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萬物的運行,是在救人類世界的荒唐。帶孩子看綠保電影大成功,後院改成農場?綠保市集

為什麼你,喜歡雨?

先反過來問自己,為什麼,我,不喜歡雨。北方之國叫做溫哥華的城市,就是非常善於下雨的;初抵達時和它的雨水不熟,因為沒有一天下雨。路邊處處大片草地,不用雨水也已是新鮮的綠色,空氣中總是剛割完草的香味,時時刻刻都那麼香,那個夏天,太陽每天高掛到晚上10點打烊,而總是要等到開學日,溫哥華著名的雨季才開始,一路下到隔年的暑假──至少我去的那一年是這樣。從此以後,下雨,就和上學的感覺連在一起;而上學,又和某種陌生的恐懼連在一起,在那裡上學不再只有自己把書讀好,而是和朋友相處好。我一直沒有很多朋友。

臉書上一位學霸朋友,為了孩子繳交一份一萬多字的自學報告書,上次在信義區美式早餐店巧遇她,看她帶著孩子,體悟到一個人生真理:無論我們當年多麼會唸書、多麼燦爛前途,當人一進入40歲,無論是學霸還是誰,全都一樣把寶貴的青春貢獻到自己孩子身上了。這就是華人父母人生要走的必然道路——讓華人的職業生涯比其他文化都要短,卻因為家族圓滿而更容易做到某種表面上的成功(比方說學歷很好,比方說錢賺很多)。當然,我開始檢視(然後懷疑)這種「貢獻青春給自己孩子」的行為,是因為我這方面沒有做得很好。是,我開始找出路了。開始找理由了。開始找台階下了。

來到今日主題:「綠保」,這是比環保又更新潮的概念,比有機又還更進一步的理想世界。我想起來了,我所擔心的孩子,不只一次提醒我,別再拿超商的一次性餐具──這樣的環保概念,完全不在我給他的教育計劃裡面;我一度不重視這些,直至遇見善良的你,始瞭解這些事背後的意義,更偵覺這些事情(綠保)目前其實還算在啟蒙階段,那麼,現在趕快給孩子更多的綠保概念,等於讓他們早別人更多的去參與那個趨勢,和小時候就教他們打網球、以後或許變網球國手一樣,等於把一個很厲害的自學計劃置入性的安插在這一位向來不希望他爸比插手任何事務的孩子的心裡。

前天帶回來的12顆有機蘋果,孩子和我一起吃完了,今早繼續我們的探索──孩子們算乖的,兩人心中其實早就有想看的電影(妹妹想看《天氣之子》,哥哥想看《朵拉》,這兩部我也都想看),但,今天早上我給他們的唯一選擇就是《我家的開心農場》,早場,他們願意;今天的雨下這麼大,天都是黑的,他們願意。

我先請他們到信義區吃美式早餐,再去你幫我找到的信義威秀場次;我和他們聊到,這區以前叫華納威秀,是多少當今中年人當年年輕的回憶,約會、同學聚,而我則是國外回來必走的一個景點。然後我們就進電影院。

我仔細看,孩子的眼睛,看到孩子的眼睛一直到電影結束前都是明亮的,覺得安心了,他們不會覺得這個難得的早上是個無趣的早上。而對我來說,這次是第二次看,除看到更多細節外,漾出更多其他想法──那個Alan York,離世之前在想什麼?又痛又虛弱的,他是否緊緊的抓住那個近期記憶,那個他協助建立的完整生態平衡農場,自己是裡面一份子──不是團隊一份子,是土壤的;好像地球在千億顆銀河行星中的一粟。看完後我去查了一下網站,發現他們寫Alan York和我的猜想不謀而合:「(Alan) lives on amongst that which he created harmony for… the rich beautiful soil。」雖然死了,卻(和其他所有生命一樣)又生了,生在那one chunk of soil裡頭。就因為這樣,這時候,他個人是不是很成功,理念是不是被接納,或這個農場主人是否真的感謝他……這些人世糾結,好像也都不重要了。

