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教不好就中途放棄,殊不知過程已經成功了?貴人荒,自由禮,擴大念恩到誰,和你看樂園

早上用小烤箱為女兒弄熱了新加坡烤咖椰吐司,烤箱先預熱5分鐘,待它冒出熱氣,吐司放進去只需要30秒就得拿出。想到3M出了一款超強壁貼,也是一樣必須按壓30秒,就可以緊密黏在牆上,每次我用手壓著、心裡算30秒,都誤算比實際30秒還「久」,以為只按了30秒,實際上都壓了一分鐘以上,烤吐司的30秒我也這樣算,果然就超過時間。第一次還算成功,女兒要求把起司拿掉,就吃掉了兩片咖椰吐司了,然後我想起她最近說快到中午她會肚子餓,所以我把剩下兩片咖椰吐司也烤了,烤太久,沒想到這麼燙,手指不小心摸到鐵板,燙傷。

沖過冰水,快將兩片吐司用塑膠袋包起來,對折,對折,再對折,包成一個小小的,給女兒謹慎的放入小書包。這是一生中第一次做東西讓女兒帶去學校吃,感覺很是神奇,好像放了一顆溫暖的抱枕在女兒的書包,跟著她一起上課,當她再次將它拿出來的時候,是否,她會覺得自己的家和其他同學不會差太多了?

昨天,管理廁所的老師對同學們說,某位家長(就是我)對老師告狀有同學偷懶沒掃廁所。老師一爆料,妹妹就更被其他霸道同學酸言酸語逼問是不是她講的,讓妹妹更害怕。而我其實只是在校外不小心遇見管理廁所的老師,聊天的時候提起我家妹妹每早掃廁所,本來三個同學負責,只剩她一個早上天天自己掃,其他兩個女生都不來,來的話也都要求女兒掃最多大便的那間。我和老師說,沒關係,不必驚動同學,就讓我家女兒鍛鍊一下,能扛更多,是福氣。沒想到,老師居然爆料了哈。不過,也謝謝老師說了,三個小女生真的開始排時間輪流掃廁所,原是好事,沒想到那個主導的女生居然這樣排──一週五天,下週一就從A同學開始,週二B同學,週三C同學,週四再輪回A同學,週五是B同學,到了隔週,又重新回到A同學!然後,這位主導的同學指定A同學就是我家女兒,先輪,先掃,一週得掃兩次,而她自己就當C同學,一週只需掃一次。我聽懂這排程背後意涵,真的無言又傻眼,而我家妹妹居然欣然接受,還樂觀的說,以前五天都她獨掃,現在至少三天她不必去掃。我心裡OS,有些人就是一輩子要偏安怕事受害,想到這裡,小生氣又轉為大難過,想到自己,想到了一些原生家人,不過,又轉念一想,能夠撐得住的人最自在,能夠忍耐的人最幸福,我告訴女兒,長大後,遇見逆境,遇見衝突,遇見不公平,遇見不舒服,不會再有一個「老師」幫她調解,所以她得決定,要抗議,還是要忍耐。我和善良的女兒說,忍耐也有它的好處,而且無論什麼宗教都有天上的力量,「看」到她的忍耐,珍惜她這個人,不會讓她平白受苦。

聽朋友提起其他人的近況,大家事業都做得很好,我難免就有點失落。十年前大家都是網路新銳,過了十年,大家老十歲,資歷增十年,升至各單位,有商界,有政府,有學界,手上有資源,做事不必自己幹,只須四處牽線,時間排滿滿。我只能安慰自己,我Mr. 6向來不是這路線。我一直是寫作、號召大眾、而非在高層社交圈結交重量級的朋友。然而我這個年紀也的確正在經歷「貴人荒」,先前我年紀在接近30歲或才剛過30歲不久,許多仍有動力四處做事的「貴人」年約40至50歲,他們願意和比他們小十歲或更多的年輕新銳(當年的我)合作,但,當我自己進入40至50歲,同年紀的都得是熟識才有可能合作,陌生的「貴人」大概得是50歲以上接近或超過60歲,此年紀許多已不在衝刺線上、交棒給下一代,讓他們不可能再參與新創公司(除非他們是真正的財務創投)。從這樣的狀況看來,目前的我只有一途、也是我最習慣的──一人扛起一切,不必找夥伴。

這樣想想,就通了──英雄爸爸公司倡導男女和解,婚姻破碎不要從此就不相信愛情,不要一直罵另一性別的不是,什麼地方跌倒什麼地方站起來,這和以前倡導的網路創業一樣,是一種正面的倡導,用倡導來聚積「人」量,有人量也是能量、也是資源。

