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進步一點點,夢想一定會實現;日記送抵讀者,我老闆是誰,發薪日看2020,白晝之夜

離婚後的單親爸爸,一人困在家裡照顧孩子,一直苦思如何每天交出事業進度,像在生肉上面搓搓鹽巴醃它一樣,一小撮一小撮的灑上去,讓它開始入味,只要我將事項塞到每天時間的洪流中,每天即會有進度,至多幾個月後它就是一塊醃得好吃得不了的人間美味了。

因心臟病開始吃素,不可再嘗這樣的人間美味(肉),但我成功把好幾樣事情都成功的「搓」進我的每天了──健身的時間、孩子的時間,家事的時間,日記的時間,和你的時間,通通搓進了每天行程。向來,時間都像流沙一樣的冷血,但我已經和它取得了平衡,和它打好了契約,每天照這樣子走,沒事了。只剩事業,一定也可以搓得進去的。

一切越來越好了,這兩天讀者收到我總共13冊的《完整版日記》,告訴我,從近期日記可感覺到我越來越好了。真的嗎。我才知道,原來人是可以這樣子頭也不回地每天每天的進步的──公開自己日記的這件事本身也是一大進步,進步的人生感覺真好。無論現在在哪個層級,只要知道每天都在進步,一定可以爬到更高的層級;如果爬得不夠快,只要想辦法「進步了每天的進步」,讓進步本身又更加的進步,一定沒有跑得不夠快的,再怎麼樣的層級都一定爬的到的。

夢想的實現,來自於每天的進步──這是你對我說的。你將你自己的苦惱視為學習,認識我這個帶著孩子的單親爸爸後,你也喜悅的,將我的(更大的)苦惱同樣的視為你的學習。

也要我和你學習,從自己的苦痛中去學習。每天都進步一點點,夢想一定會實現。

日記繼續寫,我發現,讀者看到日記,往往是因為看到一些有同感的經歷,才繼續讀了下去;看到原本差異這麼大的人(我)居然也有這些如此類似的感受,而人類最大的相同處,其實是在最底層、最不堪的位置,那是我們所謂的醜惡,但何謂醜,何謂惡?那是每一個人,無論是最高領導者或是最底層暗巷寄居者,都共享的同一顆的人性。所以我的日記必須要寫得更露骨、更坦誠,是不是;我的日記必須更細節的記錄著人們最羞於公開的事實,透過如實地展現──最後,是不是,我們會原諒自己。

今天是補班日,孩子一早正常上課,我一早正常做家事,但「星期六」的名字不是白掛的,心裡仍是歡樂著的,而天上那顆無比徹底的大太陽更是支持了這個論點,我試著在早上寫文章,效率非常差。早上11點多就才開始打盹了,趴下睡過,精神還是沒有很好。週末要開始了,每天都在家裡的單親爸爸期待週末的原因,和上班族是一模一樣的──週末沒有「老闆」。

孩子就是我老闆,而且這個周末只會有一天沒有老闆(週日),去找他們媽媽了,再隔一天(週一)老闆又會回來了,這樣的設計,週末玩起來沒有罪惡感;而今天下午女兒還會被熱心同學的媽媽帶去一起看電影,我更放心了。下午終於拋下所有一切,飛車衝出來,好像開心的小鳥,遺失的太陽眼鏡也在車上找到了,戴上去,冷氣開到最強,外頭的烘熱透過前方玻璃烤著我的手臂皮膚,我就覺得這裡已經是加州了,心情也像是加州了,沿路也的確是加州的──陽光曬乾了所有濕陰的水窪,讓雜亂的河中小島,看起來都像加州沙漠旁邊的一片綠地,乾乾爽爽,風兒還在吹動,對,有風,風兒吹動路邊的黃色乾草,將五六種不同模樣的雜牌草莖全部往同一個方向,在那邊搖曳、擺動,活生生地一片,令我想大喊一聲世界真美好,然後就忽然好想和好多人感謝,感謝每一個在我忘記打左方向燈的時候還沒有按我喇叭的人,感謝在這個時候交接時段幫我暫顧孩子的爸媽,感謝帶我女兒去看電影的阿姨,還要感謝以前傷害過我的人。沒有他們,我怎能有今天這麼的晴朗,可以──去找你。

今天是發薪日,見你之前,我得先發完薪水,亦提醒我時間已來到10月。10月代表什麼意思,第四季,Q4,今年的最後。明確來說,今年是財務上給自己休息的一年,只剩下最後三個月。這幾個字要放慢的講,只剩最後三個月──讓自己聽得清清楚楚。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想抓住今年夏天的尾巴,對我來說,到了冬天,就必須上發條了,因為「2020」,這麼好聽的年份,有奧運,有各國總統大選,也是世界面臨生死關鍵,難得碰上──我有預感。

