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只要一變成房東,就會變得沒人性?鮮魚湯,女兒人生第一副眼鏡,五本書,美屋,糊塗兒子

今天為孩子做的早餐是鮮魚湯,很有營養又很便利的,只需要滾煮,不必炒菜煎油弄得自己全身油膩。我以紫菜湯當底,加入超市買的鮮魚切片,加上花枝丸及我私心喜歡的豆干,全部丟進一鍋,狀甚恐怖;起鍋入碗後再依正常比例挑起正確的湯料,魚片多一點,花枝丸兩顆點綴就好,豆干就當作湯碗旁的附餐,然後,正式上菜……。

上菜到兩位挑食的王子公主面前,上唇咬下唇,忐忑著「結果」──結果,哥哥把整個一大碗公喝得一口不剩,連他最愛的美祿都喝不下了;妹妹只有喝完湯,鮮魚只咬一口就搖搖頭。我問為什麼,是沒味道嗎?不夠香甜?不夠新鮮?她嘟著嘴不語,我被這個畫面逗笑了,算了,永遠都問不出答案,只能下次再更努力煮更好吃的。她轉向旁邊的美祿(巧克力營養飲料),說今天美祿味道怪怪的,我說,沒錯妳怎麼知道,爸比加了一個新配方。她問什麼新配方,我笑不答,她說她得知道才願繼續喝,我就說──三個字的,阿什麼的。她想半天猜不出來,我才說,答案是「阿華田」──這個美祿我加了0%的美祿,100%的阿華田。我根本就是沒有美祿了,只剩阿華田的即沖包,妹妹知道真相,就整個不喝了──你繼續在城市的另一頭收我的「文字實況轉播」,你問,那,有叫哥哥喝掉那杯阿華田嗎?我說沒,因為那一杯根本就是原本哥哥的,哥哥喝不下給妹妹,還得裝作是乾淨的杯子,不能像是哥哥喝過的,這樣省了一個杯,兄妹倆晚上回家後幫我這個不能碰水的富貴手老爸洗碗,可以少洗一個杯。

年紀到了四十幾,曾是學霸,曾是職霸,寄生主流,了解社會怎麼運作,了解貧富差距,了解應當努力力爭上游而我必定有機會,了解正面的價值觀可以帶來更正面的人生,而負面的價值觀將令我深陷怨尤,不過,有時候,我不禁開始可以理解為何社會開始「仇富」,就是因為富人的心態或許不知道自己是富人而應當有所謹慎,又或許太安心於自己安坐富貴大椅以致於太過大意,於是,說話的時候,容易在不知不覺中流露出令人不大舒服的特質,尤其明顯的是,當我每次開始要找房子,無論是找辦公室還是找住家,就開始不舒服,因為總得和「房東」講上話。

遇過不少好房東,也被不少房東氣過;房東真是特別的角色,好像變成房東就變得不太有人性,像這間房東,還沒見到面,聲勢就一副的鐵母雞,嗆她這個租金是完全不會讓步的,錢夠了再來約時間;她最早也得再幾天才能給我看房,說她有多忙;結果今天我10點多提前抵達,打過去幾次未接,到了十點半的約定時間,不見人,電話接了,她以為是「四」點半,是道歉了,但連對不起三個字聽起來都包著滾燙的毒氣,現在反而令我非常想看看此人長什麼樣子了。此時房東再次跟我說,她不會接受人家簽短期,至少得簽三年,我馬上豪氣說:沒問題!心想,提前毀約向來只雍關押金的歸還與否,以前的辦公室從來沒到約滿才換,因為無論是要擴大而換,或者是縮小而換,永遠都是等不及的,我大概也不會跟這個房東租,所以她說什麼我什麼都好,先見到面體驗一下這個人再說了。

今天天氣仍舊大好,早早開到學校旁邊停好,想在車上享受三十分鐘再接妹妹,到了現場只剩下十五分鐘,然後回覆了幾封LINE訊息,就只剩下五分鐘;再拍幾張照片給你看,就時間到了。我走進家長群裡,戴上我的大笑容,在眼神上面灑一些亮粉,要自己扮演好那個帶上課半日女兒去小約會的好爸爸角色。我覺得我是幸運的,在這個新家,孩子真的聽了我的一件事,就是至今還沒有裝「電視」;所以和其他家庭天天開著鬧哄哄的新聞台相比,我的家真的是很安靜,因為安靜所以可以聽見自己的思考聲,聽見腦子在顱殼裡轉動的嘎啦嘎啦的齒輪聲。女兒一上車就想聽音樂,通常播得極大聲,我想告訴她,今天不要放音樂,讓我們安靜一下,等安靜之國的領土愈大,我心中的那片純靜之地也愈可以受到保護。

