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是人類的bug,是可貴的機會?難得的正面婚姻文章。卡住的單親爸爸,沒有一天可支身

身為一個有義務照顧未成年孩子的成年父親,被綁住不是一兩天,而是一周七天、一天18小時。今天的時間,明天的時間,後天的時間,沒有一天可支身。

這樣開始今天一日日常,陽光沒遇見任何遮蔽,把它的能量百分百的全給了剛過rush hour的大馬路,讓這裡一路通暢,人車都不見了……都到哪兒了?都到路旁辦公大樓裡,所有的噪音被關進了那些水泥四方建築,等到它擠出了冷氣水,已經是安安靜靜的,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太陽這麼豔,地表特別的安靜,世界就停止了。

這是叫人擔憂的,努力做全職爸爸,聲音從四面八方過來,你現在不工作可以?我說可以。會不會以後都不想工作?我說不會。孩子不能讓他自己獨立?我說,我可以陪伴他們的時候,就多陪伴他們。

很多人都在關心我們啊,社會的專業資源很多的,支持系統也都還在的。

「家」就是這麼一回事。曾和一個女生聊過,她說以前自由自在,到哪裡都不必和任何人報備,只要自己管自己;直到……直到和某人成家,成了某人的另一半,甜蜜的負擔隨之而來,多了一個人會時時擔心(監控)你。總是這樣子的,等待已久的愛情,突然間正面迎來,下意識的當然好好的正面把握它,下一步,翻過來,才看到愛情的不怎麼美好的「背面」,那就足以讓她有點水土不服、開始猶豫,尤其當她想起年輕時那些不實際的沖「婚」頭表現,理智馬上湧上,這時候,就開始懷疑結婚這件事。

這一點就有意思了,在這麼多對婚姻唱衰、忿忿不平的女人迷文章裡,你唯獨挑了這一篇。

這一篇,女人問:一個健全的男女關係,應該是怎麼樣的?如果可以照顧自己,那我要另外一半幹什麼?

這兩個問句,任何一位作家都可以很輕易的亢奮的吐出一大段的負面控訴,輕易的贏得一萬個讚。但此作者卻不這樣搞,她給了一些正面的答案──婚姻,是更昇華版的照顧。

婚姻來自老古,為了集結一個更大的團體(家族),必須以「一對」(二人)為單位,繁延後代,彼此支助,長幼有序,今天他照顧你,以後你照顧他;這種「照顧」,古代人需要,現代人則不屑一顧,因為現代每個人都獨立了,不會煮飯也可以吃超商,只追求自己活下去──除非,沒辦法自己活下去,需要別人照顧,才會找另一半。可是,也僅止於找到另一半一個人即夠,不會想「買一送八」的一次和更多更多的親戚朋友結為姻親──一個人已經夠煩了,其他的他的家人就盡量不要附贈給我了好嗎;只要完成自己被照顧的需求,就完成了婚姻的目的好嗎。

我可以照顧自己,我賺足夠的錢,我有足夠的精神支援,我有心靈上的支撐,我也有孩子,其實我什麼都有了,我不是很需要照顧;我喜歡的是「機會」;上天給人類這麼一個「機會」──試想,如果人類沒有和另外一個人長相廝守的民俗習慣,那,我們就不會有這個機會去找到一個人願意和你一起做這樣愚蠢的事情(長相廝守)。找一個人長相廝守,可以做的最美好的事,就是──深度認識對方,彼此激盪、共振共鳴,每天都留下回憶,昨天的書桌IKEA建議要兩個人一起做,可見有些事情就得是兩個一起做,比一個人獨自做還要是10倍好(不只是2倍好),尤其當各自當了一個獨立的人一整天,倦鳥歸巢時有另外一人一起繼續做完今天的夢,該是多麼好的事,也謝謝人類的世界給了這樣的機會。

所以我一直追求相愛的開始,追求著長相廝守的夢成。

這一點真的有意思,在這麼多對婚姻唱衰、忿忿不平的女人迷文章裡面,你唯獨挑了這一篇,很正向、正面、正能量,鼓勵大家結婚,並且創造更大價值;這樣的一個默契就值得我們給自己打一個滿分了。

接小孩的時候,蠻明顯的,放學後的校門口,就是一個屬於媽媽們的世界,應該是因為人數較少,所以爸爸們總顯得特別突兀。特別突兀,好像又另有原因──爸爸們都是亂穿一通,大概認為這個場合和他見過的大風大浪大公司大客戶比起來,穿拖鞋和不合身的短褲短衫就可以打發了,不必太在意!拿出一支掀蓋式手機,老花嚴重了,眼睛幾乎貼在手機螢幕上,那畫面實在不忍卒睹,和其他的媽媽比起來,爸爸們顯然都是又老、又醜、又爛爛的,大家都看得出來,只有爸爸自己看不出。

妹妹一上車就又哭哭叫叫,我胸口馬上痛了起來。我還沒來得及說我壓力大,妹妹說話了:「上學壓力好大。」

「哦?」

「好羨慕小baby哦,不用上學。」妹妹說:「大人呢,雖然要上班,但可以選自己想要的工作做。小朋友卻不能選自己想要的。」

我順便機會教育妹妹,今天在銀行和阿姨聊的,兒子三年高中荒廢,還好大學回神,還念了研究所,才知道學歷多重要,起薪高很多,工作順很多。我覺得得是大一輩的爸媽才會這麼直接了當的把社會寫實面直接講出來,換作是我們這個世代,總是一句:「學歷高也不見得能賺到錢」,多少小孩,將這句「不見得」,翻譯成「絕對不能」,而混亂了自己的方向,到最後不幸卡在一個低薪工作而不得翻身。

妹妹說,有一個沙發要兩三千塊,懶骨頭一個則要4000多塊,所以她決定選買沙發,省錢且可以坐更多人。我趁機鼓勵妹妹,她對數字很有天份,以後把財務學好,來幫爸爸。她說她不會幫我,她說不幫也是一種幫……。但她又說,幫我的話,可以賺錢來買回舊家。

滑開手機,轉成自拍,給自己拍張照,我已經盡量了,真的,已經盡量的笑,不只嘴巴笑,眼睛也放出了愉悅的光芒,我已經盡量將我體內的腦內啡盡量從我身體裡頭擠出來,擠出來,蒸發出去,蒸發出去,讓它被感受到,被感受到──但是,照片拍出來,還是一張奇怪的、詭異的、憔悴得莫名其妙的臉。

朋友也說,他發現我最近看起來不太好,說不出哪裡不對,就是怪怪的。連你也說,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憂愁,「而且越來越明顯。」

從IKEA買了妹妹說的那個沙發,一路衝衝撞撞的回到城東,家具抬到儲藏室一丟,輕便短褲換成正式長褲,又再次撞出門了……只能說,我已經盡我的力,把握所有我可以的時間。

和你。

我們的未來,靠你堅持要種下好的種子,種下業,而後擴大,後面會有更美好的發生。其實我們前面還有很長的一段路,且還是非常崎嶇的路,但我們因而不只有我們,還有種子,還是會生莖長花的種子呢。

接下來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若有興趣請來信申請索取完整版線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