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不是一件快樂事,但是是很有意義的事。新竹參加活動,第一排第一位,人生五願,傾聽者

今早迥異於之前任何一次出門,說實話,不怎麼有欣喜感,對兩位還在呼呼大睡的孩子感到無比不捨,不捨的時候就一直做家事,天還沒亮,就把這個家整個再整理乾淨一遍,讓他們起床的時候可以更舒服。看著他們熟睡的臉,想起自己怎麼睡都睡不飽的時間態,昨晚只睡五小時,早晨冷冽又鋒利的風,提醒我這兩天怎麼不在家裡休息,還要去山上。通常這樣的開始,兩天後仍會以滿滿收穫收場,但現在暫時還感覺不到。

只感覺到,從投資觀點來看,我的人生現在真是全軍覆沒,本金都不知道有沒有拿回來。13年前早早投入婚姻,比認識的所有人都早,婚後馬上生小孩,讓我自豪「進度超前」,但是,那時候我也不知道,婚姻是人生最大的賭注,既然叫賭注,那麼它肯定也是最大筆的投資,它所產生的後續效應亦是最深遠──舉凡後面的子孫、老後的生活,以及婚姻期間所產生的相關的延伸家族與朋友們,如果早知道會在13年後(今年)一筆勾銷,那麼,當時的我,是不是考慮,再晚個三五年、甚至再晚個七年,都不要急著結婚生子呢。現在一直把目前離婚後單親撫養孩子的這段全職爸爸的「空白期」,和之前的所有工作與工作之間的休養期相比,但,我發現,根本沒得比!這一次的空白期,不只是休息,好像還在燬除過去所有累積的思惟,即便今天我醒了,努力向前,還不確定我已經被刪除了多少。

這是我一早來到高鐵站的感想。電梯一開,看到一直唱歌的便利商店,門開,吐出一些慌張的旅客,又吸了一些進去;旁邊星巴克已開得火亮,咖啡香已經溢出,整塊的空間都是通明燈火,我眼睛也跟著開了起來,剛剛離家不捨的兒女情長立刻走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質問:從前南北征討,演講,跑客戶,而今天,好久好久沒來搭高鐵──我常覺得從前的日子格局不夠大,那現在的日子的格局不就小到連螞蟻都不到了。近期唯一做成功的是公開這份日記,以後無論怎麼走,皆為一位離婚剛滿四個月一直回不去的單親爸爸留下詳實紀錄。

我不想再認為自己有多強,所以我不必再講多好、寫多好──我的作品只需要這份日記就夠了。剩下的時間,我想成功,我也有責任要成功,所以我得聰明運用目前儲蓄,做自動化的,讓利益眾生,同時為我取得財務成就。這樣看來,最好的專案已在眼前──——傾聽者。這是兄弟們都面對的問題,我去面對這個困難的問題,去把它修好,齒輪自動開始轉動。

高鐵以時速300公里送我來到新竹,天氣沒有比較好,但我要記錄下來現在這一刻,因為我心裡的天氣好起來了──昨天也是這樣,到桃園就好了,到新竹就好了,為什麼?由負面轉成正面的一刻,記得前陣子我看見老態龍鍾的老人、我看見一片人煙盡無的墓地,就想起自己即將走向那一刻;我看見新加坡遊客講的快速又俐落的英文,亦會傷感且傷心,但今天我看到老人、墓地、新加坡英文,卻只有歡喜,且我不會去多看一眼;原來,當我開始要創造什麼,我就不會再去看那些東西,看的聽的都不一樣了。

到了活動現場,前方很多熱心的志工,人太多,我還沒時間上下看一遍,就一路被帶到二樓,這是給男生的宿舍,耳邊很多聲音都是是男人聲音,先check-in的,已經一大群像大男孩的轟然離去,我走進來才發現,所有的床位皆已被佔,怎辦?我一個人待在這地方,大概就是一個破舊的工寮,從前或許有家庭住過,後來全部拆掉,廚房也拆了,整個打通,地板仍是白色磁磚,天花板是老式的雕花壁紙,幾盞燈泡,就是一個讓人清心寡欲的住處,沒有我的位子了,我愣在這裡,居然一個動作都做不了,草席拿不了,自己袋子也不知道該打開哪一個,就這樣六神無主的差不多十幾分鐘,才慢慢地開始處理。

