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的安心安全安穩安靜,人才能真正的休息。媒人老師,上善豆家,虹光觀邸,管鐘初體驗

清晨四點,妹妹在她房間叫我,說她睡不著了,我們家孩子都睡高腳床,不可能陪他們睡,而我自己的床,昨晚,哥哥說要和我一起睡,他和我睡在我的床上,於是妹妹的要求,我只能捲曲身子睡在她高腳床「樓下」小沙發來滿足她,很不舒服,再自行移至客廳,睡在兩隻懶骨頭上陪著她。雖然一下陪哥哥、一下陪妹妹、一下被吵醒,我卻還是能夠舒舒服服的睡到早上7:30,醒來時也是好滿足好舒服,我覺得要謝謝的不是今晨微涼適睡的天氣,而是,一個家的安心、安全、安穩、安靜,才是最好的催眠劑。

將妹妹的A型流感藥包一一包好,寫上指示,還幫她外面加上一個她最喜歡的、有質感的無印良品紙袋,妹妹看到了大為驚喜,然後我趁機交代妹妹一下──「哥哥不喜歡戴口罩,媽媽也不喜歡,那麼妳自己要緊戴口罩,順便幫他們多帶兩副口罩,提醒他們時時戴著。」我說:「可以戴得住口罩的人,最幸福。」這與你和我說的,孝順的孩子最幸福的道理是類似的。然而我亦開始有信心,時間,可以讓路愈走愈直,我必須撐得過每次孩子們和媽媽見面後所產生的那些負面影響,撐過那些負面的向下U型震盪,終有雨過天青的一天,而我應該是等得到那一天的。今早孩子這麼溫暖,我有了信心。

週末來了,依往常,事業方面的思考得暫停一下,下週一才能恢復。但為什麼到了週末就得把思考暫停呢?目前思考到的階段,是一群人努力上課,自己寫成某種結論書,某種可以一直更新的呈現模式,並以此不斷更新的結論書為後面研討會主要內容並以之擴散。

今天天氣無敵好,又有車可以開,上路,眼睛視角拉到最寬又最大,去載我的哈妮小寶貝(你),等一下一起見我們的媒人老師呢。這間位於東區鬧巷的中式精品早餐店,大膽全素,一進來會覺得這是老式豆漿店改裝,怎麼可以弄得這麼調和,整間店怎麼配色都不脫豆類的黃白色,而那種顏色和木頭、麻繩正好同一色系,再加上溫暖的黃光燈,才發現時下所有的中式早餐沒有一家是可以坐下慢慢吃而不會被臭油煙味給薰昏的,這就是唯一的一家,可以用這樣文明的清閒來享受豆漿、燒餅油條,而他們每道菜都比外面的還要好吃一點點,蘿蔔糕帶有菇香,花生湯、杏仁茶極為濃稠,九層塔蛋餅口感飽腴,它最好的幾樣已經塞滿我們肚子,後面還招待了一人一碗薑味豆腐花。在這裡開個六人桌,真的可以談出各種生意;我們開個四個人桌,非常大方愜意,和我們的媒人老師。

這星期我將自己的講話速度「調回」到原廠設定值,我不想再慢慢的憂傷,我已經足夠力氣去high起來了。今天,在美食和友情及豆香的面前,我非常的願意趕進度,將我們最近想和媒人老師聊的一次講個清楚,所以我們一起講了我的事業、你的工作,我的那個離婚後單親之家、你的融入,我們大家的矽谷、我們大家的台北,還聊了世界其他地方,河南、柬埔寨、香港。餐館的老闆正好坐在後面那桌,就是一桌六人桌,他們認真的聊著想必是工作之事,而我們的則是聊人生。我今天說話說特多,又說超快,你說的時候我則看著你,我覺得,有哪個人可以將我的故事,像你說的這種方式,如此如實又有系統的說出來,前後清楚,比我講得還好,且你都是在講我的事,我的事是你唯一的話題,我想,是要多麼對我在意,才能這樣子說呢;也想到,以後若我繼續再有什麼新故事,你也可以這樣的說明的,我看著你,看到出神了,差一點像我家女兒上次看著你寄來的炒鍋食譜或姪女看著她的草莓生日蛋糕那樣,口水都流下來了。

繼續續攤喝飲料,這間叫做Soul什麼的巷內小酒館,打著Vegan旗號,中文不多,還特別拉出了一小塊木造平台,做成唯一戶外露天桌,還拉出一排有著軟墊枕頭的沙發,這樣的陳設,已讓它非常不像台北,後面背景是台北小巷,風情也剛好令人時空錯亂,對面一樓窗簾像極某種老式宴會館,這時候,好幾個年輕人晃過去,有男有女,講的竟是廣東話──真的很不台北。這氣氛我不得不點了杏仁咖啡,是心臟出問題之後第一次碰咖啡,這叫做「犯戒」還是「破戒」呢?你稱讚我已夠有毅力,可以堅持這麼久,我們也聊到日記,哦,再次聊到日記,我實在太喜歡聊日記,「這段時間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公開了日記。」我說。

