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顯示:主動寫感謝函給面試官,對方比你估計還高興2倍

1501044540_a961df5331_o

到一間公司面試,和面試官(主管)拿了名片,回到家,你會寫一封信給面試官「道謝」嗎?這個簡單的動作,卻常常因為「太懶」或「想太多」而沒有行動,我們認為對方不會特別加分,搞不好還會覺得我們假惺惺,算了,不寄了……。

有個求職網站引用半年前一篇驚人研究,研究證明,面試結束後,寫一封信謝謝對方,對方一定會比我們預期的還要高興至少「兩倍」、驚喜至少「1.5倍」。此研究由一位德州大學教授和一位芝加哥大學教授合力進行,被登在《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他們找來一群實驗者,做了一些事之後寫一張「謝謝你」的信給另外一批收信者,那批收信者有些是同校的同學,有些是網路上的陌生人;當學者要求這群實驗者寫這封「感謝函」時,大部份的實驗者都「面露難色」,寫這個……會不會怪怪的?對方會領情嗎?對方會謝謝他嗎?這時候,學者請他們「預測」一下,收到他們這封信的人,會多快樂?多驚喜?多怪異?結果──寄信的人,超沒信心的,平均猜測對方收到感謝函只有25分的快樂、65分的驚喜、然後25分的怪異感。

然後,學者又跑去問「另外一邊」,也就是剛剛才收到感謝函的那群收信者,你們收到以後,覺得如何?結果發現,他們收到感謝函,其實有高達50分的快樂感、85分的驚喜感、只有不到10分的怪異感。

換句話說,這麼多人,做同一個實驗,竟然所有人都「誤判」了收到感謝函的愉悅度「1.5倍」至「2倍」這麼多,大家都不約而同的以為,對方不會高興,於是都不寄感謝信,這時候,硬著頭皮寄出信的,反而意外的得到面試官的喜愛!

重點是,對一個上班族來說,其實最棒的「新朋友」不是在工作碰到,而是在「面試期」碰到,為什麼呢?因為,面試的對象,一定是和比自己職階「高」的人,才會成為你的面試官嘛,而你,由於「面試」這個堂堂正正的理由,可以走進好多好多家陌生公司、認識好多好多這樣的陌生「新朋友」(面試官),因此,應該好好把握「面試期」────尤其是那些後來沒有「合作」的面試官,畢竟,職場的現實就是,面試之後,彼此都選了「最喜歡的那一個」,卻又幾乎註定,在未來離職的某一天,對方會變成「最討厭的那一個」,反而,是當時沒選的那些面試官,因為從沒合作過,仍有「距離美」,反而有機會可以當朋友了。你要賭「現在」的老闆以後還會欣賞你?Oh No,不容易,不靠譜,我看,還是賭賭看那些從沒合作過的100個「無緣的老闆」(面試官),在未來30年的某天可能拉你一把吧。

某天開完會,巧遇某位創投公司的長官,我先避開,讓老闆們談,但我還沒來得及避,對方先「認」出我來;他說,你是…………,並說,已經十幾年沒有見面。我想,這位長官應該是以前在創投時認識的吧,我握了手,禮貌道別下次見,覺得這位長官超級親切面熟,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回去後,查了一下日記,哎,日記就是這麼神奇,查了這間公司,我發現,總共七篇日記文章提到它,果然都是還在創投的時期,一篇一篇查看,發現原來我在12年前的3月28日曾到這家公司面試,面試者正是這位長官,有趣的是,當時我對這家公司及整個創投圈各公司的工作情形,透過業界的朋友們,聽這家、聽那家,調查得真「詳細」,當年曾分析目前考慮中的這些創投公司有多「操」,有多高的流動率,多麼有前景,而對於當年面試我的長官,我則寫道:「此長官剛來幾個月。」現在忽悠已過12年,這12年我已經過太多太多事情了。

對於12年前那場面試,我寫道:「我提的〇萬〇千元薪水,他們居然似乎願意接受。最後兩人皆送我到電梯口,還幫我開門,非常奇怪。」他們還問我,「像你這樣的資歷,為什麼不去外商?」「為什麼不去一間可發揮你資歷的地方?」後來,我拒絕這間,應該是因為日記寫道「這間公司要我去做像是文件的工作」,因此我猶豫不要,後來加入了另一家創投公司,僅僅因為一句話:「(那家)座位的牆夠高,離職員工也說這裡的環境還算自由。」我懷念這些往事之後,唯一學到的,就是「離職員工」真的很重要,他們簡直就是一家公司最好或最爛的推廣員,竟可以影響當年的選擇。但我蠻後悔,當年還在面試時,不懂得多多和所有的面試官「保持聯絡」,若有,今日的朋友不至這麼少,哈。

今天心情蠻正面,不過,隔了一天,突然又從那位朋友聽到一些「壞消息」,他飽受家裡所苦,工作不順,竟然開始計畫「絕地大報復」了───到底發生什麼事,請見明天日記,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請見完整版線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