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從別人聽來一句傳統布袋戲「黑白郎君」的名言:「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這和我以前的想法不謀而合,安慰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看到「有人比他更慘」,昨天我有一種很好的想法,我辦活動,講我的故事,讓大家可以聽到我的慘痛,感到我的遺憾,知道我如此不堪,於是,大家就可以心中悅喜,而我也就可以從大家的悅喜中,去得到我自己久違的悅喜。所以,如果可以把自己的故事不斷地放送給別人,即便這故事是沒有結果的,永遠不會結束,但,我卻在過程中藉由幫助更多人悅喜,自己也得到悅喜了。這樣的想法,我好像變了一個人──年輕的時候,我為了打敗同儕而努力,想要比別人強,從別人的尊敬去汲取快樂,現在,則又到了另外一種極致的快樂。

既然每天和妹妹走路一小段都會心臟不舒服,今天我想到新方法──直接「開車」載妹妹去步行10分鐘的學校,從停車的地方走到校門大概只剩50步路,這樣子,就可以確保我心絞痛不會發作。後來,今早果然心臟不再不舒服,但是「心裡」不舒服,因為,我再次不允許咖啡因了,不喝茶,不喝咖啡,才知道自己有多仰賴它們。今天一想喝咖啡的時候,就喝水,不斷地喝水,就一直跑廁所,還好搬到新家是有暖氣的,今天一直開著暖氣,但到廁所就必須冷一下。我的窗簾,開了又關,關了又開,覺得這個空間太沒生氣,所以打開,又因為外面凍人,又關上保暖,但是,最厲害的興奮劑,可能比咖啡還要厲害的,還是實地上做了一些事情。

做了什麼事?今天暫停做簡報,開始寫活動文案,寫文案,更感覺到自己的不同。坊間開婚姻講座,通常「女生教女生」,台上一個厲害的女性導師,本身離婚勇士又心理學專業,台下則是需要得到答案的廣大女性同胞,那我這個男子,在這個系統裡如何參與這場盛會?答案是,我或許只需要把最赤誠的自己吐露出來,就會是一個不一樣的觀點,這樣我就不需要教導,可以和大家一起學習。這也是我覺得比較舒服的一個位子,做過幾百場網路最新趨勢或廣告行銷的演講,每次下台,都覺得悵悵的,我就是不想被叫作「老師」,年紀已接近43歲,我必須找到一個自己舒服的位子,不再勉強自己了。

近中午,援軍(你)開到,還帶了大包小包,你開始下廚了,用你幫我買的廚具,拿你幫我準備的材料,你炒了大豆苗、櫻花蝦高麗菜、香菇蛋炒飯,這幾樣你都曾經教過我,我也和你求救過,但我炒出來的就是────少了某個(或某幾個)味道,奇怪的是,同樣的方法,你炒了以後,就是香味四溢,你看那個炒飯,就是有一種甜味,一點點香氣,然後後勁還有某種我辨不出來的味道;接下來櫻花蝦高麗菜則蝦味十足、菜又甜甜的。你的招牌大豆苗這次還加了香菇,香菇本身也自帶香氣,到了另個境界。我才發現,原來做飯這件事,不是只靠哪些食材放多少就好了,還包括對食材的了解、觀察色澤還有香氣,若夠熟練,可以隨時調整前後順序,比方說櫻花蝦爆香吸夠了油,得先撈起來以免菜的水份浸濕了它,這些都不是我短時間可以學會。不過,我的時間還挺多的,到孩子長大前,我至少還有十年可以學哪!

給自己大量的睡眠,要自己一定要修好心臟的問題,但又為今天下午睡了一小時而感到愧疚,你說,為了健康這些都值得。想想,多活個10年,那一天多睡1小時算什麼。如果多活20年的話,甚至多活40年,這些更沒問題了。成功的道路很多,我已經嘗試過那種、把自己壓搾且天天鞭策自己、以自己的過度努力為驕傲的成功模式,現在,我必須要嘗試另外一種模式。

和你的時間,結束,我回到一個爸爸,還好今天有時間差,我可以將你留在家,我自己出門去回復那個爸爸角色──車接女兒,再車去接兒子,這是我和女兒的聊天時光,週五的女兒特別喜歡分享學校的事,一整週的同學互動都是故事。我聽了,對現代小學生的心理扭曲感到震驚──我引述妹妹說的一個故事:她班上兩個同學(稱A、B同學)都對她有霸凌傾向,A、B彼此又互相一下討厭一下要好,今天B同學的直笛被別班同學好心送回來,B同學不在,被A同學看到,竟故意將那直笛拿起來放在有鳥大便的門檻上,吹嘴還故意放在鳥大便上,我們家妹妹正義心起,將直笛撿了起來放好。後來,A同學向妹妹要搶籃球小吊飾來玩,妹妹不依,A同學就說妹妹很自私,被那個直笛主人B同學聽到,也回來罵妹妹好自私、完全不知道感恩。妹妹很難過,然後她們還繼續亂說,說全班都覺得妹妹很自私,罵妹妹東、妹妹西的。事實上真正自私的是這A、B同學,但她們卻振振有詞的把原本別人罵她們的拿來罵妹妹,我想,以後這個同學長大,一直說別人壞話然後還繼續的接近別人,她一個人到底可以傷害多少無辜的人呢?而這種暴力行為,完全無法覺察,也完全無從制止,總是羅生門,壞人先喊好人才是壞人……到底該怎麼停止這樣的人呢。

