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戰著,但今晚,我想躺著了。於城男對社工分享繪本。看房波折兩次明簽約,冰雪奇緣II

早餐為女兒泡了玉米濃湯,這次特別注意濃度,讓它濃一點點,加半罐甜玉米,讓挑食的妹妹有營養;看到哥哥早已將義大利麵跟美祿都吃掉,希望妹妹也一樣,這是今天早餐目標,愈在意,愈容易失望,妹妹在攝氏18度起床,鬧脾氣,喝湯的時候,因為玉米粒黏到湯匙一點,用力甩,湯汁亂噴;她喊鹹,我連忙加了一些沸水,馬上又變太淡……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其實心室一直有梗梗的感覺,我知道不太妙,心臟的東西是無法檢查的,我又能怎辦?抓著硝化甘油舌下錠在手上,發生了,就急救,就這樣。對子女,我要漸試另一種方法──保護他們,也保護「自己」,如幫助更生人的許有勝先生說的,對於一些繼續吸毒的學員,在請教高德後,採取的方式是「送他們回家」,也就是趕出去的意思。他說,這種事可以做,但要做得善巧,幫他們在其他機構做好安置,再把它們送走,即為圓滿,不必掛心,未來戒毒,隨時回來。換句話說,只要做的善巧,儘管切割,對大家都好。當然,我無法切割孩子,孩子是我的肉,但我要在心理上妥善保持距離,讓我可以有健康的身體照顧他們至成年。

覺得,妹妹老師說的一句話,或許是有道理的。老師說,趁現在這兩年,好好再拉近與女兒之間的關係⋯⋯我心想,我和女兒已經這麼靠近,她很多心事跟我講,我也傾聽得很好,不過老師說,上國中,她可能也出現和哥哥一樣的叛逆,父女關係因而疏遠,尤其,我們是不一樣的性別。我仍存疑,怎麼可能,我家女兒看起來會繼續的和我好下去的,不過,今早聽到女兒嗆我,不要弄(她),走開,然後她也突然不想掃廁所了,怎麼鼓勵都沒有用,就彷彿看到那個國中生的樣子跑出來了,所以老師說的可能沒有錯,我得想辦法,讓女兒再靠近一點點,不知道怎麼做呢?今天準備下午簡報的時候,我領悟,應該保持平常心,離婚後獨力養孩,和兒女互動,一切都是讓我學習去幫助其他爸爸的,從自己家裡開始學,再去幫助他人;我兒女漸長,無法控制,但我可以去鞤助其他人,也幫助自己,過好日子,和你,又一起幫助更多的人。

和你,今早要做一個超大的決定。

這時候,難免心中忐忑,剛好今早弟弟搭機赴美國舊金山,早上11點的聯航班機,同一時間,我看了第一間和第二間房子,到了第二間,我真的覺得中樂透了──怎有這麼棒又這麼公道價的房子呢。三間房,從現在新家房間窗看出去,要是沒有樹擋住,還可以直接看到,這麼近的地理位置,可以打造一個,讓我這個被深綁家裡的單親爸爸隨時可以去待著的工作室,而且房東允許安裝軌道燈。你看了我寄去的二分鐘影片,特別喜歡那個陽台,還有光線,覺得妥當,好,打給房東,立刻訂下來。立刻訂下來。

立刻訂下來?真的?心裡問了幾次,這時候手機整支黑掉,大概15分鐘,竟無法使用,這15分鐘大概是上天要給我思考的,那我也的確想了一下,更確定了──我需要一個據點,被小孩綁住是事實,而我不能再繼續漠視這個事實;被小孩綁住就無法繼續事業是危機,而我也不能再繼續漠視這個危機!至於,這是不是最好的價錢,是不是有必要這麼急,剛剛房東接待的前一批客人是不是真的客人,這些問題,有時候也不需要真的答案──我的需求,我們的需求,給了我們最明確的答案。是的,我們需要一個基地,那,就讓我們把它建立起來吧。

做這麼大的決定當下,我想起我爸爸小時候說過好幾次,他總去買超出他當下能力的房子,因為他永遠認為,未來,會被創造出來,壓力則可以加速那個創造。一般人想省錢,房子住便宜的,省了一筆錢,就安心,安心了以後,每天的生活依舊,最後,錢還是永遠不夠用。雖然我不希望和爸爸一樣堅強賭性,雖然我不碰股票,但是,我可能有學到爸爸這點,用正面態度去觀想我們的未來,那個未來是經由「加法」創造而得到更多,而不是經由「減法」省錢來克難,說實話,在商業人士裡面,我的目標已經非常的小家子氣了,希望你能支持。和我一起奮鬥。

中午,待在家裡,順利完成了下午要對社工講的英雄爸爸繪本簡報,這是我許久以來第一次講英雄爸爸,要感謝一直照顧我的男性專業協助單位城男舊事,讓我在他們專業的社工座談會後面多掛了這麼一段「餘興節目」,最後附上四張最近和孩子下廚的照片,然後我和自己一再而再提醒,今天的分享,絕對不可用以前網路觀察家的口氣,一定要像許有勝那樣,用講故事的感性,娓娓道來,如實說自己的故事。

