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極致的祕方是不是叫做「簡單」?驚喜大豆苗,新工作室,十幾種野菜火鍋,末世因果

最近早上都這樣,看到地上屑屑幾處,應該拿吸塵器來吸一下,走到儲藏室,竟然就──放棄。那,改拿黏貼棒來黏一下比較容易?都拿起來了,想一想,還是算了──家事別做這麼徹底,不要每次做到出發前最後一秒,可以不必這麼趕忙,可以慢一點點。慢慢。

慢慢,也意味著一種拖延的習慣開始萌發,拖延的習慣一起,就無法享受「積極」的習慣,就無法得到,下午一坐下什麼事情都已經做完的快感,事情也經常延宕到忘記有那件事,身邊經常堆滿未完成的事,經常說服自己坐在這些成堆的事情當中還能視若無睹、怡然自得的呼吸。但,如果這樣子(亂七八糟)的人生可以活得比較長壽,那我要哪一個呢?大家會覺得這麼明確的答案,對我來說,好像不是那麼明確,說不定,我會選前面那個(把自己忙逼到死)呢!

帶孩子上學,牽著妹妹的手,不只我的左手牽她的右手,我的右手還過來再包住她的右手,讓妹妹冰涼小手應該會覺得暖暖的。這種接觸,想起小時候我奶奶的手,那時候是她把暖暖的感覺給我,我的小手是冰的,奶奶的老手是熱的,現在則是我把暖暖的感覺給妹妹,為了給妹妹這樣的手,我的手必須是暖的──奇怪的是,人類為了照顧孩子,像我這樣的成年人,只要牽著孩子,手好像不曾不是溫熱的。

回家我繼續觀想,這個離婚爸爸事業正在起飛的2020年,此時看到「妙蒜工作室」,這是我史丹佛朋友的好朋友,親眼看到這位了不起的創業家從一個內湖小小住辦辦公室開始,貼滿牆壁的插畫草稿,他自己不會畫,先構想再交給設計師畫出繪本。我在孩子的學校當「水果叔叔」講故事講了四年多,特地捧場講過他們四本繪本,爭了幾個班級的小粉絲。現在,他早已不知成功到哪裡去了,做出了一個新偶像,在西門町辦簽名會,和南港鄰居知名部落客一起聯名,整個都做起來了。我也想好好的大做一場,這也發現,一個創業家若真想大做一場,世界上不但沒有永遠的夥伴,亦沒有現成的夥伴──這種self-made entrepreneur,自己做,還是最快──我想起先前開的廣告公司,若要有員工,員工會說他們非常辛苦,老闆也會不解他在辛苦什麼、公司已忍耐那麼多還得付薪水,最後都得吵架離開,員工短期受傷,老闆則永久的損失了──我的公司就是如此一次一次的永久損失,慢慢的縮、慢慢的縮。所以我要有個決心,現在的事業,必須我一個人完成;唯有一個人做起來的時候,才能享受那驚人的回報,讓我的故事更有立體感;我必須親手挖那個金沙,專注在事情本身的成功,而不在人員的回應上。

中午,你這個「援軍」再次開到城下,自己進城。當你打開「城門」,豐沛的暖流奔流向我,流速讓我閉上了眼,被你團團圍住。你帶了新鮮的青菜來炒,櫛瓜是我熟悉的,你幫我切好,決定油量,讓我接手下鍋,然後你決定起鍋的時間,原來不必久,真是太好吃了。更驚人的是第二道,你帶來一把大豆苗,你洗好揀好,教我放點油然後直接整把菜都進了鍋,我嚇,完全不必用蒜蔥先爆香嗎?事後,我才知道,這麼人間美味,如果真的爆了香,就像把頂極生魚片拿去煮魚湯這麼的浪費,因為,如你說的,大豆苗這種菜「自帶香氣」(像你一樣),過來天生就是香的了,放進鍋裡,一開始鼓鼓的,熱了之後顏色變深,菜葉一齊往鍋的表面收斂,原本一大把的變成一盤合理的量,進入瓷盤已經香氣四溢到不行,那是很豐強的氣味,吹涼之後伴著熱氣入口,後韻飽和有力。你說,在雲南經常炒,每次炒都吸引了大家聞香注目,大家都要問這是怎麼做的──愈是簡單的做法,愈讓人無法猜透,無法猜透的秘訣,往往是非常簡單的。你順便給我看了另一個電視大廚炒蛋的技巧影片,一下在火上烤炒,一下離火去攪拌,這樣on and off來來回回的就是那個非常簡單的秘方──這樣讓我更有動力做菜,去找到更簡單的,簡單到那種讓人驚呆的祕方。

