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開始喜歡晴天也喜歡雨天,就真的歡喜了。早出門晚回家,一秒變英雄,第三隻眼睛

這幾天一直想在臉書上寫幾句話給朋友,告知一下我最近的人生狀態,但我盯著臉書那個框,就是──寫不出來;它明明已cue我可以寫些譬如「你在想些什麼?」「你最近做了什麼?」但我就是很有障礙──說來實在弔詭,臉書明明就是我最愛的爆紅網站經典案例,自2000年代起我就是這種現象(那時候叫做「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的鐵粉,當年Mr. 6部落格就是一直寫這個,然後臉書真的仰賴設計朋友傳朋友,就造成了「一傳十、十傳萬」來爆紅了。我才知道為什麼十年前的2009年我會成功開出一間社群操作公司,因為我根本就是這個現象的粉絲嘛,難怪可以這麼努力的把它當神蹟、當人間最高真理這樣的去推廣它(當年的我一定滿臉都是魅力吧)。也因為身為這個現象的粉絲,加入臉書比誰都早,擁有一個近50萬人的粉絲團,卻從來不經營自己個人的臉書帳號;一度我還刻意unfriend所有在2006年後才認識的新朋友,直到只剩下社會學家所說的130位(沒有臉書的社會,每人平均實際朋友數為130位),而這群被我unfriend的新朋友有些還是在網路上最提攜我的────回想為何我要unfriend這些朋友,只是因為我對網路那八卦流傳、以訛傳訛如此的厭煩,才自砍掉不知多少的緣份。

這麼喜歡臉書,公司也靠臉書賺錢,自己卻沒在經營自己的臉書帳號?平常隨便寫就2000字,面對自己200位臉書朋友卻一句也寫不出來,到底是為什麼?寫不出來,就算了,寫公開日記就好了,也算是類似的功用了。公開日記至今已寫了一星期,你「恭喜」我,說現在我已經「表裡一致」─—從2019年9月10日(上星期二)起,我就只剩一套日記,而不是像以前一樣,每天寫好幾套:網路發表一篇2000字的部落格文,當天其實還要寫一套2000字的日記私藏。以後,我就只剩一套日記了。

將私密的日記給公開,還真的不難;把自己揭露成那樣子,好像只需要第一篇。第一篇脫了衣服,第二篇就願意繼續維持沒穿衣服的狀態(比喻)。回想起來,我所言所行,我所出的書,為何我可以這樣出,就是因為我有一種很想要表裡一致的慾望,想要脫衣服的慾望,脫下人世凡塵的那件枷鎖,因為它已不是在保護我,而令我全身都是厚厚的積塵(所以叫凡塵嗎),透不過氣了。每天只寫一套日記,完成「表裡合一」之後,下一步就是「回溯」,讓讀者慢慢接受我過往27年多的(從16歲開始寫的)大量日記。我已經印刷出來,沒有ISBN,這是人生志業,我已完成一半(印出);今天收到一位讀者來信索取日記完整版,你再次給了很好的建議,將儘快回覆細節──還有一百套紙本日記要送出去呢。

經過一個周末,身心正舒暢著,這就是充電的效果。今天挑戰「早出門、晚回家」,獨自照顧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周一早上應該要是最忙的,家事要做完,但我今天得更早的做完,讓我可以在一大早孩子後腳出門後我前腳也跟著踏出去。有一個任務。

今天下雨了,你告訴我,下雨天也可以很享受。所以當陰雨天,快要下雨了,也不會覺得它在催趕我什麼了,手上有一把雨傘,還怕什麼呢。但,仍會擔心人世什麼時候結束,念死無常,無常比明天還要更快來,但明天至少也還要十幾個小時且一定會來,但無常不知道還有多久且它不一定會來;Well,死當然一定會來,但人間要「念」的東西卻不只生死議題,也念所有擔憂會在某天某日結束的事情(比方說感情),只要開始擔憂,即便不過只是一片烏雲徐飄過來,也會造成的恐懼感;你讓我不怕下雨了,其他的無常,我自己還得磨練。

這些事,在帶孩子時候,會被逼著「一秒變英雄」,就是無論心情怎麼樣,無論心中多大的恐懼,無論多麼操煩,只要孩子一起床,面對孩子,就得像面對太陽的向日葵,必須立刻馬上敞開花瓣至最大的幅度,還要挺出中間的花蕊,發出最大程度的芳香。通常我「開花」的方式是張大我的嘴巴,給他們一個最大最大的笑臉;睜大眼睛,給他們最炯炯的眼神,然後是宏亮的聲音,早安(早安早安早安早安……)被家裡的牆壁弄得有點迴音,給孩子最清澈的也簡單易懂的快樂──因為以前的經驗,這種事情,遮不住的,孩子總是看得出來的。

