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情一好,事情並未變好,卻會自動「選擇去看」好事。三樣早餐、五菜晚餐,初次炒烏龍麵

今早嘗試新方法,幫孩子做了三樣早餐,蔥抓餅、蔥炒蛋、BeyondMeat加生菜,再加上美祿,然後我以新的方式做家事,做完早餐立刻洗碗,把廚房弄得乾乾淨淨後才急匆匆的送妹妹到學校。離婚後,變成獨力撫養孩子的單親爸爸,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管理時間,以前那套全都不能用了,但,昨天下午我突然效率大好,於是我學到,原來,身為一個全職爸爸,必須懂得「塞時間」。時間呈現片段片段,能夠把一些小樣的任務塞進某一個創作力最高、工作效率最高的時段,就可以神奇的做完事情──這個並不是前後順序Priority的概念,而是懂得適當插件Interrupt的概念,而且就和炒青菜一樣,這種臨時塞進去的小任務一做完,成就感是可以「出水」的,愈炒愈生水,愈炒愈滿足,生出了更多油料給後面的任務。

帶女兒去學校的心情不太一樣,可能是因為昨天聽了一個女兒的自殺故事,心境整個變了,才知道,先前,別人看我,可能臉上蒙一層陰霾,我自己都不知道,今天這個陰霾大概不見了,所以在路上碰見一個媽媽,打招呼以後,還多看了我一眼,覺得今天哪裡不一樣──同樣的風景,同樣的一間學校,同樣的校服,同樣的人,才發現,從前我總是選擇看「不好」的那幾樣事情,現在,因為心情不一樣了,我眼睛去看的卻換成另外一批「好」的事情。原來,人的心情好壞,影響之處,在於會讓我落眼去看不一樣的地方。

看到穿著和自己女兒同樣的國小制服的一些同學,雙語班的,用完全無口音的完美英語有說有笑,還是覺得心裡很難受又遺憾,不過,我竟突然有了一個靈感,有可能,兩年後,哥哥被傳統教育逼夠了,妹妹又剛好準備升國中換學校,或許,他們倆人會接受我為他們安排一個人生最大轉捩點。要知道,兩年後,哥哥剛好到了我當年出國到加拿大的年紀,一模一樣,而妹妹也剛好到了我弟弟當年出國的年紀,一模一樣。但,這種改變,是需要「聽話的孩子」,當年我夠聽話,願意配合我父母,後來才會大轉變,並回來感謝我父母當年睿智的(出國)安排。

回到家,方才油炒早餐的香味飄滿全室,我把窗子打開,迎面而來是早上的第一道清風,外面有活生生的鳥叫聲,生命美好,但剛剛往學校的路上,看到一隻被毒死的老鼠,肚子鼓脹呈鮮白色,整個身體腫至極大,畫面噁心,我叫妹妹不要看,她還是瞄到了一點點,但真正一直在回想那畫面的還是我這個大人自己。從前我會說,老鼠該死,但你是悲天憫人的,教了我很多,讓我開始有感這些生命所受之痛苦。

今天洗衣有一樁新挑戰,昨天哥哥在學校流鼻血,沾汙了制服上衣,今天一定得洗好,明天才能燙好穿,可是洗了一次,血跡清不掉,兩大塊還在那邊,怎麼辦?還好先前要去除原子筆劃痕的時候買了一罐去污劑,拿它出來,在漬處點了幾滴,浸泡在水裡面,加點洗衣精(亂加)。說明書說要等兩小時,我就先出門到銀行辦帳戶,回來後,好像清除了一半,還有一點點,我進洗衣機,小規模洗淨加脫水,但,後來這件制服上衣就這樣被遺漏在洗衣機內,直到晚上才想起,連忙吊起來曬,盼明早可以乾。

中午接到妹妹,這是我們一週一次的小約會,妹妹一上車就希望吃到上次那間甜點攤位,但它早就收攤,得去總店才吃得到,所以我真的就開車從城的最東邊,一路衝到最西邊還上橋再跨一條河,往城外的板橋。車程30分鐘,過得非常辛苦,因為我很累,很睏,妹妹早就在後座呼呼午覺,我撐著,看到它剩下25分鐘、24分鐘、23分鐘……一分鐘一分鐘的過,好不容易跨過了整座城市,沿著河邊蜿蜒,昏了我頭,終於過橋跨到對岸,到了陌生、一條叫做光正街的路,非常窄小,但這短短一條路竟就有三家雅緻的咖啡館,後面藍色貨車一直催趕我開快一點,我沒看到那家甜品店。再繞了一圈,才赫然發現──店的鐵門拉下,沒開!

