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過年過節,是不是設計來欺負孤單人士的。發薪日,摺衣服,總工程師,女兒突然流感

家事有了些技巧,可以做得極快,尤其「摺衣服」,這是以前舊家最大的煩惱,「前一任」家管總留下一座高高的「洗好的衣服山」堆在客廳地板上,衣服總無法在櫥櫃找到,得到客廳地上翻找,自從上上個月無奈接手成為新一任家管,立刻導入新的摺衣服SOP,保證整籃的香香乾乾的衣服一進來,幾分鐘之後消化完畢,歸位至兩個小孩一個大人(我)各自的房間。而我們家哥哥與妹妹個性不一樣,所以處理兩人衣服也大不同,龜毛處女座的老妹,所有衣服都必須翻成正面,我知道她極picky,所以不但翻正面還將每件衣服皆朝向同一方向,疊起來確保四四方方沒有任何凸角,而且衣架上還得分類,顏色類似的掛在一起,制服和運動服分開吊;而哥哥對這部分沒這麼要求,也因為沒這麼要求,我每天必須檢查他的褲袋以確保裡面沒有糖果紙或衛生紙,還得巡視他房間,有無遺落亂扔的擦身體浴巾,每天也得將他家居服掛起來以免發臭。想想,兩個小孩在告訴我,人世間每人皆不同,每人皆有他的道理,也有他的意趣。

今天是五日,會計送薪資條讓我放行,又再發出了一個月的薪水。每次發薪日,我又開始轉動思考如何突圍,並再次寫訊給股東。

寫日記,可以為我瞬間的感受留下紀錄,卻也為我瞬間的感受留下「把柄」,全都在線上,擺在面前,從前到現在,大剌剌的,無一不現──這個把柄沒辦法來害我什麼,可是足夠讓人看出我前後的矛盾、前後的徬徨,但,這就是活生生的人類不是嗎。笑,笑我,昨天何以為了一件芝麻小事而恐懼,但在當天,那卻是滔天大事;再笑,笑我發願了明天要完成一個傻B計畫,但在立願當天,它可是一個非常有道理的宏願──這就是寫日記的收穫,也迫不及待讓人檢視並告訴我,我哪裡好笑。但,當我聽到那些笑,請記得,不能惱羞成怒,要大方的接受,而且慶祝,而最近來要求日記完整版的讀者,大多是男性,和前一陣子多為女性,完全相反過來,我稍拖延未回信,思考有沒有更棒的走法。

我也體悟,今天,我的最大敵人,就是時間。時間先生曾是我的夥伴,但今天它就是我的敵人,為何呢?家事,可以做得短,也可以做得長,做長作短就看我今天有多少時間,像今天時間真的特別多,不需要健身,沒有任何約會,於是,不知為什麼家事就做得特、別、慢,午飯都叫外送了,做到下午兩三點竟還在做,所以才說,最後的問題還是在時間本身,時間可以放縱一個人,也可以規範緊縮一個人,我要怎麼用時間來規範自己,做什麼事、完成什麼事,太多人在等我了,我不能再讓他們失望了。

今早來到爸媽這邊,才有點看清楚我們發生什麼事。從一些其他離婚爸爸的故事可發現,離婚男子常和父母保持距離,寧可自己一人住,也不搬回老家;這和女性截然不同,女性離婚後,回歸娘家,原生家庭重新結合,大團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我細細的體會,從我們舉家遷回台灣起,我扮演著家的「總工程師」,為家裡老小設定了家;長輩和孩子與手足基本上是跟著我所住的地點在搬家,搬了幾次,所以,離婚後,我總覺得我應該對此「工程」如此一敗塗地(因為離婚了)而負起責任,但我又不想被罵,那個愧疚感讓我躲了起來,甚至轉而責罵自己及家人;但隨著陰霾漸漸散開,我好像看到了「下一個工程」,然後我又開始想當總工程師了,而這個下一個工程,起始於農曆年的規劃。農曆年真是一個麻煩的傳統,以前就聽過,獨居者、缺偶者、被拋棄者最怕就是過年過節,平常好好的,逢年過節就想起了自己孤單一人。是弟弟先開始規畫過年出去玩的,今早我亦和父母說,從今以後,我們再也不過年,每年過年一定要出去玩,然後我們規劃的不只明年,還包括後年;既然計劃了過年,我們也開始計劃其他的位置,大家的角色,如何排列,一個新工程就漸漸明朗化了。

