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殺手是外遇,但愛情的殺手往往只是小小的不舒服。香氣能量導引,Wellness成創業顯學

早上叫起床,我家向來溫柔的女兒再次發作大吼,走開啦,你有病咧,吵死了,吵屁啊……她氣呼呼的說,不用你幫我拔眼鏡了,我自己拔!她搶走我手上的吸棒,氣呼呼的走到浴室的鏡子前,折騰約一分鐘,她又回來了,「爸比,還是……你幫我拔好了……。」

我想機會教育,就說,不行,你要先和我說對不起。她大叫,不要!快點拔啦!快點!我說,你要道歉,因為你剛剛講了這麼粗魯的話。女兒說,好吧,拔完再說。

拔完眼鏡,她一溜煙跑出房間,我追在後,你要說對不起!她說,不要,卻被我瞄到她笑得一臉心虛,跟她一起飄到外面。

沒多久,餐廳又傳來狂哭聲,我跑出去,發現剛剛離開去上學的哥哥,已把妹妹昨天買的優酪乳喝掉了。妹妹很傷心。然後又發現,妹妹便當袋裡面洗好的湯匙,也被哥哥拿出來用了;哥哥為了環保堅持不用一次性餐具,卻不到廚房拿一把新的湯匙,有點故意打開妹妹便當袋將把妹妹湯匙拿出來用,而我也隱約知道為什麼哥哥今早會這樣,今天是他上國中第一次段考,壓力之大,難以言喻,我也做好我的任務,在他耳朵可能敞開、聽得進「父言」的時段,給他灌一些鼓勵的話──我說,考試只是一時,考好或考不好爸比都有信心他以後一定會更好。我讚他這次有找到學習的方法了,下次只要花這次的努力兩倍、三倍,一定可以考更好……哥哥聽了不太高興,甩頭就走,叫我閉嘴,而我也理解我還沒有找到與他溝通的頻率,應該繼續的試、繼續的找。

哥哥是在這樣情緒下,喝掉妹妹的早餐,弄髒了妹妹的湯匙,妹妹的便當袋也被哥哥的沙拉醬沾到,讓她哭到斷腸,我趕快用水沖,用吹風機烘,幫她另外泡了一杯新的美碌飲料,整個早上就是在非常之崩潰中,我忙著危機處理,連生氣的時間都沒有了;然後對於孩子們的忤逆,只能繼續找諮商老師,繼續求助於輔導室,繼續把它當作人生的學習,漸漸的,不需要你講,我也知道了,我不會再逃避這個責任。

送走孩子,再次輪到我這個單親爸爸「個人秀」,做各種家事,表演給自己看。稍晚有好幾個約,時間緊湊,今早必須動作加快,可能是因為動作加快了,曬衣服的時候,一直被掛在上頭的空衣架撞到頭,一撞,再撞,撞到我終於注意到這幾支小惡魔,抬頭訓了它們幾句,這才發現,其實我實在沒必要把濕衣服塞進已經吊在桿上的衣架裡,大可以先將衣架拿下來再將濕衣服塞進去;然後,也沒必要在塞完濕衣服後馬上依分類掛回到桿上,而可以反過來,先隨隨便便掛好上桿,從最遠的、不會撞到頭的開始一路慢慢掛到最靠近自己的,等到頭上桿子全部掛滿了衣服,再來調整衣服的間距以及有哪些衣服應該特別掛在哪裡。等我將以上的SOP看得清清楚楚了,我又發現,吊衣桿可以再下降一點點,衣架可以少一點點,夾子可以多一點點,讓我曬衣服的整段過程,更舒服。

更舒服,來自於避免不舒服。這才知道,人間每件事情,我們常用原本以為的方式,就這樣子做下去,做習慣了,更是理所當然的一直用同一種方法,反正都可以完成的。可是,做的過程中,其實有點不太舒服,頭被打到幾次,不會太痛,所以容易去容忍那個不舒服,放任讓它每天給你幾次不舒服──其實,那些不舒服都是可以避免掉的。所有的不舒服都是可以避免掉的。

避免掉不舒服,這點,我有時做得還不錯,比方說我家不裝電視,也不再看一般新聞網站,今早來到早餐店吃沙拉,沙拉被芥茉辣得莫名其妙,又不小心被我看到桌上蘋果日報,上面驚悚的照片,社會新聞,撞車,遊行,各國的,馬上就情緒低落,才突然想到,這幾年來我做足了各式各樣的調整,讓自己的心情可以平靜,避免掉不舒服──說實在,無論世界怎麼慘,無論外面離婚率多麼高,其實自己都可以活得安安好好的。我自己,和你,和我愛的家人,和朋友,其實只需要一點點的空間,就可以好好的活得安安好好的。那,我們之所以煩惱不斷,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動手去幫自己去除那些不必要的、造成小小不舒服的煩惱源,讓它們一直存在,一直敲到自己的頭,於是煩惱一直在。

我必須承認,我對你,也是充滿煩惱的。一開始我不需擔心,你熱情到每天溫暖送不完,但當我們走著走著,開始合理的謹慎,於是我的煩惱就出現了。我是願意的,我是願意的,可是單單只是意願不能成就任何事,我也試著移除這些煩惱,讓自己活在「現在」的快樂就好。就跟我在尋找和兒子的共通頻率一樣,我也還在調整我和「幸福的(有你的)家的夢想」之間的共通頻率,還需要我方再調整一下才能接上頭,讓自己不必要求往前進展,只要現在,感受,感到自己已經身在一個幸福放題吃到飽的狀態下。

