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的人不應躲避離婚話題,才能打敗它嗎?讀書會聽造舟、中醫分享;我看女兒就像別人看我

今天再次跟著你的腳步,來到月底的讀書會,明天陰雨又起,今天就是最後的晴天;昨天的雲南姐姐、今天的講師都說他們曾住過「陽明山」,在台北常聽有人住信義區,有人住大安區,有人住南港,有人住天母,倒不常聽人住在這三個字,而連續兩天聽到這三個字,才想起,沒錯它的確是這城市的一部份,歷史來看,它也有特別意義與靈氣──住在陽明山的人,好像總有一些特別的故事。

這講師的背景,了解這一系列讀書會的邀人原則──他們都曾「自己」傻傻「做過」一件「前所未有」的事並「影響」更多人,也就是說:自己、做過、前所未有、影響,就是四個關鍵條件,但,擁有這四個關鍵條件的,在這島上實在有太多太多了,他們變成了美的一部份,讓他們不缺欣賞者,亦可以出書、演講、上電視、開課;一般人雖無法參與他們的任何一件事,但可以欣賞這麼多件事串成一條珍珠項鍊,一個月收到一位,就是為何每次來這讀書會都可以學到很多。今天這位大沐老師開頭說得好,我們住的島上,從任何地方開車一小時都可以看到海;他分享沿著海岸線泛舟,難的是從海上回到陸地,因為後面不斷有浪打來,浪一來通常人就想趕快往前划,逃啊,但大自然只要10分鐘就可以把你KO,打翻船,打翻你,所以划船者聽到浪來反而應該勇敢的往後一倒,和浪一起,信任它,讓它往前推。他說,很危險的都是因為我不了解,不了解的所以什麼都很危險──造舟和泛舟,處處是人生的課。

演講最感動,是那些被造舟影響的孩子,他說,孩子學到「大人只能在旁邊陪伴,不能幫他們划完這一段」,他又舉了一些例,當年參與造舟的低收入戶問題孩子,如今考進了警察學校、軍校,而這些大人開始教孩子造舟,不過只是五年前的事,我想到,一個大人的五年,悠忽一下就過去,但一個孩子的五年卻可以扭轉命運、改變一生,因此,當一個大人已經40、50歲(我),看來自己的職涯已到盡頭?但,如果將最後幾年拿來陪同並改變一些孩子,如果每年在台灣都有20萬個孩子出生,那麼,五年份,就可以影響100萬個孩子,扭轉100萬個孩子;全球的話,每年更有1.3億個孩子出生,五年就有超過5億個孩子──我突然看到了什麼英雄爸爸可以做的事。

有人說,給這些痛苦的離婚男女,應該讓他們有機會暫時「離開」此一話題,但,我卻愈來愈感受到應該,哪裡跌倒,哪裡站起來,甚至我也認為,可以和孩子們都開始講離婚話題,因為他們正生長在這個非常時代,父母不講,他們自己也已在經歷;他們長大後的世界比我們更未知,所以父母可以給他們的不只是那些單親家庭繪本,還要實際讓他們看到單親爸媽的努力和脆弱,還有婚姻這檔事的寫實面,讓他們在他們的新時代,更謹慎的選擇婚姻,不必魯莽,而就算不幸出錯也不致認為「世界末日」,不必割腕跳樓鬧憂鬱。我要做的事,策動一群大人,如同大人造舟,給孩子們示範──英雄爸爸要做的就是訓練一批英雄爸爸,因為這世界有一半是女性,循著兩性和諧的理路,讓爸爸們能成長、學習、達到新世代對男性的要求。