不過,妹妹一放學就一定要和我鬧一下,在車上又踢又叫,好不容易抵達現場,她仍手環抱胸前氣呼呼的下車,用腳踢車身幾下。她雖然在和我鬧,但我竟還是「笑場」了……儘管我心裡明明是不太舒服的,這和我先前寫的那篇短篇小說《笑》的感覺類似,我也不知道這樣還要多久,沉默的牽著她的手,電梯一開看到美食街通明的燈,似照不亮我心的底。

但,我還是又噗嗤笑出了第二次,因為這個小妹妹又只點了一碗烏龍清麵,加三顆唐揚炸雞。我自己點了十幾樣的素菜讓妹妹選她愛的,妹妹吃了一些香菇和三片高麗菜葉──我在想,和這個小女生出來小約會,和一般的約會不一樣的就是我還得照顧她的健康,必須為她吃了什麼而莫名其妙的擔憂,為了她終於吃一口青菜而雀躍;然後她一邊吃一邊盯著隔壁那間飲料店,很多人排隊,她好擔心她最喜歡青蘋果芭樂汁會不會賣光啊?我莞爾,又忍不住笑了。

帶她來配眼鏡,這是女兒一生中的第一副眼鏡,我拿出隨身帶著的眼科醫師處方,試戴第一副眼鏡我又笑翻,黑框眼鏡,戴在小女生臉上,超級不調和,連忙請店員換成淺色,兩側的花紋又好老氣,仍不像妹妹自己的眼鏡。這時候妹妹換上Air系列,很輕,她選粉紅色,一戴上去,整個人亮了,看起來和妹妹小臉融為一體,直覺就是這副了;妹妹也特別喜歡這顏色,有點橘、有點紅,不知道何時起妹妹不再選粉紅色的了。等眼鏡,我們到誠品等,這次沒有上次這麼誇張買了八本書,不過也買了五本,其中一本是我的,我又開始想讀民國史了,每次讀到1940至1960年代的故事就特別豪氣,對事業有幫助,而同時你在公司,面臨職涯轉折,一直在戰亂,打得亦非常的豪氣,可以體會你有多麼的煩,我也只能默默為你祝福、為我感謝有恩的人祝福,盼多年的學習可助你(們)度過此一難關。

回到家,到了「四點半」,我們來找那位房東,見到本人,那種咄咄果然就不見了,轉為熱情,熱情地要宣傳她的房子,要我們依所有條件買單接受這棟其實裝潢得真的還蠻雅緻的透天厝,沒錯,它的確是一棟極特殊的案子,我帶著女兒,女兒的反應更好笑──不斷的驚呼,實在太漂亮、太漂亮了,比我們現在住的新家還要漂亮,叫我趕快租、趕快租。

傍晚,我進入了一段超可怕的接送趕場,因為今天卡了一個你介紹的英文家教來上課,我請哥哥下樓拿他的飯,順便把我的茶飲料拿給我,他人是下樓了,但空手,我說我的茶呢,他說啊忘記了。這就是我家的糊塗兒子。再去接妹妹回來時再次時間不足,請哥哥下樓直接車送他去,此時再度請他拿妹妹的晚餐及我的茶飲料一起下樓,他又再次空手了。我問,為何如此粗心,他竟說他是故意的,因為我都限制他不能玩手機。事實上,剛剛他一直不讓我代為保管他的手機,我早就知道他已在偷玩手機了。

這件事的結果就演變成,我請他再次上樓拿下那些東西,讓他更火更氣,氣呼呼的上車,這時候我還是得維持美好,且告訴自己「我想太多了」,要自己去相信其實兒子真的是不小心忘了拿下來,他並沒有在玩手機而是在畫畫。我不能老往壞的想,自己的孩子得自己先開始相信,對不對?事實上我也知道,其實我這個人類已自動進入了自我保護機制,跡象顯示不是那樣,我硬要自己那樣子的想、那樣子的相信,那,我才能繼續的好好的生活下去。

孩子也在今晚正式向我提出一個請求:讓他下載遊戲。他一個晚上講三次,顯然他即將開始認真抗爭了,山雨欲來風滿樓,嗅到了一整樓的肅殺之氣,一股雨腥味,而我身體的反應也很直接,那就是──濤天巨浪型的大恐慌!但表面上,在孩子面前,為了成功守住這一城,仍舊必須裝作完全淡然,告訴他,再看看,但我連這三個字,好像先瑟縮著在講著。孩子從小被教得很早熟、很敏銳,恐怕已經完全掌握我的情緒──而我也我恨自己,竟會畏懼自己的孩子。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