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工作,賺到的不是錢而是「感動」。向日農場,許有勝先生,A事業B事業,有機的信任

周末來了,像今天這種,有人有事有吃有喝又有景的交誼活動真的,就是身心舒暢。以前我從不知道這種事,今天你推薦我一起參訪「向日農場」,它就在內湖,並不遠,從大湖公園捷運站後方的平地別墅區,往山上車程五分鐘,週六早上八點就集合,而這種集合方式,才讓我知道原來城市的週末也都這麼早起床,捷運站門口已滿滿是人,身上都揹好了行囊,手上都抓穩了登山杖,一大群人,放肆隨談,放聲大笑,人類就是需要這樣子的,八點集合的人們吆喝離開去爬後面的山了,隨即輪另一批八點半的,馬路對面的大湖公園傳來麥克風擴音的喊聲,視線拉到對面一大片草地,那裡各式色彩的鴨舌帽和背包,原來有更多人,更早就到了對面園遊會。

陽光歡喜的照映,拿出剛從超商買來的地瓜與飲料,我們吃,享受一種無法形容的美好;那陽光的暖,其實是人情味的暖,等人,被人等,已經在眼前的人,還有正在抵達中的人;嘰嘰喳喳的閒聊聲,好像徐徐的風,假日輕輕划過的車輪,也發出了淙淙的水流聲,這些都是「城市限定」的美景了。今早幹了糊塗事,在儲藏室匆匆的噴防蚊液,錢包就不小心留在家裡了,還好,旁邊有你,什麼都可以安心──你笑,我的夢想不就是有個人在旁邊隨時幫忙付錢嗎?不是想耍派頭或懶得碰錢,只是渴望一條每分每秒互相照顧的身影吧。

參訪向日農場,或許已錯過了它最純樸的日子,因為農場主人許有勝先生的自傳電影《樂園》正在戲院熱映中,這農場遲早變成觀光勝地,還好,聽說明天有一百人參訪,而今天只有十幾人,每一位來賓都被VIP式款待,有套裝的行程:精彩影片介紹,素食餐點,農務體驗,自製烘焙等等。車子通過大湖公園旁邊別墅,路突然就小了,而農場還必須從另一條更窄小的岔路上去,還好才開一百公尺,小路再岔成幾路,分不太清楚哪裡是荒地、是臨時停車場、還是某人家的前院的時候,此地豎立一根又高又長的門牌:向日農場。它並不像飛牛牧場或埔心農場,和以上相比,向日農場只稱得上「一小塊」地,但這一塊地卻悉心的分割為開放式的戶外種植區及遮篷的室內種植區,還有咖啡亭和長型的(上課用的)涼亭,四周圍了一圈則是各種設施及示範用的各種果樹、花藝教室、烤比薩用的磚灶等,極盡豐富之可能。今早忘了帶錢包,因此也沒帶到我最重要的隨身筆記簿,還好,前陣子留了一張A4紙條在背包,今天就靠這紙筆,一邊聽一邊寫了四大頁的感想。

向日農場的內涵底蘊,不在眼前的場,只能從影片去瞭解──它說得好,農場的目的已不是農場,而是「護生戒毒」──農場主人許有勝走出毒品,和女兒一起變成眾人示範,遇見貴人吳董事長,重建向日農場,裡面聘用更生人從事各項勞務。這故事我已聽了好幾次,但從沒有一次比今天更、感、動──從前只看到更生人,這次卻全部只看到「幫助更生人」的人,尤其許有勝先生,聽到第一手的(他的)故事,如何到監獄面試介紹農場環境,如何在自己房間架滿監視器幫助孩子們戒毒,我無法阻止自己血液達到沸點,在我身體裡攪動翻湧,因為我想起的就是那些離婚爸爸們──若把「更生人」三個字換成「爸爸」二字,如同更生人一樣,有些離婚或正在離婚中的爸爸們老是得承受極大的邪印Stigma,他們需要看到世上還有和他們一樣的人,因為我已經熱血沸騰,早上噴過防蚊液,剛剛你又買了一細條的防紋油,通通沒用,小黑蚊依然賴皮的停在我的皮膚上,而我竟也不驅趕了,就讓這農場的小黑蚊注入了我,因為我需要它,需要它來幫助那些我想幫助的人,看那畫面多麼激動:願意給出這麼燦爛的微笑,看著你,告訴你,他不會放棄任何有情的人!後來得知,在向日農場,不只更生人,還有兩位人際障礙的邊緣人;有16歲的少年,也有60幾歲的老年人。其實目前農場僅有「九位」,比想像中的數目少很多,但這就是關鍵所在──這農場重點已不是農場,也不在直接的護生戒毒,它是一個示範,一個精神象徵,只要它在,大家就會注意到這件事,有一個明確的施力點,這不就是爸爸們所欠缺的嘛。

