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告白:世事難料,我不要變成曾愛你最深又傷你最深的人。首逛南港Citylink、黃金果

沒孩子的週末,睡得特沉,原本有一些計劃,變成沒計劃,從七點、八點,賴到九點,你說,以後你是我日記時間的守護者,你會幫我擋出一段時間專心寫作,然後你就不見了,把我關在房內和電腦一起,過了半小時,你端了一盤什麼顏色都有的早餐進來,荷包蛋呼呼的起煙,你的招牌櫛瓜今天加了深紅辣椒,味道更勝奇了。我還在微微頭疼,這時候出現了我們最需要的────陽光,打亮了對面褐色的大理石牆,於是它整片都變成了金黃色,我們驚叫,慶祝,太陽出來了,但心裡還是累累的,外頭也是冷冷的。要去哪裡呢。

我帶你來到我最常來的商城,這裡,今天,剛開幕的日本書店像菜市場,人潮就像山裡的溪水特別的急,每個書櫃前都站滿了人,有的看書,有的看手機,有的看孩子;每個家庭都佔一大塊面積,不可避免一輛嬰兒車,但孩子總不在車裡,四處跑,老的少的一頓一頓往前走,互相等來等去;我們選了一個人最少的餐廳,是義式的,日本連鎖,成功地坐進一個有陽光的桌子,窗外風景是往南的,而南港往南就是一大片的山林,整片一致的深綠色,沒有開發過。你說你最近開始從鄉下(關渡平原)搬來城市(南港)住,南港都是最新的mall和住宅,還有二十年不舊的軟體園區,但現在的繁華其實還保留著大量綠地;你接觸了此地的繁華,接下來應該也會開始親近那個你更愛的寧靜。

我發現,塞入過度咖啡因,就會開始心臟疼痛,沒有咖啡因,則會頭痛。那如果我只攝取一咪咪咖啡因,不要太多,是不是可以少一點頭痛,然後心臟也不會這麼危險呢?現在的我,就是要找尋一個新的平衡停泊點,讓自己的身體可達到最佳狀態。我已經做足夠的健身,在飲食上也足夠控制,就是不知道還可以做什麼讓自己更好。但我一定要做點什麼,因為我身體實在是走不下去了。吃飯的部份,我也沒有忌口了,澱粉吃了,油也吃,只是吃素。我的素食是「海鮮素」,你幫我上網查到,這叫做Pescatarian Vegetarian,在國外是有這種吃法的。

不能喝咖啡因,怎麼辦,想到一個點子:碳酸飲料。點一杯ZERO可樂,喝了一半才想起可樂也有咖啡因,查了一下,可樂的咖啡因似只比綠茶少一點點而已,不行,我得找其他的飲料。配著陽光吃東西,就是好吃,一開始的陽光讓我有點溫差的頭痛,到了後來,我開始流汗,於是最後甜點,吃的特別的舒暢的是一盤提拉米蘇,橫切下來看到它分四層組成,冰冰軟軟的。再慢慢逛下樓,跟著那些有孩子的父母,我買了一些家庭用品,我們聊了對未來家庭的夢想,你也說了一些故事,我仔細聽,很多的學習,年輕人先和老者學,老子往生投胎回世間又變成了一個小嬰孩,小嬰孩再和之前服務過老者的學生來學,就這樣子師生輪流的交替,想像此畫面,尤其是那個當年的年輕學生老矣,悉心照顧當年曾照顧自己的繼承者,那是多麼千古美麗的畫面。也道,世界上的人實在太多,要進入主流的經典不易,但自己可以起一脈傳承,這是每一個人或許可以順手做的一件事。

你走了以後,我大概還有一小時才要接到孩子,花半個小時開車,剩下半個小時,又是這麼少,我想好好享受自己一個人。每次一個人的時候會孤單,但我好像又迷上了那種孤單,太久沒有孤單,就會覺得怪怪的。難怪你說,每次都要給我一些靜默時光,你回去後,自己也會去河堤上走走,當我們年輕的時候,看的都是別人的眼光、批評別人,而當有些年紀,我們看的是自己,看自己需要什麼、自己的夢想是什麼。我們都希望這種時間能愈多愈好。當你的聲音從我耳邊不見,變成了手機訊息的「叮」,我的心,只能思念,但也因為無奈的思念而就乖乖的沉靜了下來,可以深度思考一些事;頭還在痛,表示我目前開的頻道不多,若沉靜,所有的頻道就可以開向我應該專注的方向。今天下午我開始專注在「修官網」,把英雄爸爸公司的官方網站之用詞。修得更符合我們現在的宏願。

回家,昨天從農夫市集帶回的兩大顆「黃金果」還在桌上,想起昨天美好傍晚,它比橘子還大,手掌抓不住,來自雲林農場,想起昨天那農夫大叔叫我試吃,我沒吃過這種水果,不知怎麼下口,咬下去口感極順,找不到任何比喻,有點像柿子,但沒有這麼硬,也沒有這麼甜,長相很討喜,有一顆小凸在它末端,一顆要價近200元,兩顆400元,我要買給孩子,讓孩子體驗。我認為新奇的東西就是不一樣的體驗,一個人要稱上豐富,就看他到底嘗過多少不一樣的體驗,這樣的角度來看,每天都新奇,每天都加分。

孩子回家,兩人一言不發,我突然想起來每次從媽媽那邊回來我都要做的事────心理上準備好,他們心情差,所以我也噤語,讓他們默默進門,不提任何事去刺激孩子。直到孩子開始寫功課,問了我第一題,我才開始和他們提及黃金果,提及今天吃的提拉米蘇,又開始和他們有說有笑的。哥哥上網查「黃金果」,網路文章說此南洋水果是檳榔科的,有輕微毒性,不宜多食,於是他吃了一片就不敢吃了,妹妹也一口不吃,剩下的就我吃掉。

世事難料,我願用最大格局來思惟我的人生、孩子的人生。今晚,孩子一直用各種理由想玩手機,我也不確定孩子是否有老實的照他所說的理由,還是一次又一次的說謊?這時候,身為一個父親,到底怎麼做,才是對孩子最好的。我眼前突然看到找圖網站,一堆年輕人刺青又吞雲吐霧的照片,那些看起來率性無比、其實可能是非常非常自卑的年輕男女,我想,我一定要讓孩子在一種環境下成長,保存他的自信心,這樣,在他長大以後,不會天天都是那種憂鬱的眼神,不會天天都要問別人「我是不是真的很棒?」,我突然可以觀想到一個畫面───我的孩子,長大了以後,某一天,告訴我,當年小時候他是多麼的皮、多麼的難帶,還讓爸比在日記裡面寫下這麼多內心的掙扎與痛處,讓爸比差點心臟病歸西,但是,現在已經長大了,如此的完整,可以用欣賞的眼睛去看那過去的荒唐。這樣的一個開心的孩子,就是我希望他能變成的,也是我現在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去保全的。

另外,我今天也立了一個願望,對你──世事難料,我歷經分手兩次,你也曾歷經一些,未來我們怎麼走,有一天,無論怎麼吵架翻臉或離婚了絕交了,告訴那個未來的我,一定要愛護你,如今日,不准傷你的心,不許變成那個曾經愛你最多然後又是傷你最深的人。

聽見這詭異的非典型「告白」,你的回答令我更感動。你說,其他的你都不怕,最怕的是我離開了地球。這,叫我怎麼捨得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