大概只有我這樣想吧。現在這南港的燈,第一次又讓我想起那種孤獨感,離婚以後又單親撫養孩子,說實在,沒有什麼幸福的理由,這是離婚後第一個耶誕節,孩子應該也快樂得不太起來,但,我雖想起孤獨感,心裡卻沒有太大的孤獨感進駐進來,好像,眼前香檳遍滿的樹木和銀白的低矮樹叢,淡橘紅和白,是希望,是蓄勢待發,因為,你來了。

回到家,今天週一,是恐怖接送日,哥哥妹妹都有補習,都在不一樣的時間,但今天哥哥又拒補了。有趣的是,孩子拒補被我勸說而感到生氣,但他的媽媽則對他的拒補感到生氣,雖然兩人立場對立,但兩人生氣的對象仍是「我」這個離婚後單親撫養兩個孩子的爸爸──今晚,準備互相攻擊的戲碼又將上演,各方都在準備自己的石頭,全部都要丟向「我」,而我又是百般無力,什麼事都不能改變──這反而讓我頭腦清醒一點的為孩子思考「什麼才是對他最正確的事」,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孩子動力不強,靠補習班拉住成績尚可維持孩子的投入度,但又能維持多久。我站在旁,看這齣劇,不住的想,如果不補習,如果成績掉了,如果孩子不再投入學業……最慘的狀況,到底是什麼,然後那件事是否值得我一個充滿思想的成年人這樣的投入憂慮之心在其中再10年之久?還是,還有另一個非典型的方法來幫助這個聰明又有才華的孩子?

哥哥拒補,妹妹生病,我帶她去看醫生,哥哥留在餐廳,留在書店,除了帶他去拍護照照片的一小段時間外,其他時間哥哥都想辦法留在原地使用手機,我想辦法同時顧著兩個孩子,讓他們吃好,做完該做的事,安全過馬路,還去文具店買了水彩的洗筆桶,歡喜回家。沒錯,我只有一個人,來照顧兩個小孩一切,但也表示,兩個小孩所有一切都是我打點,孩子是100%的仰賴我,而我的「爸爸魂」也因為這樣,正在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最大光彩在燃燒著。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