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過了某人,才會碰上後面更好的。想辦讀書會,中午晴草原,和信素食餐,30分鐘神奇環河

這條路,可以這麼美。秋天難得的陽光,中午已將大地弄得烘烘熱熱的,鳥兒到了中午還在啾啾叫,沿著河堤外側的路,特別的僻静,中午無車,鳥兒幾隻居然就這樣直接站到路面上唱歌,直到車子快撞上牠們才轟然起飛,仔細看,旁邊的大片草地一人都沒有,但真的是一人都沒有嗎?不,樹蔭底下,就站了這麼一個人,他怎麼來的,偎著他身旁停著的摩托車說明了一切。年約25歲至30歲,這個人手插腰,眺往廣闊的草地,發呆。他為何在這裡?他在想什麼?應該是跑業務中途偷閒,繞路來這裡放空思索一下下,如何賺更多錢,如何跳出現在的迴圈──我也曾望過像這樣的一片草地,在加拿大曾,美國曾,台北也曾,就這三個地方都曾有草地,曾有迴圈,也都跳出來了──哪一個迴圈是時間無法解開的呢。

看到這個人,就看到旁邊樹蔭又有另外一個人,女子,45至50歲,坐在石頭上打電話,她的摩托車也停在身邊。再往前看,又另外一處樹蔭,又見另外一台機車,工人提著水桶一拐一拐的走──無論他們現在正在忙什麼、擔憂什麼、盼望什麼,他們的現在,都有這麼一刻,的確都可以在這個樹蔭底下再多休息10分鐘,這是他們的小幸福,而我,一出生就有車子開,在車頂底下,冷氣是基本盤;夠隔音的空間、夠黑的玻璃又為我營造了又一層的安然,但,我的人生也因此失去了任何10分鐘,可以像他們一樣停留在這;無法像鳥兒,中午沒事做就停在路上唱歌──我有事做,唉,我永遠都有事做。

今天的新事情,是我的老友,其實再怎麼猜,都沒有料到他會跟我說,他也即將走上和我一樣的路,但願他只是杞人憂天。或許這份日記以及整個我如此大聲的存在,英雄爸爸公司,其實都是為了一些人;如同這位好友,身為男性,不怎需要安慰,更需要是直接的解決方案,解決我們所感受到的問題。然而,問題大部分都是非常心理的、無形的、多說多錯的,這就是男性的在婚姻中的痛苦所在,打不破的,使得男性一開始就被關了起來;別人還以為是他們自己關了自己,其實只是找不到地方去而已。

我想把你的善良、你的利他,發揮到更廣大的族群。年輕爸爸這個族群是我感到心弦真正被觸動的,其他領域其他族群皆有太多人在做,只有這塊領域(解年輕爸爸的苦)「沒有人在做」,我不能因為自己已經幸福,就忘了先前所看到的苦;先前我看到自己的苦,也因此看到別的爸爸的苦,這麼真實,令我流淚,然後我要懺悔,多久沒有這樣子的看著這些爸爸,流淚。甚至,你還記得,前幾天在演唱會聽到某爸爸粗里粗氣的和他兩個孩子吼話,我和你說,就是這種爸爸害我們(這些爸爸)的形象不好,但我都忘記了,需要幫助的爸爸,向來長得都是這個樣子,就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他們受到災難時根本沒有人願意幫忙,正是這種爸爸需要我的幫忙啊。

今天中午疲倦甩不掉,只能不太甘願的帶著它跟我一起出發,只想找一個地方吃飯,奇怪的是,換作是以前,只要有這種休息時間,我就會東奔西跑,繞城市一圈,但如今我想東奔西跑,最後卻只會往「你的方向」跑;明明我知道你工作的平原那邊一片瘠蕪,別說是素食,連外食的餐廳都不多,我還是被車流推向那邊,一點兒都沒有掙扎。後來來到和信醫院地下室的自助餐,難怪大家都在開素食自助餐,不只因為注重健康,而是最重度的吃素者最需要吃自助餐,開素食自助餐比開葷食的還能確保翻桌率。通常自助餐這麼多樣,總會選一道比較鹹的主菜,留一口,留到最後吃,作為完美ending。小時候的我留「滷蛋」,後來留最好吃的哪塊雞腿或牛肉,吃素之後我留的通常是豆皮或是素火腿。而今天,我點了滿滿一整盤各類的素食菜餚,將「豆皮」留在倒數第二個吃,而留最後一個吃的居然是一道看起來完全不起眼的勾芡白菜。不了解白菜為何可以勾芡得這麼香甜,那個滋味,只有豐滿,用最快速的方式讓它進到嘴底,讓它的溫熱在嘴裡爆發出來,太極美味。