妹妹和我也講了另一故事,某天她在考試,隔壁同學的自動鉛筆壞了,向她借鉛筆,而妹妹看到自己只剩兩題,想起來抽屜裡有一枝專門畫電腦卷的2B粗鉛筆,於是,妹妹停下考卷,拿筆借給同學。但是,妹妹竟是給出自己手上的自動筆借給同學,而自己改用那個不好寫的2B粗鉛筆來寫完考卷!聽到這段,我眼淚簡直差點流下來了。後來,下課後,那位同學特別感謝妹妹,說她真的「好善良」。我和妹妹說,看,無論哪個宗教,上帝都一定會看到你,對善良的你特別的好,你的人生會很棒的。沒想到妹妹接口:「可是我的爸爸和媽媽卻離婚了……。」天,我馬上告訴妹妹,那是爸爸和媽媽自己本身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上帝讓我們離婚,讓妹妹可以更快樂,只是現在還不知道,以後才會知道喲。說到這裡,我聲音保持宏亮,但心虛在心底深處。

後來,等哥哥的時候,妹妹突然間鬧起來,她用了一大堆詞像是吵屁呀、煩死了等等,就像剛剛她所形容那些同學的用詞一模一樣,但此時我也觀察到,她說了一句關鍵:「以為我好欺負啊!」我才意會到,或許,這種被霸凌的人,之所以會養成這種霸凌的習慣,丟棄了孩子善良的一面,換上一個擅於顛倒是非的霸凌者的面具,並且還深深地為之上癮,就是因為她不希望「再被欺負」、當最「下游」的那個人。前妻在婚姻中,起初是父母問題,後來是老闆問題,再來是在媽媽群中被排擠,永遠都是由我在家嚴重受災,於是在婚姻裡我也多次這樣子想──她這樣欺負我,我得用同樣、或更激烈的方式來「對付」回去,但後來,如你說的,我領悟了「繼續保持善良」的重要,唯有「繼續保持善良」才能突顯出她和我之間的差異,但世間事情沒這麼簡單,如果一直突顯不了,那麼,我能做的,就只有把所有發生的一五一十的翔實記錄下來,就如同以前寫的那些書一樣,現在回想起來,還好我寫了那些文章,不然,當那段恐怖婚姻慢慢地褪去、當你的愛又滿滿地包覆我全部後,過去所損失的那13年將船過水無痕、整個付諸東流,那就是真正的損失了。

下午更冷,但我的身體還可以,開車帶妹妹,然後接哥哥。今晚城市市區交通陷入黑暗,你和我都從城東往西走,你也塞車多一倍時間,連晚餐都沒吃。我和妹妹在星巴克等待哥哥,一個冒失阿嬤把妹妹的巧克力撞倒並灑到全身,好不容易等到哥哥下課,我們只剩半小時到照相館,冒雨搭計程車趕去,照相館卻說今天已無法拍照,我們白跑一趟,卡在市區雨中,我機會教育的告訴孩子,轉念一想,既來之,就好好留下回憶,於是我們在照相館旁邊的一家老牌的台式西餐廳享用晚餐,吃飽了,回憶留下了,我們再冒雨回來開車回城東家裡。

晚上還有一個小高潮,哥哥明天中學運動會,他負責煮一鍋高麗菜,老師特別叮囑他「不能讓爸爸幫忙」,應該是要訓練他幫忙爸爸做家事。但哥哥慘叫,啊,冰箱的高麗菜,怎麼只剩半顆?原來就是我們中午吃的那個櫻花蝦高麗菜。那是在家隔壁的超商買的,我們家這家超商特別有賣生鮮的高麗菜,那怎麼辦,我只能當作這是一場訓練、一個磨練,手機只剩下10%,晚上11點,我得冒雨出去找高麗菜。我開車出來,以免這家最近的7-11沒有,有和沒有真的差很多,有的話,一切解決,沒有的話,我還不知道要去哪裡買了。到底有沒有呢?結果,竟然有!還剩三個半顆,我只需要一個,但我三個全買,哥哥處理完,果然剩下兩個派上用場,因為妹妹說她肚子餓了,想吃──炒高麗菜。

我試著導引她,爸比弄熱剩菜給你吃好不好?還是冷凍的義大利麵微波一下好不好?她說她一定要爸比炒的炒高麗菜。轉念一想,就是在孩子肚子最餓的時候,才是英雄爸爸的英雄時刻。於是我照你今天才說的櫻花蝦高麗菜正確弄法,妹妹卻突然說,不想加櫻花蝦!我陣頭大亂,仍設法穩定了我的炒鍋,先認真爆香,蒜片夠多,油也有,時間夠長,鹽巴下去,然後我突然大廚信心心起的拿起日式醬油加了兩匙,好,這樣下去,妹妹說,哇聞起來真香!我說,聞起來不準,等一下吃了才知道。後來她吃了一口,大叫,哇,這是她吃過最好吃的炒高麗菜,她說可以和玉子燒並列我的拿手招牌菜之一了。哥哥也來吃,也說很讚。然後我炒了第二批,這次加入櫻花蝦,我沒弄出你今天的那種酥脆感,蝦又軟掉了,還焦了一點,但弄出來孩子們還是大讚,真好吃真好吃,而且和第一盤的味道又不一樣了。

從這一個時間點開始,我突然完全不累、不睏、不煩了。孩子帶著滿足去睡,我則留在廚房慢慢的洗碗、擦流理台,直至乾乾淨淨,還再去洗了澡,然後來寫日記……精神非常非常好。我和你說,其實孩子們叫我什麼綽號都沒關係,只要他們對我好、喜歡我,我就什麼都精神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