不是嗎,我真的是在一個幸福放題吃到飽的狀態下,right here, right now。

這時候,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今天來見一個朋友,一個很久不見的成功創業家朋友,我們破題就在聊「Wellness」(人要過得好)。朋友謙稱自己已變回學生,正在科技以外的領域尋求更深的智慧,他聽到我離婚了,應該需要這個,我就開始聽他說了。他舉例,當自己開始感受自己情緒被外界影響而準備開始波動(比方說,被孩子惹到而即將生氣時),那,成熟的我們,要想辦法跑出另外一個內在的自己(Inner Self),先一步的和先前那個不邏輯的自己「對話」,將它壓下來,不要讓它冒出頭。

沒想到,我就這樣發現了他和你的交會處,他開始談這位作者Eckhart Tolle,我看了此拼音覺得面熟,馬上寄給你,你也很快的回答,這就是你先前給我的那本書《當下的力量》啊。我必須說,今天這位朋友更進一步說服了我,因為他切入的方式是我所熟悉的──他是工程師,從小美式教育,他說,近期開始有一批原本就學科學的人(如同他,如同我)發現科學已經沒辦法完全解釋大腦的運作。他學的這些,都是在找到人體更好的運用方式,更了解自己的身體,更了解人類的潛能。這點讓我想起另一位在遠方美國的好朋友也是熱衷於聽這類的Podcast,突然間,我覺得我好像找到了什麼。

因此,這聚會,原本只當敘舊,沒想到開創了一場全新的關係,或說,它幫我確定了「那個」我們前天才在討論的夢想。而且他等於代替你幫我做了一段今天下午要去體驗的「香氣能量導引」的簡介──當我告訴他,等一下我要去做香氣能量導引體驗,他分享他不知從哪邊看來的,精油來自於植物,而樹是比人類還要更穩定的生物,透過它的精油,人類可和它結合…..。

香氣能量導引,第三次來到這空間,開始更能體會為何你如此喜歡這裡,祥和感開始熟悉了;選擇精油,是靠感受,手在上面,感覺不到香氣,我花了一段時間才勉強察覺某處有細微的風,勉強選了一個(選到「茉莉」),再選一個(選到「檸檬」)。有趣的來了,茉莉並不香,我又從沒聞過茉莉花,無法勾起任何回憶,所以我對它的感覺沒有很好,但這支精油卻給我一種「向下」的力量,那股氣味(不到香的程度)像一個往下的手掌,不是壓著我,而是拍拍我、抑制住我,讓我穩定,好像在跟我說,放心,放心,該有自信,你是OK的。然後,另一個蓋子晃過鼻尖,聞了檸檬,那是熟悉的檸檬汁氣味,想像金黃色的檸檬,立刻感到某種輕盈,它是一股「向上」的力量,帶我飄進了陽光裡。神奇的是,這個時候,兩個蓋子同時放在鼻子前面,它們共同締造出一個特殊的新空間,讓我可以浮在「中間」,不上不下,形成了一管透明的走廊,導引我,飄到了下一個地方;那是一個新領域,不會太高,也不會太低,穩定的在那邊,很穩定的。就像下午這位朋友說的,人類正用各種方式解鎖自己的大腦,而這對精油像兩把鑰匙,兩把運作,就打開了一扇門,準確的傳導我到了某一個位置,等於讓我走出去(原本的大腦)了;只要走出去,思維就一定有一點不一樣了。今天體驗唯一有點遺憾是香氣本身總是微弱,裡面又摻雜了太多複雜的感受,過程中因為我太注意於追逐那些香氣,從香氣中整理出一個道理化為文字,以致於老師說的話我已不夠腦力去吸收,氣氛又很醉人,沒多久我覺得全身被圍繞著昏黃色的光,「躂」的彈指一聲可以立即將我睡倒。

迷糊之際,突然電話在我褲袋震動,第一通故意不接,第二通我只能說聲抱歉,接了,是女兒淒厲的哭聲,原來女兒又不想補習了。說也奇怪,這一次我果決得不得了,直接向老師請假,讓事情一切順利度過。

走出來,花了好多時間慢慢的把鞋子穿上,再慢慢地、慢慢地綁鞋帶,這時候經過四位高中男生,群群哈哈哈,討論蕃茄拉麵,我卻慢的像個老人。這時候,精油的香氣還在我的手上,只要舉起手一聞到,便會不斷被提醒剛剛的對話,重組成的記憶再一次在腦中被強化;而腦子還來不及對這些新事物排斥,因為香氣已經溺人,讓我開始覺得那是我腦中本來就存在的。

這就是我們的交會處──學習、體驗、新。要說,有哪一對,可以不浪費彼此時間,愈在一起,就愈進步,每天都在進步?對一個離婚後的單親爸爸,帶著兩個已經上國中及幾乎上國中的大齡孩子來說,或許,這樣的非世俗、非典型的愛戀模式,已經是我可以奢求的、最幸運的停泊站了。

婚姻的殺手是外遇,愛情的殺手則是小小的不舒服的累積,今晚,我將自己的不舒服,一口氣的說給你聽,在訴說的過程中,我不是我的角色,你也不是你──這就是你了不起的地方,你總能體會我所體會的,如同我也在學習體會你的體會。滾石不生苔,只要我們一直在學習,所有的不舒服都不必刻意消滅,它們可以自動蒸發到最高最遠的天邊,變成了,一道彩虹的光。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