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的苦他(她)都知道,這條路就不是我一個人在走了。健身沙丁魚,原子筆痕,滷汁秘方

今天看起來事很少,想要慢、一、點,好好體會家事的鹹鹹與甜甜。為廚房爐火旁邊的牆壁黏了兩個懸空的新架子,一個架子滾廚房紙巾,另一個放調味料等雜物,讓它們浮空,不要擺在桌上,流理台可以更清爽。它只要愈清爽,就愈和離婚前舊家那個疊得亂七八糟的廚房愈明顯的不同,清空乾爽的流理台,可以更確認現在的我已是一個不一樣的新人了。

處理妹妹運動服上的,三條原子筆劃痕。昨天兄妹兩人吵架,妹妹可能又挑釁了哥哥,哥哥衝過來,尖銳的藍原子筆劃過衣服,劃傷了衣服下面的皮膚,劃了二至三道,妹妹大哭,哥哥大吼。我告訴妹妹,你哥哥是一個容易反擊的人,請別再進行任何刺激的動作或言語;我也轉過來告訴哥哥,妹妹常做一些頑皮動作惹你,下次請試著控制暴力,你本性其實是非常好的。我這樣一說完,兩邊都沒有安慰到,兩邊都對我這個爸爸更大聲──妹妹說,明明是哥哥莫名其妙打她。哥哥說,你說我暴力我就絕對不想再聽下去任何話,我沉默著走回房間,坐在床上,閉上眼,自己檢討,必須再調整,找到更正確的溝通頻率,別讓兄妹兩人再受傷,且尚無法預估這些天天都得上演一至三次的又打又鬧又哭又吼對他們心理影響如何、是否留下什麼創傷、是否養成什麼習慣。畢竟這個家是離婚單親爸爸帶兩個孩子、只剩三個人,要站出來保護他們倆,不能再輕輕放下、無奈的等待下一次。

你幫我上網找,用酒精可以處理原子筆劃痕,所以上次你早就給我一罐酒精了。我給它塗過,原子筆痕變淡,但散開了,沒有消失,我發現這已不是傳統原子筆,墨水可能是油性的,網路上教,下一步得用「去光水」。

手機提醒我,5分鐘後和朋友約在民生社區見面,5分鐘!我還在家,還在處理原子筆痕,和朋友抱歉萬分延後半小時,今天我們進度很好,一個非常棒的網站名字最後突然蹦出來被我們接個正著,也做了分工,昨天在同事幫忙下已和爸爸夥伴拍好了第一批照片,他就是第一位主角,這批照片將緊緊跟著我們宗旨,讓大家看到新時代男人的溫柔一面。不得不再讚歎,照片真是絕妙,儘管它並非時下網紅最愛的新媒體(影片才是),但照片人人可拍,不像文字這麼難寫,希望吸引最多數的爸爸,整個的在全世界引起狂潮巨浪來顛覆男人的刻板印象。

今天健身,初體驗南港家附近的分店,才發現,南港早已不再是這個城市的邊陲,這間健身房什麼都是另一家的兩三倍,置物櫃兩三倍多,廁所兩三倍大,器材兩三倍豐富,而健身的人數更是「十倍之多」。之前聽說南港這邊有兩個族群,一群是殷勤的上班族,另一群是每天牽小孩遛狗散步的「貴族」,偶爾在咖啡廳還碰到明星夫妻,明星夫妻也大方的給我們看。今天到南港的健身中心第一次體會什麼叫生活,明明是上班時間,大教室內一大群穿著體面的媽媽們的跟著老師動作,左倒右晃,隔著大玻璃看,像極了水族箱裡的沙丁魚。我來這裡有點害羞了,這麼多人,看下去至少有一兩百人在這個場域,落地窗將室內整個照亮(先前另一家是幽暗氣氛型的),誰是誰都躲不了。我比較喜歡這裡,畢竟明亮還是比幽暗好,器材更是,在極明亮的光線下,我一撐竟就可以撐到個人破紀錄最重的,而那樣撐起來竟還是感覺很輕,不必用太多力,於是眼睛可以睜開,正視前方,而前方剛好是一面乾淨大鏡,我看別人,別人看我;踩車也踩到破紀錄的久,胸口竟沒有絞痛,心臟沒有抗議。

我和你感歎,這間南港健身房,真的是我心中最後一塊陰影了。今天走進去,把最後一塊陰影都吃掉了。你笑著問,真的是最後一塊嗎?每次我都說最後一塊,然後明天又出現了另一個最後一塊──你說,你要用強力光掃射了。