沒開?我實在沒搞懂,不是沒搞懂為何沒開店,而是為何我會在沒有檢查有沒有開店的情況下就開車這麼遠過來?到底我的決定系統是發生什麼問題,我也搞不清楚,只是好累好累,且已跑了這麼遠過來,現在更沮喪了。我問你,你也回答得很妙:「因為你沒有跟我講啊。」也對,若和你說,你對我這麼了解,肯定為我作更好的判斷,然後你笑,這就是我,總是──「不計代價」,而我問你,「不計代價」也算是麼一種努力的好習慣嗎?你說「看用在什麼地方」、「累死自己對大家都沒有好處」。板橋這裡的車輛,比信義區還多,而且橫衝直撞,也是不計代價。前面看到兩輛機車躺在地上,撞成爛泥,警察正在處理,仍不斷有騎士從旁邊衝出來,我趕快把我的車子滑入這裡的購物商城。

不只吃中飯,我還要為這個女兒補習英文,今天是「爸比快速英文班」,快速,表示很短時間可以很輕鬆,讓她壓力不太大,要怎麼上英文,我也已有看法──藉著女兒最近很愛看小說,我拿來一本「神奇樹屋」系列的中英文雙語故事書,吃中飯的時候先讓女兒讀了中文,她果然很快的讀完了,然後,選了一間冰淇淋店,讓女兒坐得舒舒服服的,在我帶領下開始讀英文的部份。我念一次,要她跟著念,她因為是女兒,不是學生,所以搞笑的胡八亂念,效果奇差;我放棄她念,變成我每念一段,就大約解釋意思,女兒也很快的學會一招──我說什麼,她都點頭,嗯,有聽懂,明白,了解,沒問題,其實根本什麼都沒有聽到,我很快就發現了──於是,才念了兩頁英文小說,我已經虛脫。

不行。我寫訊給你報告,這間「爸比快速英文班」只開了一小時就「倒店」了,我坐在女兒旁邊,氣極敗壞,想想,算了,想辦法找其他更專業的來教好了,不要自己來。這時候,女兒竟主動提到你,我問她,為何希望你來為她上英文?她說:「趁機會多認識。」嘩。

在外折騰蠻久,一回家,挑戰我必須快速弄晚餐,只剩不到一小時就必須送妹妹去補習。我的盤算是,當哥哥回到家,雖家裡沒人在,但他(兒子)看到了幾盤的食物,剛起鍋熱騰騰的,放在餐桌上的溫情燈光下等他。我先炒牛肉,這是我不能吃的,我只放點鹽,放點油,就是一盤「聞起來」輕鬆好吃的炒肉上桌。這個簡單。接下來是主食,我必須一次就完成「炒烏龍麵」這麼難的,依照網路上的食譜,將香菇、青蔥、洋蔥炒香,再放入烏龍麵條,但怎麼炒都炒不香,麵條也開不起,我就亂了,加醬油,加鹽,慘,時間到,將它上到藍色餐桌,趕快出門接哥哥──後來今天這趟往返補習班的路,我走了四次,共八次來回。

沒想到,剛剛這份第一次做的炒烏龍麵,一次就成功!哥哥說,真的很好吃,妹妹說太趕了但味道算通過了。我終於有時間坐下來自己吃了一口,嘩,真的好吃,味道深遂。但我發現心臟開始有點痛,好像是太在意,在研究院路與家裡兩地衝刺來回趕得像什麼,想趕回廚房再做下一道菜──後來我弄了共五道:炒牛肉一、炒烏龍麵、豚骨湯、洋蔥炒牛肉二、牛油馬鈴薯、蒜炒小白菜,最後一項是在最後晚上九點多回來才做的,兩個孩子都讚不絕口,竟將所有綠色蔬菜全部吃光光。一個大廚老爸最驕傲的不就是挑食孩子向來不願吃外面,卻願意吃自己弄的蔬菜麼。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