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無法定罪的罪行叫「歧視」,明明蓄意還可以裝傻沒事

337781026_e4b875e751_o

發生在職場、辦公室裡、親戚朋友間,有一種無法定罪的罪行叫「歧視」,明明蓄意,還可以裝傻沒事。

你可能因為外表而被歧視,可能因為學歷低(或學歷太高)而被歧視,可能因為性別不對、不會喝酒、不會拍馬屁、說話有口音而被歧視。你知道你被歧視了,但你不說,因為說了,也沒人相信、沒人承認,更不舒服。

比方說,在美國,被研究最久的歧視,就是對「有色人種」的歧視。而所有對有色人種的歧視中,最可怕的歧視又是哪一種呢?對他們來說,所有的歧視中,最令人心碎的歧視,是一種叫「SWB」的歧視。什麼是SWB?這三個字母是「Shopping While Black」(非裔逛街購物)的縮寫,也就是說,在美國,有些族裔明明拿著錢,準備給其他人,買下商品或服務,而賣家也的確會因為這樣而多一筆收入,但,賣家竟然止不住心中的歧視,連對方拿錢要向他買東西,他都要想辦法「刁難」,不讓他買,只因為他是一個有色人種。重點是,這種SWB型的歧視,是「無形」的、看不出來的。

美國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的社會學家Cassi Pittman曾做過一個研究,刊在《Journal of Consumer Culture》期刊,證實了有色人種在逛街時,因為這些「無形」的歧視,竟然經常「故意」買下一些他們其實並不想買的東西,只因為察覺到店員「看不起他」,而要「買給他看」。但,這種歧視,如果去問店員,店員肯定辯稱:「那是他太多慮了!」「那是那位先生自己對自己太沒自信!」或許十起事件有三起真的是客戶太敏感、太難搞、太多慮,但,剩下的七起可能是真真實實的歧視,最重要的是,永遠沒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無形的傷害,難以舉證;傷害者懂得如何讓你無法舉報,卻讓你極度不舒服。

有趣的是,學者說,目前美國社會對有色人種的歧視已有扭轉。怎麼轉呢?以前當客戶沒被服務員體貼的服務,服務員並沒有犯法,頂多被公司解雇,而通常公司也不會解雇────不過,SWB的問題,近年有了變化,由於社會反感,只要有SWB一上報紙,就算只是客戶自己的幻想,企業也會趕快做出賠償!不賠的,法院也會判企業賠,五年前,梅西百貨就曾賠過65萬美元,Barneys、 Dillard’s也都曾付出幾十萬美元,而最大筆則由服裝店Eddie Bauer付出高達100萬美元(3000萬台幣)給一個不滿意的少數族裔投訴者。

這樣的判決,讓很多人覺得是「霸道」,但也只有「沒有道理」的霸道,才能制止「沒有道理」的無形的欺負啊。這告訴我們,解決「歧視」的唯一方案,就是更強大的無理的力量,讓施虐者「怕到」,才能逼歧視者從心裡徹底鏟除。

昨天提到的那位剛來到台灣的美國朋友戴倫,交了一位台灣女友,由於覺得她很單純、善良、熱心,和其他崇洋媚外的女孩大有不同,竟然打算向她求婚了。

戴倫透露,這女孩蠻特別,其他朋友對戴倫總是客客氣氣,於是有個距離感,但這個女孩,交往沒多久,就開始直率的「批評」他;戴倫不像其他白人高頭大馬,愛爾蘭裔的他,身形本來就矮小,於是這台灣女孩沒認識幾天就說他「腿很短」,過了幾天見到她朋友也開始跟她朋友笑稱戴倫「腿很短」,戴倫和她交往兩個星期,已經被說「腿很短」10次以上───這點令戴倫非常吃驚,因為在美國文化裡頂多評論人是高或矮、胖或瘦,且不會如此「人身攻擊」,但東方人(那個女孩)不但口無遮攔,而且好像「看得很細」,看到腿很短,還看到他有「蘿蔔腿」,戴倫說他那兩個星期被講「muscular calves」(蘿蔔腿)的次數比他一生總和還多。戴倫並不認為他是一個以外表取勝的人,他不認為自己比較厲害,但,他也夠自信認為自己不差;自己的智慧或學養,可能比他的「短腿、蘿蔔腿」更值得去被注意,戴倫甚至覺得他繞了半圈地球、活了幾乎三十年的人生,這是第一次被人這樣批評「外表」,非常不習慣。

「台灣女生都這樣嗎?」戴倫問我們。

我們一直搖頭,覺得不可思議,這種歧視之言,竟然大剌剌的從一個現代的台灣女孩口中說了出來,戴倫應該是感到萬分的「冒犯」,但他又不知道怎麼開口告訴這個女孩。

我心中則懷疑(但沒告訴戴倫),聽起來,這女孩好像是在藉刻意批評戴倫,來讓戴倫覺得自己不怎樣;或許這台灣女孩是一個很沒自信的人,因為太沒自信,所以要靠貶抑她看似優秀的男友(戴倫)來相信她自己「配」得上他。

不過,據說,戴倫之所以還是覺得這女孩不錯,就是因為這女孩不斷的強調,她是一個「很單純」的人,很笨,很傻,很容易被騙,很不懂隱藏,很像森林裡的小白兔(戴倫還問我們東方人都認為小白兔容易被騙嗎?他從來不知道童話裡有這個意含),而且她從小到大都住在同一個地方,至今晚上十點前一定要回家。她說,她不像戴倫這些美國人晚上十點才開始夜生活,人生如此忙碌,心思如此複雜……由於戴倫一輩子從沒碰過這麼「單純」的女孩,於是寧可相信那些歧視之言是因為她「太真心」。

我們注意到,因為戴倫對東方人不夠熟,因此這個台灣女孩做什麼,他都認為可能是因為「文化差異」,而將它們合理化了。但我和朋友從戴倫的描述,皆覺得這台灣女孩有點「怪怪的」,果然,隔天就又發生了一些事,雖都是小事,譬如搭電梯、開門、上廁所,但,戴倫轉述了這個女孩更「詭異」的地方了───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請見完整版線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