一邊準備雄壯的2020年,一邊我也在體驗著另一種生活滋味,學習在一群人短暫交會時,可以這麼輕鬆的講話、聊天、說笑,如何在一群人靜坐下來後,又可以纖細地講述自己的故事,然後把自己所經歷的一切,都變成神奇的學習來分享給眼前的人。那不是修為,而是另一種生活方式。我習慣當第一型人,有成就,有計劃,有層次感,有訓練,可是我想體驗第二型人,很隨性,很自然;一生中也會有好幾個,如果不是十幾個,真正的朋友──研究顯示這樣子的生命模式是可以延年益壽的。

謝謝你帶給我,有機的新生活。心的平和在離婚後無法馬上強求,那先求「身體的平和」──我們做義工送貨到五股等地,最後回到市區,送到這一間有機門市,她們也是創業的,創業基地不必太大空間,裡頭都是大冰箱居多,裝著各種珍奇的素食原味。這樣就夠賣了。因為,客人來這邊本來就在獵尋一些特別的東西。心裡抱著「一定會買」,只剩該買哪一個,因為外面的素食實在太少了,外面有機的東西實在太少了,店員隨便提供幾個好吃的試吃,古坑來的咖啡麥芽糖,天啊,怎麼能好吃成這樣,可是已經走遠了來不及買了。

和你在一起,我愈來愈快樂,卻也愈變愈老了──我頭髮開始掉了,我的皺紋開始多了,臉部皮膚開始糟了……我分析,可能是因為已經找到了你,放心了,放鬆了,滿足了,這下,終於可以安心的變老了,身體就放掉了堅持了。不過,才剛說完變老,下一幕就在捷運站看到一大群年輕又亢奮的沙丁魚兒,從捷運站啪啦啦的流向捷運出(海)口,他們應該是剛下班的,來參加今晚的《白晝之夜》。我們想先填肚子,每家店都大排長龍,你很機伶,找到一家外賣部分開窗口的港式點心,將它有各種的青菜全都點完,你自己吃一盒公仔麵;我們倚著大玻璃坐著,觀察各式各樣的年輕人湧爆進來找東西吃,大多是情侶──現在的情侶都不太典型。但無論什麼都會穿足了情侶對裝,我欣賞著他們著急的闖進來,氣極敗壞的問店員要等多久,然後開始排隊,沉靜下來,開始有說有笑;每一組情侶我大概都可以觀察個十分鐘,看他們為什麼笑,看他對什麼不笑……不知不覺我們的餐點叫號了,我就直接問店員,可以就在你們家門口等餐處坐著吃你們家的外帶食物嗎?服務員面有難色,我也頑皮的笑了笑,那算了。

我們今天到底來看什麼,來看的就是,黑色的光打在大地,把這塊我們白晝很熟悉的河濱與科技園區打成一片完全的不熟悉,只剩下河的對岸的信義區、101大樓等來告訴我我們仍在同一座城市。那隻巨大的白兔,河面吹上來的風搖著它的大耳朵。那株巨大的變色花朵,可以DIY創作的充氣巨蛋,紅白塑膠袋組成的抗塑小空間,都很有意思,但最有意思的卻不止展覽品,還有因為交通管制而可以隨意的坐在柏油馬路上。我自己最喜歡外星人白色鐵格燈籠,最喜歡它的白光打在原本綠色的草地,讓草地在黑夜裡又回到了某一種更鎮靜的綠色,好像在夢境的安逸,而且永遠。你讚我,為何突然變得這麼會拍照?我說,當心可以一陣子保持在溫暖的情感中,看(拍)出去的東西也會是有感覺的。這句話的白話文就是──談戀愛,拍的就美。

因為人潮,讓我們有機會從河堤的另外一出口繞出去,經過了內湖國宅社區,這裡的住民,毫不知情旁邊河堤外正在舉辦比擬跨年之夜的國際大活動,仍悠閑地過著他們的日常,孩子在社區草地跑跳;有的在家裡點亮客廳,一戶就是一家人──家裡面的歡言笑語,或惡言惡語,都被玻璃阻隔在各自的小世界,我們聽不到,就靜悄悄的經過他們全部,回到我們的世界。

今晚回到之前來過的南湖橋頭的住處──和上次感覺不一樣,才短短幾個禮拜,覺得比上次放鬆了不少,上次還沒有公開日記,上次孩子還不太知道你的存在。

每天進步一點點,夢想一定會實現,我們並不孤單,和我們一起在路上的不只我們兩人;夢想實現時,所救起來的,也不只有我們兩人。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