我的人生到了這階段,充滿末世感,你介紹的這部片,在今天這個又厚又稠的陰雨一日,雨的潮濕,空氣中反而盈滿大自然的原始,微微的涼風,帶來了平靜。

平靜,讓我突破——突破之後全是好消息。顯然今早的選片是一支全壘打:看完之後,孩子說,電影很好看。哥哥說,難得有一支紀錄片是他看了不會想睡覺的;妹妹對我的點子大笑──將家裡後面的院子改造成迷你農場,把硬梆梆的土地,利用生物多樣性,帶來各種專業的專家們……(我學電影旁白口氣)。這個道理放諸世間很多的事,皆有鼓舞,像,覺得今天後半段要麻煩自己爸爸媽媽照顧小孩很辛苦。但是,沒關係的。我發現這也是完美的生態平衡。爸爸媽媽因為這個原因可以很自然地照顧孫子,雖然很辛苦,可是人類就是從辛苦中去得到成就感、得到活下去的熱情。要說是他們照顧孫子,其實也是孫子在照顧他們呢。

思考萬物的運行,不是要救萬物,而是來救人類世界的荒唐。當年智者來做有機,然後是綠保,其實和本身並無最直接的關連。但,卻因為這些志業,讓「其他人」有了參與的切入點,因為這些不只更容易懂,而且更相較於已經幾千年的禪佛之學,這些新概念反而讓人感到新鮮,而人類本來就喜歡前瞻的、未來的觀念。一般是年輕人率先接受這種觀念,就像前衛音樂如RAP當年都是年輕人先接受才有幾十年後的繁盛,但,因為智者的推廣,我看到,電影院裡有一批來看電影的,居然是老媽媽、歐巴桑。

剛好下午就有一個綠保市集,在關渡的大草皮。別忘了,這是一個,我們已經約好在未來以涼鞋相見的地點。今天這裡擺滿白色的帳蓬,園遊會的FU;農友們前一天上來,帶著他們的作品;你也給了一個明確的目標,來這裡就是每一攤都要買,要謝謝他們。每組農友配上幾個義工,義工幫忙大聲賣,農友嚅嚅說故事,不是在說他們「少」了什麼變有機,而是「多」了什麼,多的都是保育類動物。說起動物,照片都是可愛的,在聽眾的「哇」聲中,故事就好說了,這是一種特別的新購物模式,餐桌上的有機食物進一步都迪士尼化了(迪士尼不都是可愛動物嗎)。我們在亂雨當中做這件事,帳蓬前比較多人踩過的草地,待我的布鞋再踩上去就馬上陷了下去。你是小編,戰利品最豐,我們買完,也把心給加得滿滿的。

站在這裡,沒有太多的葷肉感,就是淨淨清清的。那個在營隊有上台過的農家女孩,也在其中,還記得她說她在徵婚,沒人敢娶這樣子在田裡工作的肌肉姑娘,今天看到她,和其他女性長輩跑來台北,那恬適的眼神就像已半百的歐巴桑,只注意天色的變化(會不會影響她的作物),不在乎塵世的浮華了。

不過,我的心臟需要像你學習,那種不管塵世如何都可以同樣的恬適,不然可能走不遠了。下午我坐在店裡,敲著文章,我覺得只要不是在家的環境,我就壓力極大,莫名其妙的;但我又喜歡這種壓力,吵雜的人生,複雜交錯的眼神,給我動力寫得更起勁,但我心臟能不能?晚上是我更愛的場域,與長官們和一群香港工作朋友一起吃「祥和」素食餐廳,米其林級,極頂好吃,我很高興開始吃素食而讓開發味蕾全心體驗(下次分享),觀察看聽這些朋友的互動。

嶄新的人生,綠保、素食,沒有減,只有加;原來這些都不是在保護環境,而在加料我們貧脊的人生─—思考萬物的運行,來救人類世界的荒唐。到底是我救了你,還是你救了我,在這時候,已經是毫無疑問的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索取《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