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生勝利組成了唯一信仰,人生也不會太快樂。成績好、世界觀、家乾淨有何用。超巨大彩虹

小時候不了解大人為什麼將那種大堆頭書一整排放在書櫃,從來不翻、從來不看。可是現在,我好想要有這麼一個書櫃了。這個想望,竟比我新家的新廚房的「開張日」還要更急迫──我的藏書已帶來新家,但好希望它們能被漂亮的擺上某個書櫃,然後再放上一套《完整版日記》,因為書本就代表了我,把我的書放在家裡的某處,這個家才像是「我」的家。

目前那些書都不在我房間,而在幾步遠的儲藏室,那樣的距離剛剛好,平常看不到它們,但知道它們被安全的保存在那,好像我的過去,無論做什麼事,都會被安全的存放著,等待某天再回來。如果這些是擺在我每天看得到的地方,就變成綁手綁腳的了。現在我房間一片白色家具,什麼過去都沒有了,只有明天,只有未來,未來等著我倆去創造。我想保留這塊最後的「保留地」、這片純白色──但這樣就更沒有地方可以弄一個書櫃來裝我所有的藏書和日記了。

寫這些是想和你解釋,為何今早我一直在和你鬧著何時可以搬到一整面牆的夢想書櫃,我也很快的瞭解,沒這麼快。沒這麼快。

我對自己今早使用時間的方式很不滿意,已近中午12:00,心裡敲鐘,竟然還在家,因為我又在整理儲藏室了,這次剛好順便找到一幅幾個月前去美國買的、可用白板筆在上面畫畫的世界地圖,打算將它貼上儲藏室牆壁。我覺得我幾乎是用憤怒的心情來貼這張世界地圖的。幾個月前在美國看到它,馬上買下,本來要帶回台灣給孩子,但後來根本就沒有拿出來。一般的孩子都會喜歡外國,喜歡新奇的事物,但我家的孩子從小被教導不喜歡美國加拿大,我怕拿出這幅世界地圖,孩子並不會開心。

但我開始轉念了。嗯,竟然連我這個「世界觀的忠實擁護者」都可以轉念了。當我今天忿忿的貼上世界地圖,我就一邊想,為什麼我把「世界觀」當作一個宗教在信仰?為什麼我如此執著一定要「走向全世界」?看,我已經這麼努力的把這超大張的世界地圖攤開,努力的貼到牆上,但,仍不小心貼得有點斜了,加上它製圖故意讓左右兩邊的地圖歪向左上右上兩角(營造地球是圓的FU),所以讓美國、加拿大的所在地的那個北美洲又「更斜了」──好像,在我們家,這個世界就是得傾斜了一邊,那我為何還要堅持著「信仰」著全球觀呢。

然後我又花了很多時間上網找,終於找到了儲藏室空間的最佳利用方式,就是一個,可以升高至高達230公分的超高活動衣架,放在儲藏室裡吊掛厚重的外套,也幫孩子買了兩只放書包的櫃子。從前在舊家,孩子什麼都亂丟,衣服丟,外套丟,襪子丟,吃完的食物都不收;離婚後我們搬到新家,如今新家已經維持著乾乾淨淨一陣子了,他們現在書包都要放對地方,外套也不能隨隨便便掛在餐椅上了──孩子可能會覺得這個爸爸開始變成家事魔人,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我會變得如此執著,好像信仰世界觀一樣,開始信仰一種「家裡一定要整齊乾淨」。今天好多時間花在找到這些新的收納用的家具,還在網路上比價,比到最後,依然選擇稍微貴一點的、但是24小時就可以送達的,這樣,24小時以後家裡就會更整齊乾淨了。

你一直看著我做這些,提醒我慢一點,再慢一點;然後嘟嘴說我又忘了用Shopback。你說,等到孩子長大以後某一天,才會看到爸爸這段時間身為單親爸爸一個人安內攘外的辛苦,我卻心想,這些事都不值得讓他們感到什麼,只要瞭解我辛苦的愛著他們就夠了。

