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家事,讓孩子學到勉強做一做交差了事?追不上同學了,關渡吃新菜單,半夜玻璃卡門,自責

早上叫哥哥起床總是挺痛苦的,我不孤單,因為很多現代父母都有類似經驗,為了孩子六點起床,自己得訂好幾個鬧鐘,在5:40、5:50、6:00、6:03、6:07各叫一次,前兩個是叫我自己,到了6:00叫孩子,「煩死了啦!去死啦白痴!閉嘴啦!不要再弄我啦!」是經常的回應,我有時即時喝止,有時溫柔吞忍,無論怎樣,大概前十聲孩子是不會起床的,直到第十幾聲他才會說:「再3分鐘。」然後我到廚房忙弄早餐,突然想起他還沒起床,連忙衝出廚房喊他,他聲音變近,從廁所傳出來:「吵死了!閉嘴啦!」才知道他已經起床,在洗手間裡面了。此時,算一算,我已經叫了十幾次,心跳加速昏頭不知壞了幾顆腦細胞或多塞了幾根微血管。

昨天哥哥老師的話一直縈繞心中,她叫我「不要害怕衝突」,因為衝突可以知道孩子的底線在哪裡,也讓他知道我的底線在哪裡,彼此尊重;老師說,並非真的要衝突,但要默默堅守原則,不然老師都擔心我這樣會受不了(她怎麼會知道)。我今早下了決心,如果孩子今天再錯過公車,我仍用計程車送他去,但會叫他先交出手機,並禁止手機至少一日;如老師說的,默默地堅守原則──還好,雖然起床時間創紀錄晚,但他仍做到了準時出門。

孩子順利出門,我就心安了,我想,無論孩子最後教成怎樣,無論孩子能否拉回來,我絕對不能讓社會批評我是一個「沒有盡力的老爸」。面對21世紀單親家庭管教的難題,至少我必須盡力,至少做到力挽狂瀾,至少是一個勇士,不是懦夫,不是整天只會擔心自己心血管或自己心裡又哪裡受傷了。

早上看到一則嚴長壽幾年前的演講影片,講到台灣應學瑞士,瑞士有四種語言,卻非常團結──像這樣合乎本地主流意識且相當創新的論點,就給人一種開闊之感。我覺得我應該正面一點,我的創意是非常好的,可以帶給大家很多的東西,但,為什麼我沒做?因為它雖可以幫別人,卻沒辦法「幫我自己」,連心理上都沒辦法拉我一把。所以我才會這樣子寫日記的。

早上在短時間內洗衣又洗碗,整理家裡,把轉速拉到最高了,而且做得還不錯。既然做得不錯,頭腦運作就更快了,打汁出很多靈感,尤其在洗碗的時候,我想趁此時把它寫下來──為什麼,我不讓孩子洗碗。

為什麼我不顧皮膚怕水,自己洗了碗?承認,一部份是為了讓自己不要和孩子衝突,但另一部份,還有另一個更堅實的原因在後面,而這個原因是講出來人人都無法贊同與支持的──原因是,我根本不覺得逼孩子做家事對他是任何的學習,因為人生不是完成自己的義務,不是完成自己的本分,而是為了自己的興趣而投入非常巨大的努力去讓它變更強大,讓他一生能一直做出前所未有的事情,這才是一個人最大價值,但,為什麼這麼多父母要孩子要做家事?「負責」二字,往往是父母心中在想的,不過,我認為「企圖心」是比「負責」更好的習慣,負責的人不一定有企圖心,但有企圖心的人必定負責,且會做出比負責更超過的。我認為,讓孩子透過洗碗時間去學到任何東西,是無效的願望,而我利用洗碗的機會讓孩子看到爸爸為家庭的付出,卻是相對有效的;而,利用這個原本應該給孩子洗碗與做家事的時間來發展一個自己真心想要做的事並知道真心想做的時候努力去做、可得到(大人)百分之百的時間支持,更是絕對絕對有效的。又,因為看到爸爸為了自己而不像其他父母叫自己做家事,而開始對爸爸信任,並去接受爸爸為他安排的以上習慣養成,也是加分的。