工作室要打理了,水電師傅都找了,來丈量過,順便幫我將家裡上次被妹妹太用力關上的玻璃門再裝回去。我們看著這個陌生的新居,幾項不是我們style的舊家具,都覺得還有一段路要整理,有點煩,有點累,但,煩累的事,往往只需要一個下手處。下手之後,就開始連環解套了──今天我們先從「搬動家具」下手,這麼簡單,這麼神奇,家具剛好又都是木片合板的,很輕,從這間移到另外一間,再將其他從另一間移到下一間,空間騰出來,感覺立刻開闊且馬上開始歡迎我們,原本的房間也因為這樣搬動而登場了一間很棒的書房,窗外面對著園區綠地。

搬完,我們在沙發上坐著,沒想到這種涼風如此舒身,對面的工地剛剛靜了下來一陣子,我閉上眼,原來,最放鬆的午睡就是──不知道自己已經睡著了,等到起來,還以為從未睡過,但你卻說,我剛剛已經在打呼,很好笑。

將門妥善鎖好,搭車往西回到市區,一下車,市區歡欣的景象和我們剛剛上車的靜沉住宅處完全不一樣,小巨蛋的聲色燈光將眼前的人行道路映照得好亮,但心中卻又開始了,開始擔心10公里外的那個、我們才剛剛擺脫的靜沉住宅區,不知道孩子現在如何了?幫我暫顧孩子的父母是否安好?秋紅園,吃到飽的野菜鍋物,是今晚的小禮物,美好的燈光下面全都是不一樣的野菜,不像吃生菜有點負擔,它們全部都可以放進濃厚味道的湯鍋裡面入味,不需再沾醬。你特別幫我夾了幾個「翼豆」,這是裡頭花花綠綠的最特別的種類,你說你在台東就有吃過這間了。我也驚呼著這裡鍋品願意提供三種不一樣的魚片,每片皆手掌大。我吃素將在最近吃到下一個層次,我盡量不再多吃再製品,尤其是豆干、豆包這種豆類再製品,盡量不要了。

走進今晚學習,我覺得這幾天的我又不大一樣了,越來越恢復了自信,恢復了掌握力,這時候我被帶來一個重要領悟──我看到「因果」的概念,目的並非恐嚇而在「創造」。這時候你不約而同很有默契的傳訊息過來給我,叫我要創造,用詞和我寫在筆記簿裡的一模一樣。「因果」的概念是,凡事皆有因,快樂得由繼續的在今天創造「新的原因」,而非一直悲嘆今天已經悲慘糟糕的「舊的結果」,懂得這道理,就不會一直去怪東怪西,也不會再隨便說算了──就是因為現在是末世,才更要努力呀。提到小朋友先前念的《了凡四訓》作者袁了凡,原本被算定只能活到53歲,沒有子女,沒有功名,後來他轉念,做了3000個善事,生了可愛的子女,中了科舉──我現在要做的事就是這樣一個「倒果為因」,今天結果很慘,但我仍可以種下種子,創造新的「因」,讓它去結出新的「果」。

另外發現,每次皆稱中國歷史上的幾個朝代之末期為「亂世」,但,那時候卻也是最「自由」的時代,沒有皇帝,人們四處自行稱王,總要到一陣子之後,新朝代建立,才會回到秩序。如果中國五千年來都是這樣子一下亂世一下秩序,一下自由一下不自由,那現在我們所在的今天,到底是自由還是不自由,是亂世還是太平盛世呢?這很難說,但,運用到離婚上面,這時代確定是感情的亂世、感情的末世了,能有健全又公允的兩性平權觀念的人實在太少了,有的胡亂罵人,有的在旁邊看熱鬧,我立願,我應該得到一個完整的picture,去精進自己,進而去幫忙世間受苦的男女──時間就在「這週」或「下週」,我準備要推出我的第一波嘗試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