送走孩子,一週開始。早上,靠我從16歲就開始開車練出來的閃避和插隊開車技術,很自私的,讓我比Google地圖預測的時間還快了一半就把自己塞進了高速公路,對其他的車子就不好意思了;有的看到我插隊,上班第一天就被憤怒充滿;看到我硬切進他的線,噴出腎上腺素讓他手掌腳心都多冒了一點汗水。我自己很少在上班時間開高速公路,進入入口,立刻通暢了,慶幸在繁忙早上還能夠用這種速度開車。星期一的陽光,好像也有聲音,像在鼓掌。

然後離開你,我們又進入了文字模式。在文字模式中,我繼續地接受了你的關懷,大部分人都忙著自己,忙著注意自己的事情,忙著看自己是不是很有競爭力,可是你,會把其他人的事情靜靜的記在心裡,然後關懷。

車子經過了雨天的地區,又進入晴天的地區。我說,我已經很喜歡晴天了,你讓我也開始喜歡雨天。一個人喜歡晴天也喜歡雨天,每天都會很喜歡。每天都喜歡,那每天也都會歡喜。

南港軟體園區附近,地圖找到的一間素食餐廳,我在它11點剛開門就到了。老闆說,等一下一定會有很多年輕上班族來「吃草」(吃素),我點點點就點了170元,照例在5分鐘內吃完,老闆娘問了一樣的問題,你這麼趕,是要趕去哪裡呀?因為看起來我就不像上班族。這也是今天第二次被問這個問題,問題都是友善的,我也想如實回答,但如實也要講得讓對方聽得進去,我總不能說,等一下我要回家做家事,因為早上太早出來了;然後,等一下還有一個鞋櫃要我組裝,你怕孩子冷,要我拿出冬天衣服,然後我要接孩子、送孩子補習、接孩子從補習回來…。

旁邊是南港軟體園區,你和我曾經一度都在這裡工作,我拿別人的資金,當總經理。你離開,我也離開,我自己創業了,往後再來過無數次,和我的創業家好朋友聊天,還曾來和大哥談過賣掉我的股票;是的,大家也說我從前曾經幫助過創業者,但說實話,其實我心中,一直沒有記得別人做什麼。我只是因為對人「不至不好」,但我其實沒有那個「餘心」來幫助人。或許,單單只要當好人、有問必答、有建議必說、有法寶必share,就可以幫助人了,也的確,有些人說雖從沒見過面,從我的文章就怎樣怎樣的受益了。你問我當年都怎麼回信讀者,我說,我通常不太回信……所以今天才會這個樣子吧。

每天在南港軟體園區旁邊走來走去,穿著不像上班族的短杉短褲,我該怎麼回答這句話:我的收入來源是什麼:我的工作是什麼?首先,做了10年的小公司老闆,我確定薪水絕不是好辦法。我也發現,賺大筆錢,也不像網路時代。你看現在創投投資都要看SaaS商模,意思是固定型收入,通常是月為單位。所以我肯定還是會創業,然後做每月為單位來規畫收入;做過B2B,我這次一定要做比較可複製的B2C,錢進公司,分散給員工和固定成本,盈餘給我這個老闆,擁有百分之百的股份。因為資金還是夠的。42歲來開一間startup實在太老,但開一間英雄爸爸公司,反而還算年輕;就像高爾夫球,「爸爸」這個事情(產業),並不是年輕人可以了解的。

到了晚上,參加電影《The Biggest Little Farm》包場,全場滿座,都是本地最厲害的有機綠保農夫與推廣者,很投入,中間時有歡呼和掌聲。我自己從電影學到最多的是大自然世間萬物終究自行形成一個平衡,看似有害的蟲子或動物肯定有它的功用、也是我的朋友;一片枯得硬梆梆的土壤活起來的方法,就是帶入非常非常的多樣化──大自然的法則,運用到我們人間很多事皆通,我在心中感動,但知道我寫不出像你一樣的文字,所以我賴皮,等你的文字就好了。

今天有個收穫,證實了你實在太聰明,考智商測驗分派到第一班第一號的你,聰明的感覺,像是長了第三隻眼睛,可以在任何一個場合見到任何一群人就立刻看出重點,先一步去關心了。果然你對此電影提出了一個非常超然的角度,我的2019就是這樣子來的,且開始只是開始,接下來見招拆招的過程如同電影所述,而我們的世界將多出更多更多人,到死後還會繼續下去;你引用得很好,半成品是最佳的狀態,因為未來才可以有無限的不同可能,而我們的人生從來都不曾是完整的成品過。

如同日記一直都是半成品,這樣一來,每個明天才會像空白牌,創造什麼,都是大對;既然這樣,我才不需要臉書的讚聲,反而更期待空白牌的創造空間──無論創造出晴天或是雨天,都喜歡也都歡喜,你說是吧。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索取《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