人人都可以教做菜,弄出來的菜沒有這麼暴衝好吃,真希望有人教我做一道這種暴衝美味的菜。顯然今天我已出門,心還在廚房的燒菜模式,來醫院見到一個乳癌防治市集,看到壽司還有滷味,研究他們怎麼做;壽司是我下一個挑戰,打算用這道參加創意蔬食食譜甄選,孩子也喜歡吃。有的時候來和信醫院走走,會看到人生美麗畫面;這裡很多癌症患者,虛弱,有的很年輕,沒有頭髮。來到這裡就會想到,自己等一下還能自己悠然踱步的走走走出那扇自動門,離開這裡,回到人間,該是多麼的幸運;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每一天,把握每一個有愛的人。

飽餐後,來到平原找你,感覺一切不太一樣了,感覺到同事們開始幫你做你的事,開始問問題,我知道那叫做「交接」,而我自己也忙亂著自己的事,沒辦法安慰任何一部份的你。

然後下班了,我們的車子衝出平原,試著從高高低低的高架橋之中找到返回城市的路,錯過一個路口,沒有左轉,急查Google,它叫我們走了一條看起來兩倍遠的路,神奇的是,時間卻預計只需再半小時──什麼,只要半小時,就可以繞整個大市區一圈?根據地圖,這條路,會帶我們從城市的最西岸,繞過它南邊圓圓的腹底,然後從最南方往北,直直切進去最核心,這樣的走法就好像我們明明要飛加拿大,飛機卻先帶我們去南半球先繞一圈再過去,一種非常奇特的冒險感,顯然需要兩條環河高架橋接一起,才組成得了這麼神奇的一次環城之旅。城的邊陲已經沒有太多喧囂煩躁,河流一直在我們右手邊,右手邊河流的對岸也永遠都有住宅或辦公大樓的燈光,很遠,毫無威脅感;從對岸那些大樓的長相,還可約略猜出我們現在繞到哪一部位了。果然,車子如入無車之境,瘋狂的飛快的環河,然後如Google為我們設計的,又帥氣的切入城心──以後要帶哪個觀光客,就這樣走吧。

你說:「或許就是要那個錯過的路口,才能看到往後更不一樣的風景。」

往後的風景,我們在車上講個不停,你的工作,我的工作。我今天一直在講我對工作的規畫,你問,是否因為你工作正轉折,所以我急了?我沒有答,但不重要,我覺得我準備釋放了,所有的準備皆已條件具足了。我這個單親爸爸離婚後獨力帶兩個孩子,給我自己近四個月的休息期,我覺得已經準備好了,而你的工作轉折,讓我更多了一個期待的理由了。

而且我已想到一個好專案,反而可以承認,我其實是沒有路走了;因為沒路了,這次,我非得做,也非得變得更保守,打算只從眼睛所見、頭腦所感的照著做,摸著石頭往上游;家人如果不了解我為何做這個,把這個事業弄得這麼庶民,這麼淺碟市場中的小眾市場,我就要說,我是沒路走的;就像心臟病明天就來,來不及交代任何事,更別說是說服任何人任何事。

我要辦一個讀書會。是的。會這樣子想,是因為離婚後我從學習所得到的實在是太多了,奇妙的是,我並未學到任何直接解決方案,但「學習」這個動作讓自己得以轉移注意力,重建信心,時時得到滿足感、成就感。我所學到的東西並不是什麼科學知識或歷史寓言,而全是對世間尤其是人際間的是是非非的道理。事實上,也沒有人告訴我是哪些是非道理,只是先顛覆了我們判斷是非道理的那一套準則,告訴我們,那一套準則是有bug的。的確,我們之所以這麼痛苦,都是因為恨某個人(或某些人),不是嗎。而讓我們更痛苦的,不就是無法「改變」那個是非?這道理,只要輕輕的一扭,只要拔下那副紅色眼片,壞人就變了好人,壞運氣變成好運氣,所有壞的發生都變成我應該「感恩」──類似這樣的扭轉,其實,對於我想幫助的這些爸爸媽媽們,就夠了,就夠了。

就是因為錯過了某人,才會碰上後面更好的(你),碰上更好的你,建立了更好的我們,一起去幫助更多的「他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