我因為早到一點,有機會參與前一場分享,講者是社工師兼心理師,給我完全新穎的體驗,在視覺和聽覺上,而台下其他社工師可能見多不怪,而我已被吸引,非常非常專注的聽她說每一句話,在講述某案例時,她用了一種「家系圖」的,男性以方格,女性以圓形,還有一張暴力歷程表,用詞極專業,每一論點皆清楚說明緣由,聽這樣的分享,真的是無上的享受,好清楚。儘管這工作和我長期習慣的網站事業不同,它很穩定,一點也不劃時代,不全球,但卻像「醫生」,是每個社會不可缺的必要關鍵人物;說到工作,講者笑咪咪的,熱忱卻不矯揉造作,自信卻不虛妄張揚,提到男性的暴力,她對他們(那些男性)竟感受不出任何憤怒或歸罪,好像都可以理解這些都是你我人類所為。這樣的專業活動,後面還需要一個「回應人」,回應人是心理師,男性,說話也非常有條理,文意十足,實在太精彩。

但我沒辦法再聽了,因為,該我講了。我對這環境感到有趣,覺得精神,但因為陌生而隱約害怕,在這裡的我不是一個熟悉的網路趨勢觀察家的高度,我只是一個個案,個案分享我的繪本。那我講得怎樣呢?後來有七個人加我LINE,收到的回饋大致都是鼓勵我的,認為我的演講非常有趣,講的很棒很有感覺,對她們的個案一定很有幫助,也覺得我這個講者很棒,很了不起,很可愛,她們希望幫助受傷的男性,覺得我看起來很累……當然,唯一一點可惜,就是我還沒有到許有勝的程度,還沒到「助人」且得「尊敬」,而是「被助」而得「憐惜」,但凡事也都得從憐惜開始,是不?

晚上,趕在上映第一天,帶兩個孩子到南港車站電影院看《Frozen 2》冰雪奇緣,我們都是抱著尊敬之心在欣賞這部經典大劇的,因為它不只是迪士尼的奇蹟,也告訴我們,永遠再什麼經典,還有更高的新經典之作在後面。果然,電影前面的一首《All Is Found》就沒有讓人失望,震撼開場,看得出處處是小心嚴謹的設計,確保第一集的legacy延續至第二,作曲家Lopez夫妻再次發揮第一集的創作功力,歌詞處處創意,口氣和旋律結合,絕妙的對仗,歌曲之間互相借旋律、承先載後,還回去和第一集巧妙呼應─—從第一集的《Let it go》,到第二集變成《Into the Unknown》,艾莎女王被賦與另一個理由來帶領觀眾那種想突破、想掙脫、想自由的心,一模一樣的,往前跑、往前跑,再加碼一首同樣超好聽的《Show Yourself》激動萬分,這句歌詞本身又有雙重含意,實在快要腦爆了,太巧妙、太巧妙。且動畫技術更提升,表情更微妙,眼神,略哭、欲哭、已哭皆剛剛好的到位。

但,電影看到一半,手機傳來狀況,房東和我們取消明天簽約,暫不租給我們,莫名其妙。你很失落,靜了好久,但你馬上教我表達善意,謝謝她無論如何。「好好謝謝她,這樣我們也可以找到下個更好的房。」你說,然後開始唱那首,教人要看開朗的印度歌:「Galaji、Dadanadi、bababababababa。」想起你每次唱這首歌的嗓音,我又開始笑了。

這些事加在一起,真的危險,房子沒了,晚上又冷,然後哥哥,選在此時發作──昨天我說誰先喊誰就能先洗澡,哥哥說,那,他今天先喊,他要洗澡,但他要晚上11點才洗(一小時後),因為是他先喊的,所以我和妹妹都得在11點之後,等他洗完,我們才能一個一個洗。我說,你這是挑爸爸的語病,但他堅決且憤怒,令我覺得自己人身自由被限制,那感覺就是──非常的不舒服。我開始和他談,如果妹妹只洗五分鐘,早早在11點前結束可以嗎?他說不行,我不知道怎麼繼續講,哥哥的眼神像冰,看著我,沒有說話,就令我幾乎打了一個寒顫,更不舒服了。或許哥哥只是覺得他有理即可仗勢,而我不舒服的成份有一部份不是針對兒子,而是針對我自己──我生氣自己為何會被自己孩子感到脅迫,然後心臟又開始梗了,這次還痛了起來,我hold著藥,甚至有點希望,呼喚它就這樣來梗了我、把我帶走吧。這本日記已分享給家人,但家人都沒有看,這樣的人生又有何價值。

此時,好消息來,房東說又可以租給我們,明天仍然簽約。你也請好假了。

哥哥開始哭鬧,半夜十二點再次打電話給媽媽,大概是四個月來第三十次或第五十次了吧,我漸漸知道該怎麼做──悄悄的,我閤上了我的房門,不再去聽那些刺激至極的母子對話,但這一次,我和你說,我不想再堅持了;我不想忍一輩子,說不定還沒有忍完就先掛掉了。我只想做一些讓自己舒服的事,今晚我好睏又疲倦了,我打算鎖在房間裡,自己先睡;這不是要教育孩子的意思,我只是要讓自己舒服──我總要娛樂自己一下吧,不然,心裡又怒又怕,心在顫抖,心室不太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心肌梗塞了,我需要我的自信回來。沒有自信是因為,離婚以後,居然還繼續的被自己所愛的孩子侮辱跟壓制,我說,我分清楚,我是要「激勵」爸爸們,不是要「教導」爸爸們。我沒資格教導爸爸,但我可以激勵大家,激勵自己。

謝謝你告訴我,我已經很努力;謝謝你提醒我,真正的英雄不是一戰成名,而是一直戰著。是的,我一直都站在那兒,但今晚,我想先躺下來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