不知道昨天還是前天,又有人問,最近生意好嗎?是不是真的有觀察到不景氣呀?我說我現在已沒有在做廣告公司,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不景氣。但不只在台北,弟弟寄來一則訊息,美國科技界似乎也遇見各種不景氣,工程師賣房求現金入袋為安,爸媽問我該怎麼因應,準備好了嗎?這種「不景氣」好像以前在做廣告公司一直有人擔心我們所仰賴的獲利來源(臉書)會不會明年就不能使用了,這類型的恐懼一直都是壓力,現在,那種壓力又出現了──同樣的世界,總有人傾向多頭且樂觀,有人傾向空頭且悲觀,最慘的時刻總有人還敢大筆卯下投資,但我永遠都是害怕的那個人,在別人還沒有這麼恐懼,我永遠都是最悲觀,所以,我這種人該怎麼因應?反念一想,大家賺不到錢,大家被裁員,大家恐懼,反而離婚率大升、家庭問題絕對更嚴重,如果我只是要建立一個史上最大的幫忙機構,尤其是幫忙「爸爸」的,那愈不景氣的時代,不就是我愈大的機會嗎?而且,大家都不賺錢,我賺起這種穩定但小額的錢就特別有成就感了。所以我更要依時間計畫快點把我的英雄爸爸推出去。

下午繼續聽這裡的講座,是一個中醫師,謝謝你幫我泡了濃度雙倍的咖啡,但我喝了竟愈來愈睏,快要睡倒前只記得看到中醫師自述他有多神奇,看一眼就知道某人胃食道逆流、某人心臟肥大……只要一眼就看出來。他愈這麼說,原本坐在位子上的聽眾就愈站起來去圍觀,看他當場示範如何刮痧,我留在大後方和我的睡意奮戰,一邊提醒自己記得這一幕,記得這一幕。然後謝謝你允許我到車上瞇一下。瞇完,醒了,我寫給你,謝謝讓我睡半小時,你哈哈大笑,其實我已睡了一小時!我說怎麼可能?再看後照鏡裡面、自己的眼睛,紅通通的,都是血絲,看來說不定不只一小時,我已經睡了半世紀,車門一開,外頭的空氣是有鮮味的,腦袋清醒得像騎馬在草上飛跑,人生最舒暢的不就是這時候。

天上雲朵,破成一塊塊,整個芎天像大碗,蓋住大地,大碗的底是鮮藍色的;如果豆花湯可以這麼蔚藍,一定會更好吃。黑色的鳥拍翅飛過,呱呱呱呱,提醒現在已接近夕陽,這最後一日的晴天,光線還算充足,但已預告一點點天黑的失意,我去找到了你,講座已散,正在最後整理,你看我,居然看穿我,問我,你想回家了對不?我突然感到,的確,想回家了。謝謝你。然後,我也才意識到,這個回家,又是回到另一個世界。我們順道載了兩位同事,停了三個點,從城的北邊切入,到了西邊,直至只剩我自己,獨自往東邊另一個世界。I wonder,以後你搬到家隔壁,我還會有兩個世界的感覺嗎?

回到家,你終於有空讀我昨天日記,馬上來了一句話,一開始我還看不太懂──

「你看女兒的心情,就像我們看你一樣。」你說明:「沒有力氣,心事重重,覺得什麼事情都是自己的問題。」

看懂了以後,驚訝不已。昨天的日記,我寫到我如何在小學運動會看著自己女兒,在所有同學之中,沒有力氣、心事重重的,然後在同一篇日記,我又寫到了離開運動會之後我去見其他離婚爸爸夥伴們,被夥伴提醒,沒有力氣、心事重重,我完全不願相信也無法接受更無法理解我怎麼會沒有力氣,我怎麼會心事重重,我明明好好的呀!原來,我自己如此不察,我自己和我女兒的狀態是如此的一模一樣,還完全不察的寫在日記中,前面還在擔心女兒,後面卻不了解為何自己被擔心。

拍一下桌子,哈,這就是日記!一篇文章就自己現形,自己的矛盾,自己看不到的東西,就這樣,大剌剌的擺在大家面前。會害臊嗎?敢寫日記,就已經對害臊這件事準備好了。但,如此赤裸,我還真的是沒有準備好的。但,又開始有點愛上這種,自己把自己沒看到的真實面寫了出來,呈堂證供,不打自招,啞口無言……我最近如此狼狽,應該很快就會再有下一次。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