你說,拉我去體驗各種心靈課程,我全部都說好。下午就有這麼一場在東區,隔壁巷子,我們熟悉的虹光觀邸,你好幾個朋友都是在這裡結識的,它用一種偶爾相遇、不黏的形式陪伴著你度過幾間公司,還有雲南。媒人老師也願意來體驗,來到這裡,單單只是將辛苦的背給輕輕的靠在落地玻璃上,就得到休憩了,這是我來到這裡的第四次,這次我真的認真研究,發現它的舒適感來自於氣味、燈光、聲音、音樂的相加,而最重要的還是女主人,給人一種安定的恬適之氣,還有的就是這地方不斷的導入新的體驗,原來世界這麼大,例如「銅鑼浴」這個從未聽過的名詞,已經這麼久了。

今天的新課,來報名的舊客人早早將女主人這幾天排得滿滿,桌上三副「管鐘」,兩副拿來服務,一副用在休息時間淨化空間,某程度上它完全合理,聲音是空氣分子振盪的結果,我是躺著,第一副管鐘聲線略為向上,據說能將我煩惱排出,另一副管鐘聲線略為向下,為我灌入新的好,但我根本沒注意中間換過管鐘,因為才躺上沙發沒多久,伴著鐘,我開始想起一些畫面,現在想也想不起來的畫面,當時都是鮮豔清楚的,是腦內所有回憶的混合體,帶著我抽離現狀,然後……我就睡著了,這麼短的時間,竟可以熟睡到連我左手臂已經脫離身體而不自知,醒來只覺得左手臂已懸在半空中,還左右不自覺的晃動,很是尷尬,連忙收了回來,但再也睡不著,因為精神已經被灌得極為飽滿,和我去年在矽谷和朋友初體驗催眠有點類似,短短一睡,名義上的淺眠,其實很深。後面的對話,很多像在聽歌,只有舒適,不知其義,但當我被問到最近煩惱什麼,我的回答:「還要撐10年,不知道我撐不撐得過去,撐過去以後又不知道後面還有什麼東西等著我。」管鐘的老師當然不知道我指的是與孩子的牽掛,沒想到她仍能給出一個建議,令我感到收穫的──

「你現在覺得久,不一定會這麼久。」她說:「聽你這樣,好像一天就要活得像10年這麼長。」

我也有一感,最近常見到這樣的人兒,包括營隊,他們都是在找尋自己與療癒自己的細緻之人,但我曾經一起的另一批人,卻完全不是如此,他們有著更強烈的人生目標,在一起談話就是在談彼此合作衝那些目標的可能性,如果沒有合作的可能,那麼對方就是被拿來「曬成就」,讓自己得到繼續衝目標的虛榮感。謝謝你,讓我從後者,得以跨進前者之林,因為,目前苦於準備離婚或剛剛離婚之人,無論原始個性是不是屬於後者,他們的現階端肯定是陷在前者,也就是,每個人都有脆弱面,都有家庭、伴侶、親戚、孩子的難題,這是人類的共通點,平常不談,年輕不談,直到離婚了才必須談,愈老了才愈需要談────而我自己對自己的期許就是,我雖然本性乃屬於後者,但我已擁有聆聽瞭解前者的能力與經歷,現在我的挑戰就是,繼續親近前者,但不許自己過於陷入、涉入、迷入前者的情境,必須用後者的「高度」來為前者創造出一個更好的新世界,讓這些人(前者)的療癒過程自動化、平台化、規模化,而千萬不能變成一對一接案的模式,多對一授課的模式我也不接受,我要的是70億人的市場。

傍晚我們走了一下東區,買了小禮物,來到今晚留宿的萬華,你永遠都能找到這麼驚喜的地方,紅色的飯店招牌在這區很是閃亮,右接車站大樓,左側橫跨整條大馬路,氣勢驚人,16樓看下去一樓路邊薑母鴨,我們太陽還沒下山就想大吃一頓,但其他食客來得更快,早就排隊,只得到巷內另一間老厝起成的小吃店,這裡的炒青菜、花枝丸、透抽、虱目魚肚都好大盤,給我們足夠的時間討論我們未來的住處。你的工作還剩不到一個月,租屋還剩不到三個月,離重大日子不到四個月,這樣的時程雖皆可模糊以對,但我們今晚可是討論得相當透徹,用理路來確認一些事情──應該是一間工作室,而不是套房。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