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離婚後的最大禮物,就是更認識了自己。好快的早晨,兩個家多做事,回老家祝兩人生日

今早有個小小願望,孩子走出家門,我也要跟著走出去出發開始這一天。為了實現這個願望,我早了一點起床弄早餐、洗衣服,出發前洗衣機即時跳起來,火速曬完它們,弄好早餐,清理好碗盤和桌子,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已經沒時間,我還是堅持要收攝,將餐桌、地板、流理台上面全部清得乾淨至一塊水漬都看不到;床上、地上、木板上孩子沒摺的衣服、亂丟的外套,全部摺好收好,唯一的小缺點是我只能將尚未完全放涼的麻婆豆腐就這樣放進了冰箱,還比女兒更快一步衝出大門,回過頭來催她快一點。

是的,你總是叫我慢慢、慢慢的來,但當我可以「快」的時候,其實反而是在最享受的狀態。只要事情可以更快、更快、又更快,心裡的成就感就愈最大,因此我煮飯也找到了一個新努力方向——就是更快、更快、再更快……當然,也還要好吃、好吃、再更好吃。昨天三菜一湯只有現成醬料的那兩道的味道是OK的,因為是葷的,我自己沒嘗,問了小孩三次他們都說很好吃;可是另外兩道,即便我已經誤打誤撞了使用蒜頭、油、鹽巴的正確組合,但就是少了味道,不只少了一種味道,少了好多種──還說不上來到底少了什麼,像昨天中午帶女兒去吃鐵板燒的每道菜,無論是肉還是海鮮還是青菜,都是好吃到爆頂,那味道之潤口、各種味道在味蕾上跳舞,多了這麼多味道,我同樣是說不出到底是多了什麼。從前看到大火熱炒我肯定閃避怕被噴到油,現在的我應該會湊過去看看他到底放了什麼料,廚房裡面還有太多專業的事。

「持家」的快感,這兩天都有感受到。連續兩天下廚,孩子們好像感受到我的努力。他們應該知道,最可貴的不是一個已經很會煮菜的來煮飯給他們吃,而是完全一個「廚房門外漢」卻如此努力的幫他們做吃的;每次要炒菜,妹妹就搶著說她來,她幫忙!哥哥如果可以,也會出幾句話作勢指導一下──明明東西都是我做的,仍把功勞給了孩子們,讓他們感覺到這是三人一起合作的作品,難吃的話,哥哥你剛剛也有炒一段啊,那個香菇是你切的,胡蘿蔔也是你放的……大家都有一份,誰也別怪誰。這種,和孩子之間的回憶,和以前出去玩不太一樣了。這種回憶,只是「忙」,沒有「玩」,但我卻開始有一種把握了──像這樣一起生活、一起患難的「忙」回憶,比以前帶孩子去哪個難忘景點,都還要難以忘記。

只是,妹妹似乎覺得我這個離婚在家全職帶小孩的爸爸,「本來」就應該做這些事。她說:「爸爸平常都很閒啊,都在家裡。」我得讓她知道,爸比是因為同事熱心幫忙,省了很多事。像今天還是要蓋章、跑地方、和好多人聯絡啊。我也去參加社工活動,學習更多的親子教育啊。在如此繁忙中還得一天準時跑學校至少兩趟、跑補習班至少三至四趟,還要下廚又要做家事。這麼多事情……那,我今晚要去哪裡,我也就對孩子透明了當了告知了。

今晚,我要去為你慶祝生日。我們先度過愉快早上,到平原再往前一點點的山腳下,驚喜地竟有一間麥當勞,停進空蕩蕩的停車場,在這種上班時間不必排隊的麥當勞真不多見,他們亦火速做好了兩個早餐堡,我們在車上吃,吃完後去上班;你提著那個林間小路禮物,看起來真的是蠻大的禮物,但大部分都是透明盒子所限設出來的真空空間,我努力的空氣被保留在裡面了。旁邊還有一張我寫給你的手寫字,你笑,你要情書,不然就別送禮物。說到手寫字,這正是你最美的地方,那本寫滿滿的、每天的札記,才真的是我一生中得到過最美的禮物。我打算也買本冊子寫札記,幫助思考。

後來,再幫你送兩個地方,一個在德惠街,一個在中華路,幾乎從北到南穿透整個台北市以後,再從西邊的高架道路一路回到最東邊的家裡,已經精疲力盡,還在路上我就用外送App叫了一杯無糖綠茶,要自己補充體力,車到,人到,茶到,但是精神不易補充。以後發達起來,第一位請的會是司機,我發現,親自請人送過去會很有感覺,每送一樣東西,就得到兩樣禮物,LINE裡面留下的都是互相感謝與祝福的對話。人與人之間是需要親手做的,就跟手寫一樣。

