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糟的日子,到了明天往往變成最值得回憶的最好日子

暑假孩子都在家裡,我也出不了門。

顧小孩,就是每天眼睛睜開,即有事情要做。

很多事情。

在所有的事情中,最不可能的任務,就是要孩子認為,我們的日子,仍和以前「一模一樣」。

一模一樣,沒有變過。

我自己想辦法維持每一個聲音,每一個動作,每一句叮嚀,都沒有變過。

想辦法維持我們所穿的衣服、吃的東西、每天的習慣,盡量和以前一模一樣,沒有變過。

但,怎麼可能一模一樣,你說?

家裡沒有媽媽了,只有爸爸。

有時候出去玩,又變成沒有爸爸,只有媽媽。

父母就是未成年孩子的「天」,他的全世界,你說,他們怎麼可能會沒注意到?

一切怎麼可能和過去一樣、都沒有變?

聽了不少「過來人」提過自己當年原生的家庭,都說,唉,那個家,沒事啦,孩子比你想像還堅強。

「過來人」從不用「破碎」來形容他們當年原生的家庭,總強調他們的家「沒破碎」,但再聽兩句,即便「沒碎」,不免仍會嗅到當年發生的事情在這個「過來人」心裡所留下的「刮痕」。

還聽得見當年的刮痕,這樣「刮~~」一聲過去。

刺耳的吱吱聲,絕不是優美的音樂。

忙碌的我,仍想辦法讓自己更忙碌去「塞爆」孩子的暑假,讓他們不要胡思亂想。我好好的打理孩子的全部,自己倒是衣服亂穿、鞋子亂套、東西總是帶不齊,仍一直不斷的趕著往外跑、往外跑,然後撞到桌腳,差點跌倒──我的全身變得笨拙又錯亂,還要一直問自己,是不是正在有生以來最「糟」的日子?

因為如此無法定睛在眼前諸事,只能如此無力的看著日子它,不能牽動,只能被它牽,被日子牽,時間到了,該晚餐,時間到了,該幫孩子弄早餐;時間到了,該收衣服,時間到了,該拖地板。時間到了,該買參考書,時間到了,該送孩子去補習班。

我是不是正在有生以來最「糟」的日子?

一生中最糟的日子,是不是就在「今日」呢?

然後我就想通了。

無所謂。最「糟」的日子,是不是就在今日。無所謂。

想為孩子量身打造的一段日子,必須要是一段「明天最『好』的日子」。

不是「今天」的最好日子。

而是「明天」(或幾十年後)再回眸一盼,感受如此甜美的最好日子。

最好的日子,不是隔壁鄰居貴婦,那樣的模樣。她們大半生努力換來今天,可以優雅地打理好身上服裝,好整以暇的提起老早備好的一袋優雅禮盒,不慌不忙的腳步她踏著,淺淺側頭滑入司機為她開的後車門,外出訪客。

那不會是我們最甜美的回憶。

最甜美的回憶,明天最好的日子,有可能,在今天,其實是最糟的日子。

這樣的日子,會是以後回味起來最有味道的日子,以後的某天,雲淡風輕,一點重量都沒,一點窒礙都不,和孩子,和家人,和朋友,和自己,很願意拿起這一天一直聊一直聊。

一直聊一直聊。

當年的什麼,都化成了掛在身上的鑲金勳章,這麼的驕傲,不斷不斷地回味,全都是滿滿的滋味。

所以,那個馬克杯到底賣了幾個?

答案是:不到50個。

原本設定要賣100個的,賣不到一半。

但,我仍然很謝謝買了馬克杯的這些,我們的第一批客戶們。因為,為了出貨給這些客戶,我必須各別寫一張小卡片,手寫的,給他們,祝他們《爸爸節快樂》。

為了寫這張小卡片,我必須靜下,在桌案上,一個字、一個字的寫。

因為,即將收到小卡片的對方,可能也是一個和我一樣的爸爸。

我的文字必須溫暖,我的筆跡必須堅定。我絕不能讓對方感受到任何的沮喪、頹廢、或挫敗。我必須要讓對方感到熱情、溫暖、驕傲───的去身為一個爸爸。

我專注的沖泡一種熱情的墨水,灌進筆管,再傾洩出來,燙壓到小紙卡上。

那是這個月我唯一可以靜下來的一段空白時光,讓我可以想想今天這段不怎麼好的日子的意義──那就是,它一定會是「明天最好的日子」,只要──

只要,我可以帶著他們,一起到明天。

這就是「英雄爸爸公司」的意義,帶著大家一起去到明天──無論家變如何,我們永遠都需要一個英雄。

為了塑造這一個英雄,我們花了兩個月時間,企畫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醜爸爸改造計畫」,細節──明天再透露。如果你想要變帥、變有自信、變成一個脫胎換骨的「英雄爸爸」,請先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醜爸爸改造計畫」到底是什麼樣的「偉大計畫」………。明天揭曉。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若有興趣請來信申請索取完整版線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