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直被支持,被愛,漸漸老了也不是壞消息。時間的概念,半夜組裝家具,松山文創小約會

昨晚為何精神這麼好,估計可能是上課的時候多喝了兩杯普洱,咖啡因太久沒有入注,居然精神到半夜兩點,眼前是最新到的組裝家具,太興奮想趕快把它組起來,兩百多公分高的活動衣架,打算今晚就搞定這傢伙──金屬的銅管,一直直掉到地上,匡瑯匡瑯清脆的大響,吵不醒我家熟睡的孩子,怕吵到鄰居。可是我仍固執,一手抓著銅管、一手慢慢架起兩百多公分高的支柱,直到衣架在儲藏室這樣子巍巍的矗立了起,好高,好寬,心滿意足,又看到衣架上空空的,決定繼續去拿出行李箱裡面所有衣服,全部都掛在上面。

你可以想像,昨晚兩點睡覺前的我是多麼大的滿足。你說,以後不准我這麼晚睡。我晚睡,等於罰你得一起晚睡,可是你不能晚睡啊,今早八點你就得到公司。你不能晚睡啊。

我們的人生,從來沒有像最近這麼的睡眠不足,說實在,如果我不在你眼前,你不在我心裡,我們的睡眠每天至少可以再多3小時,那麼,少睡了3小時,換來什麼?換來的是,當我們睡前,可以知道過去一天無論做了什麼事,一路都是被支持,被愛,被注意,以致可以心裡甜甜的睡著去;而隔早醒來的第一道意識,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自己今天要做什麼to-do,就先一步感覺到心裡一湧甜甜的細水,拿起手機,和你寫聲早安──已經請你用微糖了,為何還是甜成這樣呢。

可是,我跟你講,今天早上,我真的是大意了。

最近開始從剛離婚帶兩個孩子的「煮夫」身份恢復成「事業家」,一早就一頭栽進了我的英雄爸爸公司,和律師談了半小時(律師讚歎我持之以恆,竟然還在做五年前和她談過的7 Cups of Tea──她還記得),和財務交辦事,和同事夥伴交辦事,接著對爸爸們宣傳這個活動,目前A方有2人參加,B方已有近20名,已經在過聯絡話術,馬上就要開始。這是一個實驗性質的活動,我向來習慣以摸著石頭過河來做新專案,今天覺得我已找回了那種超音速的創業手感,你可以想像我的手已經在鍵盤和滑鼠之間光速的動作,結果居然還是忙了一整個早上,直到中午12點前半小時,再忙就來不及接女兒了,才趕快停止──做了多少事情,聯絡了多少人,已算不清楚。

可是我大意了,我忘記我現在仍是個單親爸爸,這個屋簷下已經沒有人當我的後援部隊,我的家事沒有任何代理人,只有自己一個人,當我想起一大堆衣服還濕濕的躺在洗衣機裡,真的崩潰了!崩潰了以後,手機一滑,差一點滑進馬桶水;我衝出房間,腳還被椅腳狠狠的撞了一下──

我都忘記,時間是會流動的,今天過了4小時,髒衣服簍子就會比4個小時前還要更滿一點;今天過了6小時,地上的灰塵就會比6小時前更多了幾倍,今天再過了8小時,孩子會餓,而且會餓了好幾次……時間的流動,讓一個單親爸爸的家事「永遠做不完」,而且一定是被硬推著走的。怎麼辦?我要來不及了,趕快檢視「災情」,發現最急的是衣服,已經三小時悶在洗衣機裡,再不曬掉它們會臭掉,其他家事可以勉強移到後面再處理。

一邊趕時間光速的晾起衣服,一邊回想──我想起以前,人生仍游刃有餘的時候,我喜歡和孩子分享《時間》的概念。時間的觀念和其他大人說,會被當成瘋子,但講給孩子聽,爸爸(我)講什麼,他們都願意聽聽看,而我也給他們一個簡單的比喻來介紹《時間》──我指著那些經過我家門前到旁邊上課的高中男女學生,他們鮮艷的橘色運動服,很好辨識。我和孩子說,這些橘色的人,就是「時間」,每天都在固定的時刻奔流經過我家的門前。我說,爸比希望你每天都跑在「時間的前面」,瞧,只要比他們都更早起來,當你出門的時候,你就是走在他們(高中生,代表時間)前面了,是不是?我和孩子說,走在時間的前面,讓時間永遠都得在後面追著我們,比我們反過來,追著時間,還要舒服太多了;所以我們最好提早出門,早到沒有任何「時間」(高中生)走在路上,到了教室也沒有任何一個同學,那就會達到最自在的境界。