大家應該都是這樣想的,一個晚上,咬咬牙就過去了,不要緊的,這裡一隻螞蟻都不能殺的。我把我的袋子安放好,把拉鏈都拉上緊,把喝一半的茶飲料封在裡頭,終於把自己安在走道角落,前面大廳已經鬧哄哄了,像大拜拜一樣的熱鬧,我想趕快過去,等一下一定很多點子;早上還冷得不得了,現在已經熱了,換掉保暖衣,改成短袖,有點涼,寧可涼涼的,讓自己舒舒服服的,舒服一整天。

結果並不舒服。現場人太多,我被安排在第一排,是的是一千人場子的第一排。還被點名是否太擠,再換了一次座位就直接坐在講台下面第一排的第一個位子,是無法不靠背的坐姿,抬頭抬到昏頭。方才涼涼的衣服竟也悶到冒汗,旁邊就是一位什麼都背得出來的高手,是否有什麼原因,我被拉到這個位子?前方已沒有任何頭顱,我的一行一動都被後面觀察著,但,收穫就在這時候發生了──原來這樣子坐著,是要體驗痛苦的增長與消退,坐下後,痛苦會越來越大,直到站起來,方才坐的痛苦緩解了,但站著的痛苦才開始從零開始爬升──不過,痛苦,如果把時間拉長來看就有意義,今天痛苦,十年來看、三十年來看,是值得的;我聯想到,離婚這件事,時間一定可以讓它痛苦慢慢緩解,但若我先找到它的意義,那它緩解的速度會更快。

中午吃飯很特別,非常安靜,禁語,一片肅灰,有些人長相特殊,燈光是慘白,一度我覺得像是天堂或地獄在排隊……。中飯非常好吃,用鐵碗盛,我已習慣了,又是全素,我沒問題,所以吃起來很歡喜。吃飽以後原本想在房間打電腦,但被邀請去參觀大殿,而後只剩不到一小時回來休息,一個房間睡下七個男子,大家都在睡了,安靜得不得了,我訝異我竟拿出電腦打字,不睡。不怕睏嗎。等一下一睏起來一定非常痛苦,又坐在第一排!但我想試看看,好像也是修煉的一部份。

對於事業也有學習,如果一個寶藏得步行20公里才能走到,而路上都沒有人,那一邊走肯定一邊會問,是真的有寶藏嗎?很容易放棄。可是如果每到3公里、5公里、8公里都看到有人在走,那麼,反而想加快腳步,超過這些人,想先一步得到寶藏。我想到是傾聽者,乃至整個爸爸產業,目前都像一條人煙罕至的路,沒有人,無法看到任何端倪,令人生疑,令人沒信心,但,一旦有了人,在3公里、5公里、8公里,整體發展一定可以快很多。而且,我要記得,我要記得,我要記得,既使現在看似沒人,其實已經有一些人報名了。

另外有一個功課是寫下此生離世前最想做的五件事,我發現我跟別人寫法不一樣,特別記下。我此生離世前最想做的是:一、所有恩人都報答。二、所有恨我的人皆愛我。三、所有對我的誤解皆反正。四、所有的遺憾皆被消滅。五、所有的我都會被記得、不會消逝。特別有趣的是第四點,一般人都寫「所有夢想皆實現」,只有我寫「所有遺憾皆不要繼續」,我發現其實我的夢想,竟出自「害怕它成為遺憾」,比方說,我希望有錢,我希望住好房子,我希望去好有趣的地方,都是因為我害怕如果沒有完成這一些,那就是我一生的遺憾。今天一度在想,是不是我一直在參考「誰」,如果不做跟他一樣,我就遺憾;但其實他又不是我,他們又不是我。今天是我第一次這樣子想。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