都要謝謝你,用這麼寬闊的包容心,幫助我渡到下一個碼頭;下一個碼頭會是我倆一起建造的,今天下午,你不斷地傳我eztravel的網址,我們開始計畫了。想起剛過去的這個暑假(短短三個月前),我根本不敢出去玩,因為,新家還沒搬好,心都還沒定好,哥哥新學校還沒穩好,孩子情緒每天起起落落,我這個剛離婚的單親爸爸(當時)什麼也不會,什麼都在學──到了今天,我什麼都學會了,一切都順利順暢的像抹了油一樣的滑,於是,下個假期(寒假)我們可以盡情的進行我們的玩樂計畫了,孩子在,就和孩子玩,孩子不在,我們就自己玩,一種非常非常自在悠閑的,左路右路都有路,晴天雨天都有趣,這是一個人離婚後可以想像的最好的態樣了。帶著這麼好的心情,下午3:30,留下被我整理得乾乾淨淨的家,把昨晚的咖喱牛肉蘋果洋蔥馬鈴薯紅蘿蔔放到電鍋裡面溫熱好,我終於出門了,室外已不是最亮的白天,但放了一整片天空的晴,就像是老練的夏天,我將車子開上河堤,這一段路,總是最愉快的,因為你就在這條河流再下游一點點的地方,要見到你了。

也確定一件事,茶飲料,尤其是好幾天沒喝咖啡因之後的第一杯茶飲料,根本就不是提神飲料,它不是提神用,而是提升「好心情」,心情一好,心門從閉塞轉為開啟,明顯的,我的大腦就可以開始「往前面想」,那個馬達引擎就可以開始往「前」走,而往前走立刻就引燃了新的希望(找到旅遊地點)、新的計劃(想到如何辦課程)、新的激動(想做歌曲)、新安全感(一切都來得及)然後以上所有新的,本身又揉化成一整個新定位,也就是一個新的我。

下午,精神這麼好的來接你,發現你精神也很好,參加了三天的活動,你被感染了那幸福氣息,連「講話速度很快」這件事也一起感染了,於是我們兩個在比快的,冗長的車程,我們可不冗贅,思緒快速的在我們兩人之間傳遞,好刺激呀,窗外是入夜的馬路,被下班急著回家的車子擠得走走停停又頓頓,竟都不影響,我們順暢的互相表達,討論了好多事情,都很有進度,但也因為腦筋太快更容易發現原來還剩好多事情還來不及討論,你還是得下車了。

我不能和你一起下車,因為,家裡女兒回家後仍在喉嚨痛,幫忙代顧孩子的我爸爸為她量體溫,兩次都38度,不行了,我必須趕回家,今晚無法上課,謝謝你的體諒,我繼續在你已經離開的車裡,趕往城市最東側,高架道路上,我的腦筋思緒還是一路暢快,這才發現,今天天氣真的很清明,空氣很清澈,前方的風景,每塊車牌、每盞煞車燈、每輛車的所有的紋理,都非常的清楚,沒有一點雜質,原來,清晰的理路,連眼前的空氣也一起變清晰了。

回到家,眼神已不對勁的妹妹被我帶至大醫院急診處,進去不到半小時,就完成了快篩,確診是A型流感,十年前這種流感可以要人命,現在已經變成SOP,當場吃了克流感Tamiflu還有一些症狀緩解的藥,但尷尬的是,今天妹妹才剛考完第一天月考,明天是月考第二天,還要考數學和社會。這時候用功的妹妹一直求求我,讓她明天到學校繼續考試好嗎,正在為難,你對我做了一個正確的勸告:一切應該誠實為上,月考以後還會經歷幾百場,這次是難得的身教,於是我終於說服了妹妹,勇敢地讓我和老師說她得流感了,請老師幫我們決定。老師也很好,可以理解妹妹想完成考試,遂決定讓妹妹在明天同一天、在教師休息室隔離補考,我成功了做一個身教,你稱讚我,我則歸功於你,你才透露,原來後面不只你一人,這個建議是朋友給的。

晚上近12點,我還在外頭走路,應該是第一次,在這樣的夜時,走在這一條軟體園區旁邊的街,第一次看到它可以如此空曠,一輛車也沒,一位行人也沒,只有我還走在這裡幫我家小孩買明天早餐,那是一種責任,孩子需要我,且我有這麼認真的孩子,讓師長與長輩們都疼愛的好孩子,我應當努力為他們都備好早餐,讓他們無後顧之憂,繼續和我這個剛離婚的單親爸爸一起合作,完成他們愉快的童年。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