當我「清醒」的時候,我不是這樣看事業的。我很注重一個事業一定要網路化、規模化,如果沒有VC投資價值、沒有exit規畫,就等同在浪費你我的時間。但,每次我一參加活動,譬如今天的向日農場,每一次,我都馬上受到海嘯般的巨大感動,然後我覺得我才終於「真正清醒」,發現之前的我並不是清醒而是迷糊,現在的我才叫做清醒──然後我就如同今天這樣,一邊聽一邊腦子高速轉動的規畫。為了讓你了解,我將這兩個事業稱為A事業、B事業,我說:「最近我老是擺盪在A事業與B事業之間,我家人和朋友只會支持我做A事業,但我每次一參加活動就忍都忍不住的、被B事業的想法給撲倒在地,馬上開始想B事業,想停都停不下來。」我不想將它神跡化,但的確感覺到自己對B事業的嚮往,那股力量似非來自我自己原本就有的。而我知道你不會非常支持,但我在聽講的時候已決定今天一定要好好的跟你說一說,因為每次想到B事業,就覺得和你特別的靠近,我甚至還想到,我自己的孩子也可以過來這裡,讓他們感動──成為教養的一部份。

聽到第一手分享,這些更生人生命的種種,才知道,原來,凡是人類皆為有情。即便是正在犯錯中的更生人,他們的兄弟也曾試著將他拉出深淵,而這種幫忙之手,在更生人轉正後更繼續的延伸到其他人,更多更多各行各業的人們都伸出了他們的救援之手,有的幫忙清運垃圾,有的幫忙蓋蓄水池,有的幫忙蓋廁所和咖啡屋……感動就是他們的「油料」,互相的感動,引發更多的動作,沒有人只在心裡感動,每一個人都付出了「行動」!「你自己不放棄,願意陪你走過最後一程。」這句感人的箴言,可以運用到更多需要幫助卻沒有得到幫助的人,包括爸爸們。其實向日農場只是一座「硬體」,包括這些更生人之收容、安置機構身份之取得等等全都是「硬體」,它還需要「軟體」,而身心靈教育就是那個軟體,可以循著硬體搭建好的「管路」,輸入至每個需要幫助的人之心中。

這是我參訪的第一座有機農場,我也突然覺得,有機,其實是一種聚集同好的做法,最後得利的或許從來都不是身體,而是心靈。說實話,當一顆蘋果不是有機的,我會削皮再給孩子吃,而當一顆蘋果是有機的,我則連著皮給孩子吃,洗也亂洗一通,但,真能保證當我吃了一萬顆不削皮的有機蘋果,會比吃了一萬顆削皮的農藥蘋果,致癌率還要低嗎?就像眼睛雷射手術,眼科醫生自己不敢為自己眼睛做,因為他們不確定三十年後會有什麼副作用,那,目前的有機認證標準,所謂農藥把關值,或是否仍有未知之有害物,真能確定三十年後沒有副作用嗎?只是因為今天的科學研究尚未發現,無法保證它已經是安全──此時我看著眼前的菜園,再望向菜園後方的木造長亭,再接著望往長亭後面的、遠方的綠山,再一直往上,看到山頂的輪廓,還有後面的藍天,我想,這就是身為人,一生的「必然」──必然無法理性去看待、處理、控制自己的人生,必然無法保證任何。有機的概念就像許多人間之事,是建立在「信任」之上,而信任這種事,常常也是人類一廂情願,但真正real的,是當下、今天、TODAY,因為這件事而我們聚在一起所引發的同夥友誼,這點,還真的已被科學確認,是能讓人長壽一點點的。

還有另一點也是確認的,那就是,當我們體驗了農務、拔完雜草,很自然地,就會微笑起來。原來這是一種特別的快樂定律,辛苦之後,必然快樂。而當我們烤完比薩、草莓果醬,即將搭車下山離開這裡,更是快樂得不得了,而這次,這些快樂來自滿載而歸的「心」,滿載著什麼?一種叫做溫情的東西。而因為心裡是如此的載得滿滿的,身體忽然變得好「輕」。

變的好輕,下山後就拚命的吃東西,我們吃冰,然後去今晚住宿的、士林紙廠宿舍改建成的新式旅館旁邊的士林夜市,從外面吃到裡面,共計三攤位,中間聊了很多重要的事。我們應該不會忘記有一段路,我倆走在陌生的內湖的金湖路上,搭公車回家拿錢包,這一段,沒想到我們聊的是未來的房子,還有下一步的計畫。我要自己不要一下山就忘記「B事業」,所以我把握機會一直講一直講,你沒回應,我就認為你不喜歡B事業,但你認為是因為我一直理性講,不做感性事──我這樣一路講回家,還約好一位仲介,沒想到仲介竟是熟人,讓我覺得未免也太剛好,不得不想起是天註定之,儘管這間很不適宜居住,我仍被它與新家的極短距離而大為心動,讓我們的選擇更為困難────對你來說,你搬到一個如此完全陌生又好遠的地區,外頭不習慣,內部當然要滿意,但對我來說,我卻好想找一個更近的地方而不計內裝好壞──由於你要住,所以你重內,而我要來回通勤,所以我重外,那現在,如果我還要做一個類似向日農場的據點,那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今晚我們無法解決這問題,因為這冰山比我們看到的,還更大,又更沉。它其實是一座美麗的山,所以我們需要用更多的愛去挖它出來───救它出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