養育孩子不容易,但因為每個人都有孩子,每個人都是父母,所以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人七嘴八舌、千嘴萬舌的提出他們自己的教育理念,以致於到最後聽到的主流理論其實不是真正菁英的理論,而是普眾庶民的理論,而我也累了,不想講了,有時是自己忘記了,還好,我是一個寫日記的人,比其他作者還更有一點優勢就是,今天有什麼靈感(比方說這個「為何不讓孩子洗碗」),馬上記下來,雖然看日記的人不多,但這套思想一定要傳承下去。讓未來人看。並順便一提,最近小孩子的事情越寫越鮮白,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今早你為了此事嚴正提醒我,希望我撤下一些,我修了,但我拒撤──突然想到,這是網路時代,什麼事情都「正在被講出去」,不需拿以前的尺來衡量這樣是不是有害,因為無論是網紅影音還是文字日記,我們都在用以前無法想像的「直播內容」在創造一個新時代。我既然有一枝筆,就應好好利用它來「直播」,欣然地讓它承接這一時代的任務,這個pioneer角色。

這段時間,我勤跑關渡,你上班的地方。早上來過關渡,晚上來過關渡(和Tidy你家),中午也來過,而所有的時段中,我還是最喜歡中午。因為孩子還在學校,中午真的可以完全放鬆,晴天的時候,中午無限的美好,天很高,整片大地連一起,遍遍都是被燈打亮的舞台,關渡這邊的綠草更綠了,木材皆彷彿發光,坐在這美好的餐廳,第一時間體驗今天才剛換過的全新餐點,這是你負責的項目,這也是我們的回憶,曾一起去不在台北的地方享受過這套餐點,對不對呢?等餐的時候,我一邊看手機新聞,又有美國高中槍擊案,地點在洛杉磯附近,影片裡的學生都是大笑臉,讓我想起難怪大家喜歡移居洛杉磯,因為最好的室內裝潢就是讓它不要像在室內,最好四面都圍繞著玻璃,而最好的居住地就是陽光最豐沛的地方,恆久不變的定律。

最近為了看你臉書,常在臉書上滑牆,總會不小心看到以前朋友的訊息一兩則,會發現臉書真是讓人沮喪──當時我在矽谷做工程師幾年就回台灣,從高點開始,初期獲得一些成就,靠努力出了書、取得初階名聲,而當時我的史丹佛同學們,有的在博士後研究,有的放棄學界剛剛跳到業界,有的進入本地學校從助理教授開始幹起,大家都還在初階,大家都還是菜鳥。可是,十幾年的時光,足夠成熟一切,尤其這些本就已經在高處的(同學們),今天,助理教授早就升成了教授,版圖加入新創事業、得了獎、有了頭銜,而當初放棄學界到業界的,也早就賺得龐大一桶金。今天,他們已不是到底該選擇住美國或住台北的問題,而是他們本身成就已讓他們自動的、時時刻刻得跑到全世界各地去演講、參展、出差、各式各樣的事。他們的孩子更明顯,曾經一次聚會,我獨自前往,但大家都帶孩子,孩子們夠大了,圍著一個iPad,用英語對話,且看得出來不只是語言,他們的個性和成就皆已確立在那個極高的起跑點──這些當年台灣來的留學生,羨慕我這個小留學生(當時)已待過國外10年,而如今,又過了10年,他們輕鬆取得以上一切,我卻已經大勢已去,得等到下輩子,才可能獲得跟他們一樣的。

而這個時候,我在中研公園,第三天陪女兒在這玩盪鞦韆……這真的叫「回歸原點」,但心中卻完全沒有任何回歸純樸的感動──只有巨大的失落。我想,或許只是暫時的人生低點,過幾年我還是會珍惜這段時光,因為我還是會振翅高飛,就像我在公司最好之際去懷念我當時那個低谷的2009年。

