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臭個性:不喜尋求建議,只想自己來然後告知結果,早餐的海鮮湯麵,覺察自己對店面執悟

今天早上,繼續下廚,拿昨天剩下的麵條,加昨天臨時去超市買的鮮魚和蝦,就變成了『鮮魚蝦仁紫菜海鮮湯麵』。哥哥比較容易接受爸比新菜,他大碗裡的魚塊全部愉快吃掉,送走哥,輪到妹,坐上哥哥坐過的座位,給她的是一碗更熱的、擺盤更講究的,配上全新的筷子和湯匙,但依我對她的認識,還和她正式介紹幾句提振她的食慾:「這湯頭有著淡淡的鹹味(其實是味道不足),就跟海水一樣(怕她覺得紫菜湯怪鹹),沒有任何的添加調味料(實話),是海鮮的原味,還有海洋八珍在裡頭(其實只有兩珍,魚和蝦),這碗湯外面應該要賣五百元(外面應該沒人要賣這種湯),很貴的,來吧,試吃一口如何,女兒?」這麼努力後,妹妹仍只是喝了湯,吃了半口魚,連她最愛的蝦仁都原封不動。我不喜歡留餐,所以最後負責的還是我本人,吃完整碗,吃不完的就倒掉。今早我希望做更多其他事,所以更是倏地把衣服速速洗好、地板拖好、廚房全整理,才帶妹妹上學。

送妹妹去學校,一轉頭,又看到那位同學的爸媽。曾經被霸凌的同學,爸爸媽媽兩位到齊到校門口,送他們的女兒上學;爸爸蹲下來,親了女兒的額頭一下,我走過去他們都沒看到我,因為他們兩人眼神都在女兒身上,看了此景,激動的淚水已經盈滿眼眶,這父母盡力的用上最大的愛,補全孩子在學校所受的傷。然後我突然想起另一個往事,當年,孩子回家敘述某同學討厭,前妻嫌罵女兒(或兒子)的同學的火力更強,常說某某孩子她不喜歡,一不小心就對其他認識的媽媽說了一大堆此孩子的壞話,有多少個孩子被這樣說過,傳了出去。以前我完全無法插手這樣的教育,孩子只能變成上一代的復刻版,如今離婚,孩子的媽放棄監護權,我變成全職單親爸爸,獨力撫養孩子,給孩子們較正確的方向,告訴他們如何在這個充滿霸凌的社會,扶助弱小,幫助所有大家不想幫助的人,自善他善,自助他助,如何不同流合污,如何保持清新脫俗,如何獨立思考,如何不被洗腦。但是,環境就是環境,這裡不若歐美如此的理性思考,傳統文化的遺毒,網路的普及化,聲量本末倒置,孩子在雜音之中、霸道的邏輯下長大,有時悲觀的想,這群年輕一代長大後,將有一個更紛亂的世界等著他們;他們雖在全球和平時代平安的長大,卻蠻有可能必須在全球苦難中離世。

只能先管好我自己,穩定自己事業,才能養孩子平安長大,這段時間,觀察自己,為何一直在看租屋網的「店面」?我好像一直想開店,認為那樣才有感覺,才有品牌,才有據點,才有真正立下決心大做特做的樣子。明明「店面」貴,燒錢快,WHY一定要它?這是因為,我「看不到」。就像有人一輩子覺得錢這樣努力賺,為何永遠買不起名車豪宅,是因為他們「看不到」那些富人所看到的,而富人充其量也只是「看得到」,去做了,就成為富人。而什麼讓他們「看得到」而其他人卻「看不到」?差異大概就是身邊的朋友了。難怪有人說一生的成就等於身邊最好的三個朋友的平均值,因為,一群朋友天天講,就天天看得到,儘管摸不到,卻自然的往那邊走,總有一天會從「看到」變成「擁有」。如果一群朋友每天都在批評,那就永遠「看不到」,看不到也就不知道怎麼做了。現在我也犯了一樣的毛病,我「看不到」事業如何在沒有店面的情況下,實實在在鮮鮮明明的存在著,儘管我知道那樣(沒有店面、只有網站)才是真正全球化、規模化、可投資的,但我居然會覺得那樣子(沒有店面)就形同「沒感覺了」。然而我對實體店面的喜愛可能也是一種幻想而已,當我真的實現它,恐怕變成尾大不掉,可怕的負擔。現在我已走到很重要的岔路,要左走還是右走,要花錢搞店面還是省錢完全線上,就看現在一念。

