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不了的人的問題,唯一解法就是先閃避而不解決。雨中老社區,黃河明自殺,英雄爸爸公司

昨天過了徬徨一日,感覺像是沒有站在地面上過,心中的情緒搞不清楚是陳年舊的還是新發生的,所以昨天開始實行「閃避」,孩子和他們媽媽視訊,我就躲了起來,躲進房間,有時候在和你講電話。昨晚漏東漏西的忘記做這個那個,到了早上才幫哥哥燙制服,早餐臨時用超商買的微波義大利麵,忘了買飲料,泡即溶玉米湯,哥哥全吃了,妹妹只吃兩口義麵、一口玉米湯。或許是外面的雨,一早起來滴滴答答,再也沒有停過;滴滴答答還伴隨了嘩啦嘩啦,是車輪經過積雨的大馬路,發出平時好幾倍的噪音。

帶妹妹上學,她說她討厭下雨,走到學校的過程被滴到了兩滴雨水,其實雨傘就這麼一把,妹妹被滴到兩滴,爸比我身體其實一半都全濕了呵,很多人大概都不喜歡下雨,但我把你教我的告訴妹妹,如果有一天如果我們連下雨都喜歡,那我們就變成更厲害的人了。人生就是一段讓自己接受新事物的歷程,孩子每天在學校學好幾科,每科一直都有「下一課」,每天都在學習,所以我這句話根本就是講給我這種大人聽的,尤其是我這種愈來愈古板的大人。

雨一直沒停,白晝的光線一直打不開,從城市的最東邊,HP、IBM、還有各網路公司的匯集地及它裙下競競業業的上班族們,搭車跨過整個台北市,來到了城市最西邊的老社區、你現在住處附近。這裡變成了另一個世界,這裡的每一顆雨水都飽含著精神,很有活力,小吃店好幾家已經開始營業,攤位前面都有人坐著吃,這裡蛋餅是夾上炸過的餅皮,這裡的三合一味噌湯都是現煮的,還有一攤只賣油飯,每一攤都是幾十年幾十年的,遵循著幾十年來清早就開賣的傳統,食客也是幾十年來都清早就來吃的,我帶著早餐到你這裡,這書房,一陣子沒來,門一開,大窗和大光線,眼睛整個亮了。空氣比預期乾爽,你安排了清香,窗台上是那個林間小道模型,花兒在左右兩牆已擺得這麼久,看起來還是好漂亮。到底是什麼,讓這環境這麼的舒服呢?

是你,還有我們的回憶。這個房間的所有物品都來自於我們某月某日的回憶。

這時候你給我看一則新聞,前惠普董事長黃河明墜樓身亡,我震驚的不只是他竟然跳樓自殺,而是黃河明竟然已經70歲了,這個名字和外商HP代表一個人在某個層次的極大成功,他兒子亦是北歐櫥窗創辦人,從台灣人的視野,應該可稱得上一生圓滿,但他這麼快就70歲,那我的人生是否也很快就到70呢,一生也這麼快就過了,他有好多idea想做,時間過得這麼快,根本來不及做。至於他為什麼要跳樓,警方會調查,如果是因為家務事而墜樓,則警方應該永遠查不出來,無論結果如何,一個男子跳樓的這個事實,提醒我們男性自殺率是女性10倍,全球皆然,而男性走進諮商室的人數只有女性十分之一,換句話說,有一個巨大的商業機會正在那邊,讓男性更快樂;黃河明無論為什麼墜樓,他墜樓是事實,不快樂也是事實,我愈來愈想好好的做好英雄爸爸這間公司。

回到家兩點多,我竟在這種時候洗澡,享受難得時光,但一進入三點,我就豎起耳朵緊張,從3:00到接小朋友的3:50這段時間,總是一天中過得最快的,每天,我總在肖想趁這段時間趴在桌上瞇個10分鐘也好,但總是連10分鐘都找不出來,你能相信嗎。然後終於3:50到了,去接妹妹,妹妹這星期擔任糾察隊,她主動的,說因為以前沒有嘗試過,想試試看。她被安排拿擋棍,站在校門口附近,導引中低年級小朋友;而妹妹說每次她試著擋住那些想走捷徑的小朋友,總是有幾個,還是從妹妹棍子旁邊溜了出去,昨天她沮喪的說大概有七八個小朋友這樣溜出去,今天她說她擋得較好了,大概只有三個小朋友沒擋住。有一位尤其溜了好幾次,臉被妹妹認得了,今天順利的把他攔截下來……我聽妹妹敘述,笑到腰整個彎到腳趾頭。

等兒子回家,再帶兩個孩子們到隔壁商場買明天要用的生日禮物、吃晚餐,其實是很愉悅的,但這愉悅很快又風雲變色了,因為家有國中生,一勸阻不要玩手機,被罵白癡、智障、神經病,過了幾分鐘,孩子又親切問我數學題,我心裡不舒服,感覺到一個Great Manipulater。我思考這是怎樣的一場局,我發現我已經到了頂,我的智慧沒辦法幫我解決,過了這裡它已經只能給我一片空白,那空白裡只有好糟糕的脆弱,我的脆弱,還有Manipulator的強大心智。我打不過那種心智,無論感性收服、理性勸說,都馬上就被看破還被反過來運用;若要用某種強大手段,比方說大罵或大兇,更感到直接墜入圈套。那就是一種很深很深的實力,我根本拚不過,於是就沒辦法照顧他們──我坐在這個房間,孩子誰會支持我,誰會愛我,誰會給我公道,誰會讓我平反。離婚之後單親輔養,我覺得這本身根本就是一個圈套,我只會被「愈平愈反」,原本善良的整顆粉紅心,被墨魚給噴黑了。

有一個方法可以改變現狀,就是──「閃避」,沒錯,還是閃避,這招可以剋所有解不了的「人的問題」──只是,要怎麼在同一個屋簷下做到「閃避」的效果?這是我這個大人可以想一想的。我需要被隔離,因為我需要專注,我需要重建,我需要心情穩定,我需要讓事業起飛來幫助更多人,也才能幫助自己和兩個孩子。

這座新家一直都走簡約風,從以前的舊家斷捨離出來的乾淨空間,牆壁大多刷成純白,我的房間更是所有家具都是白的,但今天開始有點不同了,因為妹妹單單今天就在家中各處白牆畫上了六隻小小的人,她說是文青風筆觸,包括一對情侶,妹妹說是在畫我和你,還有一對父女,穿著類似太空裝的衣服,手牽著手,感覺像一部在講末日的電影劇情──你就可以感受到,我如此努力在孩子心裡營造的這個家、這個家的幸福,裡面包裹著多少的悲觀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