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先忽視小惡魔,人人最後都是我的小天使。逃不掉的健身,中午開會,學霸阿媽,雨中接你

確定了嗎?確定,硝化甘油舌下錠已放妥,OK,都準備好了,我踩上腳踏車,開始健身。為什麼最近健身在時間上總比以前還要更慌忙,像今天,已剩不到半個小時了。以前我趁上班前來健身也不會像今天這麼緊張啊,才知道,原來「家事」是比上班更緊張的工作。我這個新科單親爸爸,每天都要做家事,而家事不可能委任任何其他人,且每天「行程」是遲到一分鐘都不行,因為它不是自己的事,而是孩子的事;孩子其實是比老闆還要更大的老闆(笑)。

心臟問題是這樣,報告來了,檢查報告說我的左前降支血管阻塞了四分之一,評語是「極輕微阻塞」,而其他兩條動脈,報告裡連提都沒提。等了兩個禮拜的報告,就只有這麼一點資訊,原本好消息的,卻哪裡怪怪的。因為這幾天我仍偶爾感受心絞痛,放射到手臂,下巴痠痠的,喉頭梗梗的,總要有個解釋吧?昨天女兒在美食街要和我賽跑,像這種不對的時刻又沒有準備好的心情下,一跑起來就會不舒服,叫停。

我不斷的用你的建議,慢。慢慢地上,慢慢地做,其實也是因為自己不太舒服。瑜珈教室晚開了,那些做瑜珈的女學員或站或坐的佔住我身旁其他重訓器材,亦對我現在做的這個器材虎視眈眈。我不理她們,做我的訓練,看著重量,一直在想,是否不應該再加重了?但我總是勇敢的加上去了──健身這件事,是急不來,而且跑不掉的,只能不斷地調整自己,因為,唯一能夠走出來的方式,就是靠自己的肌肉把該做的15下都做完,就得救了。像是仰臥起坐,規定就是要這麼多下,就算再累,哪裡也不能去,只能仰賴我腹部的肌肉,只有靠「它」才能「完成任務」,完成之後才能走出去;如果肌肉沒力了,就得想辦法在腹部某處另外再找一塊可用的肌肉來施力。中間的肌肉不行了,就去左上角、右下角的角落去找到這麼一小塊肌,靠它把整個身體拉起來,一下、兩下,三下,將該做的老老實實的做完了,才算是走完健身流程;如果急了,想硬來,想pump up,就絕對走不出來。

今天到內湖、以前的辦公室附近的餐廳,感覺特好,一桌夥伴,我是唯一認識所有人的——和我一起辦活動的資深辛苦爸爸、願贊助我們此專案的神秘人爸爸、從前就認識了大作家兼主持人、做事明快俐落的我的同事,這幾位共聚一堂,即將產生一個了不起的頻道,掛在英雄爸爸公司下面。感想和上次一樣,離婚陰影下,我需要被推動,才會動;今天剛好回到以前辦公室附近,錯覺彷彿回到了經營公司的日子,餐廳的茶香素拌麵特別好吃。

電影裡面描寫的熟練職人,工作做得順暢又帥氣俐落。我覺得我已經接近了。從內湖回來,做了好多好多事,扛了兩箱各式各樣新家具上樓,瞬間就把它們全部消化掉,所有新東西都歸位,其中有一個五層的廚房層板,被我瞬間組好三層,左右手同時轉動桿子,很帥氣的,要不是要留給孩子做,讓孩子體驗,剩下兩層我其實可以輕鬆完成。可是我又發現,當我以光速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那個光速會跑這麼快的原因,如果是因為我緊張,我擔心,我急著要完成?那麼,我心中就永遠無法做不出電影裡那種帥氣自在,因為自在也是帥氣的一環不是嗎。趕著出門的我,一點也不自在,慌慌張張的,為了搶一個紅燈,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盤,其實只要等七十幾秒,卻就生氣了。這時候你的聲音在我心裡響起:慢慢,要慢慢。於是,我慢下來。當我慢下來,七十幾秒的紅綠燈一轉眼就結束。後來我也順利找到車位。