一念之間,更覺察到,現在的我,在人生抉擇方面,其實非常非常的需要advice,在好幾個前線我都正在做人生最重要的決定,但,身為男性,我居然不想尋求任何的協助,連自己都覺得自己莫名其妙。有一位和我還蠻接近的準離婚爸爸今天剛好來訊問我最近如何,我其實可以順手和他約一下,問問他的意見,但我又抽手了,他寄給我、約時間的訊息就這樣「懸」在那邊。男生就是這樣想的,我暫時不回,是因為我現在還沒確認,等到我心中確認了以後,再跟他見面,將我的近況還有未來計劃全部告訴他──也就是說,我這個男生,根本就沒有想要尋求建議,只想「自己關門想」,自己靜下來,自己衡量各個選項,待正式決定,再跟大家宣布────這就是男性。

於是今天利用難得在家一天,真的思考,有一些真的就定錨了,下午出門前整理頭髮淋浴前,從馬桶到淋浴間,突然像被雷電打到,對,為什麼不從「勵志」的角度切入幫助爸爸們?這角度,比幫他們解苦、幫他們申冤,都還要正面且有效。我自己的父親最會為我們激勵,從小我也最喜歡勵志書,到20歲的時候,讀安東尼羅賓,記得他說,他自己是在29歲那年某日,在浴缸泡澡的時候,突然像被雷電打到,想到了可以做他後來做的事情,不再只做心理學家,而開始寫書、演講,後來果然成為當代最成功的勵志作家之一。當時我想,啊,他這麼老(29歲)才領悟啊!等我年紀也到了,路過了當年安東尼羅賓的29歲,當時,我結婚不到一年,職涯剛起步,是個上班族,記得,當時心中真惶恐,已經到了安東尼羅賓泡在浴缸的歲數,薪水卻只能付掉房貸後所剩無幾,當年還嫌他這麼老才領悟,現在我到了29歲卻什麼也沒有呢!但今天,我離開29歲已經這麼久,反而沒有太多的惶恐了(可能是因為惶恐過度了),還覺得溫暖,這是我從小最喜歡的、最相應的學問,用這個來幫爸爸們。

爸爸們遇見的問題,不只來自前妻,有不少位也來自長大後或長大中的兒女。有感,一個人如果被兒女不孝,活起來特別辛苦,猶如有一個洞,直到離世前,都在那邊,都不會不見,也不會變好,那是很沒安全感的。以前我感受沒有這麼明顯,離婚後,感受突然加重,然後又看到身邊好多兒女已長大的五十幾歲、六十幾歲人士,兒女關懷,兒女孝順,可以感覺到他們即便事業低迷,卻可以站得挺直,安安康康的,那感覺應該是,人生再慘,至少都還有一件事絕對的成功,而這成功可以伴著他們直至最終離世,至離世後都知道自己會被繼續懷念,也就是繼續的成功下去。

子女孝順,子女不孝,差這麼多!我還來得及轉圜。且,我也還有機會,讓我所受到的這些都值得一票,就是將這些需要幫助卻得不到幫助的(男)人,給他們一些我當時得不到的幫助。現在滿街都是30出頭歲的創業家,他們若尚未取得第一桶金,肯定去羨慕那些20幾歲的夢想者,而20幾歲的又要羨慕那些10幾歲就嶄露頭角的prodigy,但無論是10幾、20幾、30幾歲,有一種創業,對他們來說肯定做不來也沒感覺的,那就是「離婚事業」。就像高爾夫球四十歲開始打也不遲,離婚這塊的市場要四十歲以後再來做會更有完整的體悟。

42歲的我泡在浴缸內,有這樣的體悟,請你告訴我,下一步該怎麼走。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