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運」須先得到愛情,好愛情自然看到好的事;認識你的大家庭,一天感動活動,回家亂又起

幾天的連假,我開始習慣了你,每次到了哪裡,就先將為我準備的所有東西拿出來一一擺好,結束時,又會把所有東西都收好,要命了,我竟然習慣了你的好,take it for granted,突然嚇醒,我用力捏自己一下,跟自己說不行,不行,怎可以?可是,我又私心的偷偷的希望繼續享受你這個好,怎麼辦?

答案就是,一直念你的恩情,一直告訴你這些話,有如囉唆碎念的老人──謝謝你,謝謝你,我歡喜到心裡。你真好,謝謝你……。我已經用盡所有文字,仍很不容易將心裡累積的感謝說個乾淨,然後今天馬上又來新的了。

今天是假期最後一天,對我們來說是這幾天的最高點。你特別安排林口會場附近飯店,讓我們一早時間很充裕,帶著小七的地瓜趕到,停到第一排的車位。今天才開頭一小時,就頗有感觸──這麼多人的場合,考驗著每個人性,雖然經事歷物,有修行,但仍可看出大家對於「位子」這件事相當在乎,主辦單位放人進場,位子用搶的,我方幾乎佔好位,但另一方也想搶位,氣氛緊張,兩方都怕搶不到好位子;有人自己感到不對勁,已在手持念珠一邊念誦。直到坐定後,對方那批人仍心裡放不下,寧可為兩個還沒到的朋友想方設法「擠」出位子,將眼前不認識的我方所佔的位子的包包幾乎打算擅自移開了。我心裡一點悲哀,這是華人社會的通病:眼前明明只剩兩個空位,腦子卻硬要變出四個位子,但所有位子都有陌生人的包包了,怎麼辦呢?腦子很容易被熟人主導意願,甚至他沒有意願時就先do him/her a favor,直接無視秩序、規矩、公德心,直接就想排擠掉眼前守規矩但不認識的陌生人,這樣的社會要怎麼管理乎?再怎麼差的位子,也只是幾排的差別,視野不會超過一兩度角,為了這個小差距,把平時文明的一面都丟一邊了。

看著轉過頭來左顧右盼的面孔,急躁且滿面油光,可是我轉念一想,那我現在的表情又是什麼?我看著他們的臉,我的眼睛,啊,我不也是在瞪著他們嗎。所以,我馬上把自己的笑容展現出來了。這才發現,位子喬來喬去,喬到最後,最倒楣的是「我」,屁股坐上去才發現這個邊角座位的椅子是破掉的,左邊的腰是空的,想到必須在這裡懸空八個小時,心就揪了,但又轉念一想,總是有人必須得坐到這個破位子,不是麼?那就讓那個人是我吧。

幾個小時坐得習慣了,趁節目進行中,摸黑去上洗手間。走回來的時候,從背影認不出我的座位,我的座位怎麼不見了,這才發現,你已經改坐在我那個破掉的座位上,怎麼拉都拉不起來──你要我坐你的好位子,爛的位子你來坐。然後,終於等到你去上洗手間,我送走了你,一秒內移坐到那個破掉的座位,把好的座位還給你;你從洗手間回來,想拉我起來,我不讓你拉,你只好坐回你的位子。

我很容易被人潮淹沒,被奇怪的人際行為逼退,你和我不同──你總是敏捷、冷靜的看著眾人,你向來都是腦筋清楚,你開心的綻開一朵大笑容,和同伴聊了起來;我在旁邊欣賞你的笑容,一邊感受這裡其他人,活動開始後,我發現,原本很緊繃的那些搶位子的,面部已經平緩,油光不見了,皺紋不見了──你說,今天帶我來認識你的大家庭。

大家庭則一起認識這個世界、人生。智者分享,他從前上台很緊張,就是因為「我」的觀念很重,我對這段很有興趣,沒錯,我也是一個不差的能力者,就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在我的心裡還蠻偉大的,每次都希望表現得更好,以不負「我」的偉大。智者為這種「我病」提供了以下解決方案──只要把我往「上」跟往「下」延伸,他就會不見。所謂往「下」延伸,就是把自己放在對方的角度為對方想,往「上」延伸,則是把自己交給了命運及天意。