為了幫助離婚的爸爸媽媽們,我需要更厲害的哲學,所以借來從宗教的概念,其中我最愛的、你我都熟悉的「念恩」,也就是,不只忍耐,不只原諒,還要進一步「謝謝」那個人,實在很難,是不是?我還打算讓它更難──你教我寫一封感謝信給前妻,我還要鼓吹大家還要「加碼」寫信給她周邊的同夥,謝謝所有的他/她們。想到這裡,我立即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不適,也就是說,寫給那些周邊者,比寫給前伴侶本人都還要不舒服,因為,離婚的過程中,前伴侶的家人或閨蜜總有幾位是更激烈、更恐怖、更傷人的,但,我心中那種極度的不舒服,等於證明這個「念恩之藥」用對了地方,夠精準的塗到傷口上,當我勇敢的使用了,效果也會立見。另外,我還引用曾著《富國論》的歐洲哲學家Adam Smith一個論點──當人們感恩(repay)那些資助他們的人,社會將運作得更好,問題是「感恩」這個動作並沒有任何「財務」上的誘因,也沒有「法律」的規範,因此一個順著人性走的粗鄙人等,並不會自然的感恩的,而這種粗鄙之人,由於無法感恩,也就無法享受文明社會的更多好處,物競天擇而被淘汰;反之,能懂感恩者,則能享有更多的資源。簡單來說,會感恩,就是比較進化的人類,而感恩的社會,就是比較進化的社會──說得也對,如果沒有宗教,沒有儒家禮教,人們於「財」於「法」都不必感恩的,現在我們就是要告訴離婚爸媽們,可以讓人生變更棒的,感恩、念恩、報恩。

女兒上半天課,我要帶她去小約會。今天她心情特好,因為剛剛寫到的這位主導同學,今天被另外一位同樣霸道的女同學封鎖了,所以主動來和我家女兒玩,還幫她掃廁所,這下女兒就愉快了,那愉快的感覺,馬上讓我們的互動變得溫暖,我不需在旁邊當啦啦隊逗她開心,她自己就已經超開心的拉著我到處走。我們不只去一個誠品,還去了第二個誠品,且她吃完東西以後就坐著專注寫作業,讓我有機會上網查寒假日本行程,她再逛了好久,精挑細選,買了一枝小小的筆、一個小小的彩色立可帶、還有一個可以擦掉的圖花印章,給好朋友當生日禮物。看到她仔細的選,深怕花我太多錢,就感到蠻安慰。

昨天日記寫到,懷疑前妻有意無意用某種方法加深了孩子的離別之痛,讓孩子每次回家皆以淚洗面好久好久,經一位讀者提醒,前妻自己可能是因為自己苦,無意間一個不小心把那個苦傳遞給孩子,絕不是「刻意」要讓孩子感受如此劇烈的苦。我是認同的。而且有感,換作是以前的我,尤其是還在婚姻中的我,是無法去理解前妻的怒躁暴走表現背後的苦感──當我看到對方發飆亂吼,孩子無緣由受罰,正面的價值觀被倒置嫌罵,我看到的就只有那脾氣、那處罰、和那嫌罵,但,最後,事情的源頭全都是「苦」一個字。她心裡苦,沒被我理解,沒被我安慰,沒地方發洩,只能噴爆了。我希望,我繼續的感謝她、念恩她,可以協助我更看清事實真相,也有助兩個孩子從父母離婚撕裂後的復元工作。

送走女兒,感覺好輕鬆哦,輕步回到了剛剛和女兒來過的松山誠品,這種地方,應該是購物商場,主要卻是賣食物,賣一些文創小物,也賣一種走在這裡即可處處感知到的一種文青感。這種文青感,中午帶著女兒,感受不到,傍晚自己來,感覺就出現了,氣味如舊,餐廳如舊,燈光如舊,卻全變成了氣質。走在餐廳之間,我在想,有什麼是兒女都不喜歡吃的,我現在就來給它大吃一頓吧,但最後,我還是選了每次都和孩子們吃的那間──單親爸爸獨力撫養孩子,每一刻都是孩子,漸漸失去自己。

不過,難得自己一人來這,沒有孩子,我自己就變成了一個孩子,你來了,我跟著你蹦蹦跳跳,吃完之後,這裡慢慢聚集了一些熟識的面孔,散坐在這裡,哎,單身的人生,自由的空氣,真的很美好,是不是。給一個人最好的禮物,不是金錢,而是「自由」;有了自由,又可以在現代如此發達進步的場景生活,真的很美好,是不是──前妻即便再多源自不愉快童年、永遠解不完的「苦」,我至少送給了她這個最好的禮物。

和你,來看這部《樂園》電影,觀眾看到男主角開了一間戒毒護生農場的勇氣、難以馴服的人類本性,尤其對我這個正在與命運搏鬥的單親爸來說,更看到一群孩子如何陽奉陰違,表面守法,底下卻是完全已經沒救的真實面貌,包括男主角自己女兒,一被管教就跑去和其他大人告狀,那些言行都令我感到熟悉(當然,我家孩子仍非常輕微,不足以道)。但我學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卻是「當、局、者、迷」四字。

當局者迷。看電影的時候,看到這些問題孩子的恐怖言行,看到男主角的百般無奈,我是從「旁觀者」在看的,就會發現,這位「最佳男主角」(爸爸)真的是「當局者迷」。其實,那些孩子,包括男主角的女兒,都看得到男主角內心的糾結、辛苦的堅持,唯有男主角「自己」看不到,這也是這位電影導演最厲害的地方,他竟能拍到讓觀眾自己都可以感受到「當局者迷」四個字,大家都看得到,只有男主角自己看不到,老覺得自己做白工、不斷的被沮喪給淹沒,還好,最後男主角還是堅持下去,女兒也回來,也有孩子回頭支持他──我清楚的學到,(我自己)身為這個單親之家的「男主角」,我一定要繼續用電影觀眾的角度在看自己的苦難。最後孩子是不是好起來,無關男主角的成就,只要每天堅持著,就已經是無上的成就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