回到家發呆了一下,意識到家事早就已經完全做完了,走出來的腳步變得非常的輕,剛好是中午,經過南港軟體園區,大群的上班族,我突兀的穿著白色球鞋、休閒上衣,穿過去之後,來到最愛的素食餐廳,拿了滿滿一盤,老闆娘念我怎麼拿那麼多,頗有斥責之意,吃不完怎麼辦,我跟她說,五分鐘之後你就知道答案了。

五分鐘之後,她愉快的和我再見,送我出餐廳,我開始了買禮物之旅,買了馬卡龍、貼紙製作機,還有,給自己一本札記小冊和筆,要來寫了,然後就拿蛋糕,再穿過軟體園區。

離婚後,開始擁有某一種奇妙的自我覺察力,被建立在我的skillset裡面了。一開始是因為人生碰到太痛苦,不得不停止相信自己仍是不錯的一個人,我必須得開始相信自己可能有些「毛病」,不然怎麼會這麼慘。然後,我開始去反省、分析的過程,果然看出了一些毛病,同時也看到了一些以前都不知道的小優點,是被別人讚許的,而那些讚許並不是從前那種大規模的獎勵,而是小小的、平常不會感覺到的,得如此縝密的自我覺察才能開始感覺到。至少,做一件事,沒有被罵,對方還面露笑容,就表示我應該做得還不錯,而這些做得不錯的事情,我開始了解,記下,它們就是我的強項。

步入中年,開始覺得時光匆匆且所剩不多,心臟病在空中盤旋像禿鷹,我就知道,我要順著這些小小的強項去做,最省時間,最保證成功。買了札記簿,就可以把這些強項記下,用這樣的方法,從下游一路摸石子往上游走,找到那個正確的選擇,不然我現在手上好幾個專案,不知道該做哪一個、選哪一個。

買好禮物,要去接孩子了。我有記得你提醒的,要慢慢的、慢慢的來,結果還是流了一大堆汗,為什麼這麼忙?因為什麼事都親力親為,且,因為開始有「兩個家」,你這邊,還有孩子們,因此,有些小細節,顧及孩子的感受,我要比平常人「多做」很多事──比方說今天我買了蛋糕、禮物、伴手禮,但是我故意繞回到舊家,將這些要冷藏的先交給一樓的社區秘書暫存冰箱,這樣子做,孩子就不會看到我大包小包的禮物要出門為你慶生──孩子肯定還沒有準備好,他們不再是爸爸唯一的重心。

折騰一陣子才將東西都放好,我運氣也夠好,所有的孩子都出來了,唯獨我的女兒,當她走出來,我早就什麼事都完成了,給她一個正常的爸比式大微笑,將她的小手牽回家裡。

可是妹妹很傷心,她說老師還請那個打掃打混的同學教她,明明全都是我們家妹妹在做。同學刻意特別安排妹妹去掃那排有大便的廁所,其他人只掃外面,然後兩個唯一軟的拖巴都被拿走了,同學做完了也不來幫忙。妹妹說,她今天掃到一間全都是大便的,拖巴是爛的,蠅蟲亂飛,她差點哭了。

我靜靜的聽,偶爾發言問她要不要幫她去找老師,她馬上斷然說不要不要。我就噤嘴,繼續聽。回到家,孩子的爺爺奶奶進駐新家幫忙代顧孩子,妹妹開始和奶奶聊天,奶奶說阿爸有沒有安慰妳呢,妹妹嘟嘴說爸比就只是聽,也沒有安慰。奶奶提醒妹妹,那就是安慰了啊。的確,每次讓她講,我都覺得情節極嚴重,我真的很想衝去學校和老師打小報告,不然妹妹得在那間蠅蟲亂飛、大便亂噴的廁所獨力吞淚至少一整個學期(學期還沒考期中考呢),怎麼辦呢。但我都會先問過她,而她還是反對,只能往好處想,這是給她的磨練,其他人沒有這種機會,她有。

晚上提著三大包,往你的老家去,今天你難得回老家,是因為小朋友的生日和你同一天,你決定得對,Hello Kitty的生日蛋糕糕面好熱鬧,插上四個數字的蠟燭表示兩人的生日,後面是二盒繽紛馬卡龍。禮物也買到小朋友喜歡的角落夥伴,和孩子聊天,妳不會討厭Hello Kitty吧?妳不會討厭角落夥伴吧?你和她都不解:為何會討厭。是啊,人生中為何會有討厭的公仔呢。為何我習慣性的拿這些當主題。我的經驗告訴和孩子這樣聊天這樣最能拉近距離,但誰會這樣呢。你讓我看了你小時候住的小房間。今晚的感受是,覺得它很平靜,沒有一點誇飾的喧嘩。孩子的成長其實就不到十年的關鍵時刻,只要正念居多,那麼正面的幸福也可以簡簡單單的形成。謝謝開放你生日這麼重要的一天,在一天上班疲憊後還讓我這樣的認識你;而我認識到的不只是你,還有很多可愛的家人,也認識了我自己。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