今天終於可以買到滷包。在全聯,它有賣,只有一個選項,我買了。可是這所謂的滷包,還必須自己加醬油、冰糖等,且盒子上面沒有寫比例,當我是熟練的大廚,這時候,居然遇見自己的爸媽,原來他們也來幫我買東西,媽媽特別提點記得偶爾加一點麻油、米酒來提味,於是我又加買了一大袋各種,備下週下廚用。健身後的身體,滿意的回到家,準備滷了,上網一查,查到一個看似可信的滷汁食譜,醬油和水和「沙拉油」及冰糖的比例是一比一比一比一,我照著加進去,先被眼前看到的給嚇壞了──醬油這麼多,不浪費乎?然後油又更多,使用了你提供的最好的葵花油,五分鐘後你才知道我用了這麼多油,你嘟嘴,怎沒先問你,我的確也覺得怪,炒菜的時候只用了那麼一點點油,就搞得廚師(我)滿臉都是油,衣服還有油膩味,現在卻要加更多、更多、這麼多的油!我加完後,才想到再上網「貨比三家」,看看其他食譜怎麼教滷汁,有趣的是,網路上的滷汁食譜呈現一個春秋戰國的混亂局面,什麼樣的「比例」都有。有的說醬油得是水的四倍,也有水是醬油的四倍的,的確「油」並不多見。我開始懷疑可能怎麼滷都會好吃,只要夠鹹、夠悶、夠油,而我這次做了一個很好的決定:用電鍋來滷──我要找到更輕鬆的方法,可以一邊煮飯一邊做其他事情,你稱讚:「(廚藝)就是這樣子練出來的。」

謝謝你轉寄給我看一部日本Curel廣告片,那個媽媽帶著青少年兒子,兒子每天不吃媽媽便當,對媽媽大小聲,媽媽中午含淚吞自己煮給孩子的便當。對我這種同樣是單親爸爸帶著青少年孩子來說,由於這影片講的正是我這種父母「今天現在」的「最痛的事」,所以我不但很專心看,還去看得清清楚楚這媽媽是怎麼面對這種事的──這位媽媽演員演得很好,演出一種微妙的情緒反應,她的表情顯示,她沒有氣憤到不再愛孩子,也沒有傷心到自己爆頂,而是選擇不斷的回憶,回憶孩子小時候仍然可愛的樣子,用一種無奈的懷念,來面對孩子今天的忤逆,而不是(像我這樣)驚慌得好像天要塌下來、擔憂著以後會變成什麼樣的人。重要的是,我們都想看「結局」是什麼──為什麼?我們正在火線上的,都多麼希望未來有一個好的結局(原來這一切都是暫時的,未來還是這麼美好),即便是壞的結局,也有撫慰效果(慘的又不是只有我一個),影片的最後,就故意給我「沒有結局」,結局只是,這個青少年孩子即便仍罵他媽媽,轉個身,在媽媽沒看到他的時候,他默默的看著媽媽為他所做的這些,其實「他都知道」。

「其實他都知道」這六個字,對單親爸爸或媽媽真是最大之慰,足以支撐我們度過未來10年,因為,如果「他」都知道,那這條路就不是我這個爸爸(或媽媽)一個人在走了,

晚上帶妹妹衝去第一個商場去買了兩本書和她想做勞作的英文報紙、日文報紙,點了魚和青菜,很高興看到她全都吃掉。哥哥來了,帶他們一起吃晚飯;哥哥肚子有點不舒服,帶他去看耳鼻喉科,妹妹眼睛癢,帶她去看眼科……但其實今晚還不錯的,一度哥哥又把醬油吐在妹妹制服上(昨天畫到的是運動服),他這次知道自己做錯了,竟然主動到廁所幫妹妹洗衣服,也負責了去買去光水來處理妹妹的運動服,回到家還要幫忙清除,我感覺到這個「三人團隊」開始溫暖了。回到家已經力竭,試吃下午開始悶煮的滷味,還可以,夠味道,但不確定是醬油味還是真有滷包的中藥味。我平時很好養,什麼都吃,沒有不好吃的,自己評價自己做的超級不準。挑食的妹妹吃了一口,沒說什麼,只是一直自己去開電鍋,拿電鍋蓋當盤子,又吃了好幾口,把裡面的杏鮑菇全都吃完了,本來是想留給最愛吃菇菇的你吃的,我又加碼了一包豆干,繼續滷。

就這樣,一天,我發現我沒有停下來過。我記得我做了什麼,卻不記得這些事竟可以一個一個的就這麼「填滿」一天,那個「滿」是心理上的滿,佔掉了我每一根神經,雖然不太記得和孩子做了哪些支微的事,我確定的是──每一件事我都是盡了全力在做,每一件事都是全神專注的去確保事情go smooth的,以致到了晚上總是虛脫,孩子終於去睡,我可以開始思考,卻一根腦神經都動不起來,無法支配,於是每晚都是不甘願的昏倒在床,不甘願的睡去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