命運呵,聽了一個又一個的命運故事,有時脖子不舒服了,改為抬頭往上看──看到這是一座圓形的室內體育場,圓形屋頂的正中央好高好高,圓心是一個六角形,從六角形的每一邊再往四面八方延伸,拉成一個圓弧型的穹頂,好寬,好大,蓋住整個觀眾席。我今天在這個寬大的活動所感受到的,就是──心開闊。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只須由一個特別的人,在一個有特色的領域,做下去,繼續做,全世界都可以看得到;儘管只是一個相對小型在地專案,比方說沿著海岸種樹,比方說建立新的團體,只要做了下去,都可以引發全世界的善效應。

今天一天,你把我介紹給好多你的朋友們,我的影像還出現在大螢幕上,Too good to be true。沒有比這個更好了,我心裡是這樣覺得。回來以後,你比我還高興,不斷地說,今天真的很神奇,怎麼我會出現在你面前,今天坐在你身邊了呢。Too good to be true。可是我也知道我這邊的故事,絕對不是巧合的出現在你身邊──命運,是一連串的事情的推演下來的必然結果,看起來隨興,只是因為那一連串的事情大概有幾千樣這麼多,而要兩個人碰在一起,機率等於是幾千樣再乘以幾千樣這樣的微小,所以才說命運總是神秘。不過,我可以看出,我們如此賓果命中、萬般契合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面對命運如此偶然的幾百萬分之一,我們都是已經「準備好」的人。像今早發生小車禍,前方車子不長眼睛的突然後退,嚇得我全身僵直,手還摀住耳朵,沒閃也沒按喇叭,任由前方車子撞上我。你儘管覺得我莫名其妙,但你仍馬上就解開釋懷了,也高興因為這樣子而更了解我一點,下次要怎麼幫助我──你就是這樣,你已經聚積了夠大的心量,去體恤我的奇怪,包容我的不同。只要是人類,都有矛盾處,只是還沒有跑出來而已。往往需要許多許多年,才會慢慢自己跑出來,或往往需要急難,才會突然爆發出來;跑出來以後,就像癌細胞,慢慢的不只吞噬了愛情、吞噬了婚姻,還吞噬了相關的兩個人及所有人。但我們第一天就已經如此的準備好,我猜,我們就一定可以一起「好命一輩子」。

今天活動中有三位80幾歲的老阿嬤分享,你看著看著流淚了。你說,想像有一天你也變這麼老,也想像那一天,將和裡面三個老阿嬤一樣,老公已經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我看著你,和你說,沒關係,我會在我離開你以前,完成所有可以為你做的事;圓滿了,才走的。

回程,我嚷嚷說好想吃素食自助餐,大吃一頓,你幫我找到一間位於城市南邊的合適餐廳,我一度想,在南邊,這麼遠,算了,隨便吃就好,但看到你已找到,決定讓今天繼續美好──很快的就在公園旁邊找到停車位,在門旁邊坐到最後一個位子,拿到最後一口高麗菜,也有你最愛的苦瓜,我最愛的豆乾和素火腿也都非常好吃,很滿足的離開,趁著涼風,我在想為什麼我們的運氣總是那麼好?才想到,或許,只是我們都只看到好的事。而往後一生中,我們都會只看到好的。該是多麼好啊。

離開了你,回到家,就發現剛從媽媽回來的孩子們又不大對勁了,什麼都嗆,我就知道,我這個爸爸版仙杜瑞拉,一回到家又準備被打回原型,過去兩三天我生活在完全的真空管裡,現在回到了悲慘(爸爸)人生。

家有國中生,和國中生認真就輸了,所以我暫時當沒事,一樣的嘻嘻哈哈,但我還是試著堅守我的「底線」,別想挑戰跨越。孩子繼續用各種嗆法來試探,噴了上周不知哪裡學來的那句詭異話:「你管不到我,我跟你講。」兇光再次摒射,眼神我不敢直視,我只好進入「無聲模式」,坐在他旁邊先等他心靜下、我的心靜下,並繼續無聲的提醒自己堅守、堅守,因為孩子上國中才一個多月,已成為全班最快被記滿缺點,忘了帶作業回家,忘了這個那個,災情擴大,不知如何控制;我必須打開孩子的心房,讓他知道自己的價值,讓他自己控制住,但我還沒找到方法,現在只能先堅守底線,讓他不致有太多機會接觸網路上的壞環境。

