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倫幫台灣女孩拍了幾百張照片,向她提了分手,沒想到,台灣女孩這樣回……

繼續講過年前那個故事,我那個美國朋友戴倫,來台灣立刻認識了一位台灣女孩,此女孩自稱自己天真單純,其實一點也不單純。

戴倫卻仍然不察,認為那只是「文化差異」,直到,這一次,他第一次和她出去玩,又觀察出這女孩的一些奇特個性。

戴倫苦笑:「我真的沒辦法和你們台灣的人一起拍照,實在太『囉唆』了。」

我們一頭霧水。

「你們拍照都這麼麻煩嗎?」他問。

我問原因,原來,那天,戴倫和這位台灣女生出去玩,女生要找戴倫拍照,女生擺pose,戴倫拿起手機,照了幾張。沒想到,這個台灣女孩看了戴倫拍的照片,慘叫一聲又一聲,說他怎麼「拍得這麼爛」?然後嫌道,他為何沒照到那個屋頂?他為何要照進電線桿?為何把腳切掉,為何沒拍到手,為何拍到後面路人,為何這個那個………總之,每一個景,台灣女孩皆要叫戴倫拍了至少三,四次,總共四個景,怎麼拍她都說不行,一再的怒喊:「你到底會不會拍?」

戴倫說,他不是專業攝影師,更不是她的「攝影官」;他從不知道,出去玩,拍個照,每一張都必須從頭照到腳一個不能缺少,人一定要在正中間,後面建築不能有任何被剪掉的地方,且絕對不能有路人,絕對不能有電線桿………。

那一次,他和他的「mother-in-law-to-be」(未來的岳母)一起出遊,這個台灣女孩每一張照片都給岳母看,岳母雖不會說英語,也是猛點頭,還好像作勢在罵人的樣子,戴倫猜她應該是在說:「哇,哪有人這樣拍照的?」

兩個女人,一起嫌戴倫怎麼拍得這麼醜,戴倫快崩潰了。

戴倫那種無奈且疲憊的感覺,是遮不住的,戴倫已經發現,過去幾個月交往觀察下來,他的新台灣女友,只會不斷的主動引發衝突,戴倫認為,這應該是「原生家庭」的問題。

於是,戴倫和她提了分手,將婚約也一併取消,外國人對這種事很乾脆的!沒想到,反而是戴倫更驚訝了──因為台灣女孩竟然「完全支持」,且不感到難過。

重點是,戴倫說,那女孩對他所說的話────

「好累!我也覺得。」那台灣女孩這樣對戴倫說:「我不想『虐待』你。」

天啊,這台灣女孩,其實是知道,她在虐待他的。

戴倫轉述,當晚,送她回家,晚上再打給她,沒講半句話,只聽見手機逼逼的打簡訊的聲音────她在哭。

「也許我不是你要的,你也無法接受並去喜愛我的全部。」台灣女孩哭著說:「沒有誰對誰錯,或許你會找到更適合你的,我不是那個幸福的人。看來你的幸福我沒辦法給。」

所以,他們有分手嗎?

顯然,戴倫也陷入了那個「天真樂觀」,他準備要變成受害者了,經過了這一天痛苦的出遊,戴倫竟然仍然沒有分手,和對方的感情反而更好了,於是,後面才有更精彩的故事───隔天,戴倫又約她出來,馬上又發生了一件「更嚴重的衝突」!而受害者,不是戴倫,是一個計程車司機,還有婚宴會館的服務人員,這段驚奇之異國戀情,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關於這故事的原始研究,請見這裡:學者發現:明明不快樂卻一直離不開,是因為「幻覺式樂觀」

Mr. 6劉威麟從1992年7月9日開始每天日記,時年15歲,而至2018年初次印刷日記時,時年41歲,總共印刷了13冊書、近26年份日記,為目前全球在世的作者中規模最大的日記出版行為,且日記仍在繼續中,後面的日記正在以半公開的方式,呈現在互聯網上,譬如這個網址就是其中之一。若有興趣取得完整的日記書本(共13冊書),歡迎來信說明為何您感興趣、打算作何用途(例:學術研究、珍藏於自家店面書櫃上)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