中午妹妹上半天,和她小約會,松山文創,和上班族一起擠12點多的場次吃飯。女兒又給我只點烏龍麵,碗裡只有烏龍麵條和清湯;我這個老爸再次為了她多點了兩片炸白身魚,打開了裹皮,拿出裡面白色魚肉,送進孩子的嘴巴,看她願意吃,我就很高興的繼續一口一口的餵她吃完,只差青菜就完整了營養──由於我還沒找到我可以吃的,來第二攤,找到了青菜,將娃娃菜逼女兒吃了,看到她開始喝湯,挑食的她竟開始吃湯裡香菇,我連忙停筷,留下了所有香菇,看著她把香菇全都吃掉。我覺得滿足,不確定是因為自己真的有吃飽,還是看到女兒吃了這麼多。

而那是小約會才剛開始而已,最後,我們總共提了三袋回家,沒買到半本書,但買了兩盒冰蕃薯,明天早餐(明天單親爸爸的廚房部門要首次開工了)還有一本年曆,一套模型,兩杯茶飲料,還有一只妹妹要裝補習用具的手提袋,哦,還有一份蘋果派。真像是小約會。滿足,但這種幸福感是有點審慎的幸福,總覺得後面還有「什麼」要等著去挑戰我們,我隨便想就可以想出兩三點,叫我怎麼能放心的幸福?妹妹聽見我在聽寫以上字句到手機作筆記,她聽見「審慎的幸福」,問我,爸比,什麼是「審慎的幸福」?我沒有回答。

那個蘋果派,其實是我想吃的,但妹妹說要留給她哥哥吃。我很歡喜。這蘋果派很漂亮,表面鬆鬆蓬蓬的,醃漬果肉插滿了餡心,旁邊的餅緣像藝術雕塑,妹妹拿出家裡的純白小碟子,將蘋果派放在上面,再將盤子放在我們IKEA木櫃裡,拿她的手機開始拍攝,好漂亮的照片拍出來。她興奮的叫我看,爸比來看,有沒有拍得「和哥哥一樣漂亮」呢?我聽了有點難過,跟妹妹說,其實妳已經拍得比哥哥漂亮了,兩個人風格不同,各有各的美法,但,妹妹就是聽不懂這個,像哥哥在他書桌面前用剪紙貼著一張可愛的「減肥中,晚上不要吃澱粉」,隔天,妹妹牆上跟著貼一個「太肥了,減肥任務執行中」,和哥哥一樣的剪紙風格,一樣貼的歪歪的,一樣的膠帶。我說,妹妹這麼瘦,要減什麼肥?妹妹說,我體重還好,可是身高比較矮,所以應該就比較胖,(因此)需要減肥──我莞爾。

你說,兩個孩子,一個人喜歡狗,一個人喜歡貓,兩個人都喜歡畫畫,也都喜歡拍照。其實,孩子的興趣和你很像,反而是我在你們之中顯得格格不入。你說,沒關係,有一天,我負責在旁邊記錄就好,就像我現在在記錄我們兩人一樣。嗯,我喜歡這個工作──曾聽人家說,孩子經歷父母離婚,是無奈,但最後可以享有別的孩子的「兩倍的愛」。以前我聽了覺得這個是「硬拗」,如今我好像開始認同了。

昨天深夜組裝完成活動衣架,今天繼續進行其他,添購了一個四層置物櫃,把陽台的空間都利用完善不浪費;再聽你建議,買了一個簡便活動曬衣架,需要時可以放在儲藏室內開除濕機將衣服烘乾。我覺得都是你當初那句話──從六十坪的舊家,搬到三十坪的新家,只會失落,哪有什麼好期待?你卻說,不,新家這麼小,反而讓我們有機會成為收納達人,於是,今天,我們真的成了收納達人了。孩子喜歡新家,認同我們收納得很成功──你就是這麼正面的看事情的,所有的壞消息,全都是機會、機會、機會。

如此正面的你,是時間的實踐者,工作能力超強,但在多年前的感情你卻被當作工具人;你願投入,你願等待,你給予最大的寬容,還有寬限。所以,當你突然給我一個時限,我就已經理解了,你不希望在我身上再發生一次以前所發生的事情,但你不知道的是,這一次,你將被當作寶貝──because you deserve it。這一次,你不會再浪費任何一秒鐘的青春,我和你,已經一起站到了時間的前面;只要一直被支持,被愛,漸漸老了,不再青春了,這件事,全都是好的消息,全都是新的機會。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