校門口接妹妹,我和她以前一位同班同學的阿媽聊天,這阿媽也和我一樣,天天帶孫女來上課,駝背的她還幫孫女揹好補習班的包包,親切的和其他家長(包括我)打招呼。這位同學是班上的學霸,曾聽過她以英文對話,驚為天人,發音非常好,像外國人。我對這位阿媽稱讚,您孫女的英文說得超好,阿媽謙虛的說,哎呀,她就是比較早開始練習,從頭到尾都是同一間補習班。我意外的是,阿媽居然知道我,她說,我可以自己教(英文)啊;突然覺得這個阿媽的腦筋好清楚,我也大受鼓舞,因為聽說這位同學的家裡也是單親的,單親也可以將孩子教得這麼好。但,當我轉述給我家妹妹聽的時候,妹妹很生氣。她說她不理我了!她說她的英文也很好呀!我連忙說,是很好啊。妹妹繼續拗脾氣,碰到什麼都說,好醜,醜死了,爛死了,所有東西她都罵,對自己的書桌大發脾氣。此時,聽著外面的雨聲,我懂了,妹妹其實是在吸引我的注意不是嗎。而我跟著她的胡鬧而緊張起來、腎上腺素、心臟亂跳,然後打算用和緩的語氣叫她這麼一輛激動的馬車趕快踩煞車停下來,來平息我的緊張之心?這麼疾駛的馬車哪可能突然停下,這麼極頂的暴怒哪可能瞬間澆熄?所以,我只能在失控的馬車上繼續慌張著急,而馬車繼續的狂叫……。是,我懂了,懂了之後,我進入沉默。

妹妹看我默默了,第一個反應是開始摔東西,發出極大響聲,但我仍沉默。過了一會兒,我默默地帶她出門,仍然不說話──我先保住自己的身體,保護好自己的心臟,才有他們(孩子)的未來;若自己沒保住,他們也沒有未來。

這是妹妹的「小惡魔」模式,真的讓人崩潰,但,我靜默之後,妹妹的「小天使」就出來了──哥哥也是。

今天開始,我家的國中生每天都要在學校加課留晚。嗯,我小時候的國中、那個美好的回憶就是這模樣,令我感到安心也願意幫他暫停其他地方的補習,全心參與這間升學學校的一切。哥哥放學後,帶著妹妹,又是我們三人小約會時刻。我想帶他們去花市。後來你幫我查過,花市沒人開到這麼晚的,於是我們又改去IKEA。傍晚雨停了,雲盡情地散開,經過我家老家的白色大樓,發現它居然開始「長黑斑」了。白色的牆面,一塊一塊的,看起來像皮膚癌;我知道它已垂垂老矣,但是不是已經準備和我說再見了?出國後,原本以為永別你了,忘記你了。沒想到,如今你還在身邊而且看著我,看著繞了一圈的我,看著繞了一圈而且殘破不堪的我。

週五晚上,明天放假,特別輕鬆。IKEA最近有些銅板價小物,一片鏡子20元,一塊地毯25元,一個時鐘才30元,我們原本打算買了,但看到更漂亮的鏡子、地毯、時鐘就又把它放下來,換另一個貴得多的,乖乖接受商業的策略的計謀的陷害,然後還心滿意足的,覺得我們的已經很滿意的新家又會再更滿意一點了,帶他們去吃晚餐,回來的時候雨下的讓整個世界黑壓壓的一片。

到了晚上,我終於等到了孩子的「小天使」時刻,妹妹幫我組裝那個廚房的五層板,她身高不夠,站在椅上還是不夠,又墊了幾本書,站上去幫爸比我鎖螺絲。不過到了最上面一層,再也鎖不進去,我聳聳肩說可能是暇疵品,妹妹卻繼續的試、繼續的試──這精神很令人感動。

哥哥也有「小天使」時刻,午夜十二點多,哥哥幫我把今天組裝的所有家具所產生出來的紙箱和塑膠袋等,拖到B1去丟掉,但他的「小惡魔」隨後就來,站得遠遠的,我請他再來幫我處理垃圾分類,他氣呼呼的說他不想幫我。

為何會到十二點。是我自己,蠻堅持要把所有家具都組完,還把它們全都丟掉、整理好,把衣服都洗好、曬好,半夜還在掃地,這堅持也讓我心境達到一種安心安祥,穩定。

重點來了,今晚,你好可憐,你今天忙爆,於是早上忘了雨傘,傍晚又忘了錢包,認真的你還是把自己送來上課了,然後稍晚打算只靠一張悠遊卡搭車回家,所以我來了,應該不過分吧。這麼慘的一天,我說什麼都要來幫你了。

有時候,再多的準備,都不如一次意外的機會。機會就在「今天」。孩子和我已經回家了,竟看到爸比我急著又要再出門,急著去找你,孩子也看出來了,這麼晚突然間出門,不尋常的舉動,孩子還是緊追不捨的問了。去和誰?去哪裡?什麼時候回來?我沒有說話。但沒有說話就表示已經默認了。默認了你的存在。我覺得,或許孩子知道的已經夠多,只是他們不說,於是,空氣裡就飄著一種平和的氣氛(而不是憤怒、不解、恐懼)。只要我們靜默,靜靜的相信我倆自己,孩子們,某一天都會變成我們的小天使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