妹妹音樂課教了「小白花」,在公園就和她合唱起來,唱得我快掉下眼淚。那部電影呈現一種末世感,世界大戰跟前,而這種電影總是靠這樣的劇情,蓄積那個恐懼悲傷,只為了後面Happy Ending的大放鬆,但我總是還停留在那個過程,為那過程中的角色感到難過──儘管明明他們最後都獲救了。妹妹介紹另一部日本新動畫《鬼滅之刃》,講一個哥哥帶著變成鬼的妹妹的故事,全家人都被鬼吃掉了,只有當時外出工作養家的哥哥倖存……這些都是對我沒有幫助的劇情,卻令我深深的陷於其中,但我的人生又非常享受這樣的悲傷,彷彿只有悲傷才真的助我「搔」到某一刺激點,來烤焙出更多的繁複氣味,那種用悲傷烤出來的氣味竟能遠遠的超過了任何一種愉悅感。

妹妹晚上躺在懶骨頭先睡了,近十二點我叫她起床,她大發脾氣,衝去洗澡間,大概覺得水弱,遂衝出來到第二間洗澡間,但第一間的水沒關,且玻璃門應該是被她關得非常之用力,猜想是「甩門」的關上,結果──玻璃門整個陷進去,完全拉不出來。

當時我真的已經很睏,才叫他們趕快洗澡,沒想到因為妹妹一頓脾氣而讓我再也無法睡覺了────因為此時熱水一直流、水蒸氣充滿浴室,玻璃門陷進去,我無法進去關水,也無法打開玻璃門,這麼晚了可以請誰來修理?非常絕望的,此時我再也忍不住,對妹妹大聲的責罵了一頓!內容大約是,孩子可不可以不要再生氣?沒人惹妳,這樣發這麼狂大的脾氣,是哪裡來的?我說我已經好聲好調的慢慢叫她起床,叫了至少也有十、二十分鐘,爬起來就惡狠狠的衝撞,我說,她脾氣好了一整天,幫助他人,關懷他人,但晚上一生氣起來罵爸爸的樣子「不就和哥哥一樣」?哥哥聽到這句話,原本還在幫忙的馬上就回到房間去,不幫了,而妹妹氣消了,開始協助,拿轉螺絲的五角扳手給我,後來我成功的將玻璃門整個拆了,將非常沉重的門慢慢的放到旁邊靠牆,將熱水關上,擇日再請水電工裝回,讓孩子們先去睡,結束這場鬧劇。

我睡不著,深深自責,也在自省,自己遇見這樣的危機狀況,半夜門被孩子弄到卡住關不了水,自己急了,亂罵孩子,且在過程中呈現一種「萬般沮喪」的樣子,一邊做各種嘗試,一邊深深嘆氣,那個模樣就是一個極悲觀的老爸,雖然我知道我心裡其實蠻樂觀的,總覺得一定可以解決,但我呈現出來卻是徹頭徹尾的悲觀,那是一種由怒氣轉成的宣洩,讓孩子看到了,以後遇見同樣的危急,可能就會自己陷入一種悲觀與自暴自棄當中。且,當我提到「不就和哥哥一樣」的時候,哥哥反擊的一句話也有道理────「你說我生氣,那你現在不也是在生氣嗎!」唉,真的。他說對了。

或許我生氣是合理的,生氣也是一種表態、一種宣告,警告孩子這樣實在鬧夠了,但,我總覺得,要教好這兩個孩子,需要給他們看到非常強烈且單純的反差形象,他們以前接觸的大人(媽媽)是如此暴躁,那他們看到的新的大人(我)就應該要完完全全的和顏悅色,這樣孩子們才感覺得出「不生氣的美好」,但我今晚稍稍「破功」了──希望沒有讓我到目前為止的身教,一筆就前功盡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