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證實:政論節目看太多,易變井底蛙以為自己可當市長

4081596290_5ccb708d7d_b

很多人認為,台灣的電視節目「不能看」,荼毒心靈,對孩子不好;嗯,到底台灣這邊已經泛濫、失控的「電視」,讓台灣的觀眾,造成什麼心理上的變化?

去年美國兩位行為科學(Behavioral Science)學者,經過實驗證實了一個驚人發現────長期看電視,讓人們變得「夜郎自大」,明明井底之蛙,卻覺得自己比誰都「懂」。

這篇論文刊於《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研究者為美國芝加哥大學學者Michael Kardas與Ed O’Brien,找來高達2225位實驗者,請他們看預錄的電視影片。這些影片只是不斷的播放某個動作,比方說射飛鏢百發百中、在鏡子中畫迷宮、小丑丟東西的戲法,而且學者不只播放一次,而是播放「很多次」,然後,問這些實驗者,他們有把握「自己試試看」嗎?結果,這些實驗者居然因為看了很多次影片,個個居然變得「超有把握」,突然有自信自己也能做得和電視上的人一樣好。

學者說,好,你們這麼有把握,那就當場來試試你們的身手吧。結果學者發現,他們根本還是什麼都不會,完全沒有學到,完全沒有,但卻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突然覺得他們變「專家」了,變成什麼都可以了!

在還沒看電視之前,問這些實驗者,有沒有把握拿飛鏢射中紅心?他們肯定說「不可能」。問他們可否拿起三顆球往上拋投還接住它們,他們肯定也說「不可能」。沒想到,當他們看了影片後,他們就說「我也能」!

學者說,這是在警告我們身在YouTube時代,人類會容易因為看太多某種影片,就開始自以為自己可以做影片中的「那一件事」,舉例來說,台灣這邊打開電視異常發達的各種新聞節目、談話節目、旅遊節目,看久了,台灣的觀眾就真的以為自己也能「懂」了各種東西,比方說,看多了類似WTO姐妹會這樣的多國來賓的談話節目,就自認自己很有「國際觀」了,誰說台灣人沒有國際觀?看多了新聞談話節目,還真以為自己對政治已非常瞭解,自己做市長都比任何候選人還強…………現在台灣的電視如此普遍又泛濫,是否已經培養了一大批夜郎自大卻實際上的井底之蛙了呢?

繼續昨天的故事,那位來台灣工作的外國友人戴倫,一來台灣就認識一位本地的姑娘,很快陷入愛河;原本,這個外國人來台灣,頗多感情機會,年輕有為,想先在事業上闖蕩一下,感情上也不想這麼快安定下來,沒想到,竟然在短短一個月內就開始和這個女孩交往,交往就算了,還真的在一年內就準備和這個台灣女孩訂下終身。

到底這台灣女孩有什麼魅力?據戴倫說,因為這姑娘非常的熱情,而且不斷的自稱自己非常「單純」,傻傻的容易被騙(她自己說的);這女孩非常主動且熱情,帶著戴倫打理所有事情,帶他去買了一套西裝好去面試,辦了本地的電話門號,帶著他搭公車四處走────他發現這女孩超會搭公車的,而且,只要戴倫一聊起什麼,這女孩回家後就一定會真的去「找資料」,到了明天就會告訴他答案────讓戴倫真的超感動的。

那,戴倫畢竟是一個美國人,未來呢?

我們都猜,這女孩大概會想隨戴倫搬回美國去,是吧?

戴倫搖搖頭。

「我最被這姑娘感動的,」戴倫說:「就是其他女孩都一直和我聊國外的事,很想出國,唯獨這個女孩說她不想搬到國外,因為她從小都住在同一個地方,不想搬。」

從小就住在同一個地方,那是什麼感覺?一生搬過好幾次家,大學研究所都住外面的「老外」實在被深深吸引了。我可以想像,為何這戴倫會這麼火速的「訂」下這個女孩,她實在太有吸引力了。

不過,戴倫也開始發現一些這台灣女孩一些奇怪的觀念,戴倫常常拿來請教我們這些台灣同事,「台灣人都這樣想的嗎?」

比方說,有一次,戴倫烤了一片吐司來吃,女孩說,他們家也很喜歡吃這個「Tooth、Tooth」……。

戴倫問「吐司」為何這樣念?聽女孩念起來不像在念中文。

女孩說,你有所不知,她在念的是「日文」。

戴倫學過一點日文,印象中日文的麵包是「胖」,吐司則叫「トースト」(Toast的音),沒有人「吐司、吐司」這樣唸的。

戴倫臉紅的說,為了這句話他竟和他的女友爭辯,而這個台灣女友實在非常堅持,他到最後也變得相當不確定,就這樣不了了之。

接下來,戴倫問我,台灣人真的很先進呢,人們似乎並不會努力往「高學歷」努力,甚至,在台灣當「高學歷」者還被「歧視」,這和他對亞洲人學霸第一的印象完全不同呢?他說,他有次介紹他自己來自長春藤名校,和他的台灣女友聊聊,沒想到台灣女友告訴她,在台灣,「名校」已經沒什麼了不起,因為台灣最好的大學是台大,經常出現台大學生犯罪或虐待動物,學歷這麼高,品行卻不好,所以大家已經開始「唾棄」了高學歷的人了。她和戴倫說,你跟我說你是哈佛的,是MIT的,她都「沒感覺」………。

戴倫好奇的問,那麼,台灣仍然很多人想到海外留學不是嗎?

「不再是了。」他的台灣女友再次「教」戴倫,台灣人現在已經了解,不必出國住,住在台灣,最有國際觀!台灣女友解釋,台灣人非常習慣四處遊學、旅遊,接下來,這個女友「反問」戴倫,我問你,你說你很有國際觀,那,你一生去過「幾個國家」?

戴倫說,他一直待在美國,之前去過日本短暫intern工作了四年,然後就來台灣了。

「哈,那你或許沒有一般台灣人這麼『有國際觀』!」女友說:「像我,就已經去過15個國家旅遊過了。」

這個台灣女友開始細數,日本、泰國、印尼、韓國、夏威夷、香港……,參加過各種的「旅行團」。

戴倫笑,那應該是「觀光」對吧?

台灣女友卻說,觀光才「深度」,短短幾天,就看盡了一個地方的文化歷史,導遊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都很懂,還吃遍了當地最好吃的食物,買回當地最有名的禮物,「你住在日本四年,應該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和同一群日本同事交流,那根本就不算真的去過日本好嗎!」女友這樣訕笑戴倫。

戴倫大驚,原來,台灣人對自己的「國際觀」真的是非常的有自信的!

由於戴倫遇到的人之中,這個女孩特別「有自信」,於是被這個台灣女孩深深吸引,於是,跟她交往了。

隔天,我聽戴倫說,他和他的台灣女友,第一次「出遊」,她是一個非常保守的女孩,向來必須10點前回家,所以他們只能到台北附近的地方「一日遊」,結果,發生了讓戴倫更傻眼的事………真是「好驚奇」,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劉威麟從1992年7月9日開始每天日記,時年15歲,而至2018年初次印刷日記時,時年41歲,總共寫了近26年日記,仍在繼續中,而後面的日記正在以半公開的方式,呈現在互聯網上,譬如這個網址就是其中之一。若有興趣取得完整的印刷日記(紙本、共13冊),歡迎來信說明為何您感興趣、希望作何用途(例:學術研究)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