但,聰明又有歷練的孩子,早已看穿了我這個脆弱的老爸。他以高聲朗誦來終止我的寧靜,翻開一本書大聲念,但內容卻不是那本書,而是自創的,裡面包括污蔑我和生下我的人,我微笑著點頭,請他說慢一點,然後我自己溜去洗澡,想洗去一身的苦痛,但,同時,我心裡知道,他這樣做,自己心裡應該也是不舒服的。此時,我心裡又出現一條滿是落葉的路,前方就是一個又濕又暗的山洞,我告訴自己,不要就在這裡生氣,生氣太簡單了,無法幫助他、無法幫助我。我必須不生氣,乖乖的走進這個山洞,忍耐住,繼續走,只要能夠忍住,經過這條山洞,另一頭永遠都是一個美麗的小山谷,清香小花長滿處處,不會給我打折的。今晚我成功的練習此事,用自創的方式來愛自己的孩子。

因為,眼前的孩子,不是普通的孩子,再怎麼說他都是一個剛經歷父母離婚的孩子,心裡找不到出口、難以言喻心中酸苦。這過程,從小在幸福快樂家庭長大的我,從未感受過;他的一生必須比我更早開始辛苦,所以我得幫助他找到出口,一個不需要亂打亂敲也能安然走出去的出口,而那個出口肯定會有一個美麗的開滿小花的山谷迎接我們。即便每次見完媽媽後,又得重新開始一次,也不能怪他媽媽,因為連她,也是一個剛剛經歷離婚的當事人。不是嗎。這是我今晚可以在心裡發生的OS。當我的心力終於恢復,我可以回到自己的26歲、那個強大心靈的寫過一本叫《i主義》的作者,由我來照顧這些一生苦痛者。一段錯誤的13年婚姻是在讓我「結識」這些人,無論是前妻、前妻的家人、自己的兒女,安排我結識他們,然後由我來認識他們的苦,來包容與理解他們的痛,帶他們走向,那個開滿小花的山谷。

縱使,每天晚上,我都沒把握,當我最後躺上床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好到讓我可以呼呼大睡,還是壞到讓我睡不好(雖然你說我的優點就是無論多壞心情我都可以30秒睡著)?我沒把握,是因為我不知道孩子今晚(還沒過完呢)還會怎麼對我嗆,怎麼對我憤怒(或試著引發我憤怒),我也不知道我是否能安然忍住,安然過關,安然睡覺。天,我只想清清靜靜,就像和你在一起的時光那樣的清靜,這個小小的奢求,今晚,有可能成真嗎?

孩子嗆完,看我這個爸爸「冷處理」,他也跟著冷冷的,寫自己筆記本,和妹妹開始刻意窸窸窣窣,妹妹被牽著走,不知道在準備運作什麼,今晚我度得過嗎?真的度得過嗎?

許久之後,當孩子的聲音又從客廳傳來:「爸比,手機玩好了。」我就知道,我又走過去一次了。謝謝,我度過了。

謝謝他,謝謝我。

另外一個感想,這段時間,儘管有新家、新生活,但它仍然只是一個暫時的介接,孩子也隱約知道,我們應該還會有另一個新的家的容貌。或許他們也不想再期待有個怎麼穩定的家,但我和你都已經開始計畫那個容貌的真實長相。我們用一個特殊的方法,或許是一個書房、一間辦公室開始,可融合,也可分開。

才想到,我的命運真的正在改變中。不是因為離婚,而是因為你──當然,得先離婚,才會有你;有了你,運氣就變好了。原來命運這件事還蠻簡單的,首先要得到好愛情,好愛情自然吸引善好的事,看不見惡醜的事──連原本眼前那些惡醜之事,都有它善好的一面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