我發現,可能是今天都沒有到外面辛苦見人,所以到了午后,精神還是非常非常好,大腦的鮮嫩度大約就像未開封的新鮮花椰菜。

這時候,外面開始下大雨了,下得好崩潰,滴滴答答的聲音竟然刺耳且嚇人,但,無論如何我都要出去走走。於是,為了吃素菜,我再次開車來到書店樓下,精神大好,吃完後留在原處,猛寫了一段文案。每一次帶著沉重電腦來找個地方坐一坐,就是在求這個僅僅10分鐘的高效率時刻,能得到10分鐘坐下來好好的敲一場,就算賺到了。

開車回家路上,看到一條彩虹,隱隱約約的,掛在剛下過雨的烏雲裡,非常暗沉。此時剛好高架橋也開始塞車;你也淡淡的說,這淡淡的彩虹就是希望我趁塞車的時候慢慢欣賞,慢一點,別這麼緊張,才這麼不明顯;塞車過去之後,突然間前方豁然開朗,然後,嘩,我驚呼,彩虹怎麼變得這麼大了!它變得好清楚,七個顏色分分明明的,一端在東湖那邊,跨過基隆河,再落下到南港的新地區;從舊的社區,到新開發地,高度比兩棟101都要高,這麼一個超大型的彩虹,讓車流速變得很慢很慢,前方車輛一下歪左一下歪右,我懷疑這些駕駛是否都正在拍照!才想起剛剛橋上那兩起車禍,是否都是因為看彩虹呢?真是邪惡的彩虹啊,是不是。我急著把剛剛買的小飲料以及「我自己」送到這間學校。

剛剛的大雨,校門旁一棵台灣欒樹,灑下了一大片碎小花瓣,全是金黃色的,好美,成放射狀的密密的鋪在人行磚道上。我準時的出現在我家妹妹面前,她放學了很開心,經過黃色小花兒毯,額頭上兩顆清澈的汗水滴──其實我本來不知道這是什麼樹,是你幫我查的。

家有國中生,我看到,開學三星期,孩子一習慣了新環境,就開始午休秩序被記點,該訂簽的忘了訂,反怪是我這個家長沒簽名。孩子說,他想爛給我看。我心裡想,這說明了為什麼他今天回來就很嗆,鞋子不收好還叫我拿。不過,國中生不能這樣溝通,我深吸一口氣,後退一步,默默出門去接另個孩子,想放下但心裡卻一直放不下。難過的是,一個班總有落後的孩子,如果不念書,如果態度就是放給你爛,如果覺得都是別人的錯,如果從小就被教導不須將任何權威規則放在眼裡,加上看清了父母離婚時各種言語衝擊,親眼目睹警察來到自己身邊,那,那個落後的,若不是我們家孩子,又會是誰?一切的果,總有原因,我擔心我們家孩子在這個一路走向破碎的家裡所受過的「訓練」,已經具足。或許我不該急,想像我種下種子,不求善意回饋的繼續和他諄諄教誨,不要看他眼神,不要消化那些攻擊言語,繼續的和他說話、和他說話。有一天,高中的某天,他會醒來,讓我終於感動而且放心。看來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但是,有沒有更聰明的方法呢?

果然,你又建議了我一個更超脫的、更聰明的方法,你說,我必須堅定的支持孩子,無論如何都要站在他這邊,結果將會不同。愛就是所有一切的解答。我佩服你。但因為天機不可洩露,我就不在這裡寫什麼了(請見後面日記)。但我要謝謝你。今晚,你去和好閨蜜Girls’ Night,看到你開心,我就放心的先睡了。

或許我應該整個放心。當人生勝利組成為唯一信仰,人生也不會太快樂。我已是人生勝利組,現在是我要來學,學會如何讓孩子「不一定要學我」,學會:如何比我更快樂。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