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顯示:富同情心的「好人」,面對非弱者卻無情又狠心

101470232_2756c25aaa_o

澳州墨爾本大學華裔心理學家Kun Zhao與Luke Smillie在去年有一篇研究,說所謂的「好人」有兩種版本,學者引用了來自神經醫學、社會政治學等論文來佐證,證明所謂「好人」分為「有禮貌的」(polite)和「有同情心的」(compassionate)。

你說,這兩種有何不同?她們團隊進行了一場研究實驗,突然出現一個弱勢者,很需要錢,卻玩輸了,因此只得到一點點錢;此時,實驗者被要求拿出自己的虛擬金錢和這位受欺的弱勢者平分,猜猜發生什麼事?沒錯,那個「富同情心」者,果然立刻伸出援手,拿自己的錢,幫助了那個弱勢者,但此時,那個「有禮貌的」好人,卻按兵不動,竟沒有伸手幫助。

你說,天,他不是有禮貌嗎?為何不幫忙?學者解釋,這是因為,那個有禮貌者認為,若「破例」幫助此人,對其他人並不公平。

接下來另一場實驗,突然又出現另一個人,不是弱勢者,然後實驗者被要求和此人(不弱的)平分錢。此時,有禮貌的果然禮貌的合理的平分了,但,富同情心的,卻竟然不會平分、而將錢佔為己有。學者解釋,這是因為此人並非熟人且並不弱勢,也就是說,有同情心的人,也曝露出了人性的狠毒────錢就在眼前,可以拿就直接全拿,為何要分給別人!

以上實驗證明,兩種好人,都有他「不好」的時候,學者從其他研究佐證,這兩種好人腦內運作模式也完全不一樣,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學者還發現,通常「有禮貌的好人」是社會上比較正規保守派,而「富同情心的好人」則是狂野不羈的自由派。

看完此文,心中有些感觸──曾有外國友人說,台灣最美的風景就是「人」,大家都是好人,但大家是哪一種好人呢?顯然,大家傾向都是充滿「同情心」的好人(而不是「禮貌型的好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每次看到那些極可憐的新聞,大家瘋狂捐款;但一看到一些不值得同情的權貴份子,竟會對他們「未審先判」,可以對他們「往死裡攻擊」,那些不合理的言論霸凌,一點也不像「好人」啊。

富同情心的「好人」,面對「非弱勢者」卻異常的無情又狠毒,這時候,需要另一批「好人」──那些「禮貌型好人」,發出一點聲音,來制衡那些失衡的判斷,這樣,所有的人,無論強勢弱勢都能在必要時得到幫助,所有的好人一起「吵」,社會不會一面倒,而會愈吵愈「共好」。

從這邊我突然想到「演戲論」──大家不喜歡演戲,喜歡直來直往;大家不喜歡做作,喜歡做真實的自己,所以大家不喜歡「演戲」。什麼叫演戲?所謂「演戲」就是「溫良恭儉讓」,大家覺得虛假。

但,那些覺得溫良恭儉很虛假的,其實自己就是最會「演戲」的人。

有個朋友(上次提過,孩子剛念高中),他說他老婆就特別會「演戲」,總和外面的人(包括當初的他)說她本人個性單純、善良,「我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懂。」直到後來,發現她根本是一齣戲,已經來不及了。

朋友說,在外面,他老婆就「演」一個好媽媽,她最喜歡帶孩子去念書,大家都稱讚這個媽媽好照顧孩子;其實,在大家沒看到的時候,朋友說,太太總是大吼小孩,發瘋似的對她手下的「表演演員」(孩子們)吼叫,要他們趕快「就位」表演一齣戲,讓她可以演得像一個「好媽媽」。

朋友說,最可怕的是,這齣戲,孩子已經分不清楚真的假,演久了,孩子學到,人生就是要「演戲」。

這位朋友上周敘述了最近發生的一件事,令他極為恐懼,是的,他用了「恐懼」這個字──

事情是這樣的,孩子在學校有些狀況,他訓誡了孩子,在學校要誠實、要尊敬老師。

沒想到,孩子聽完,轉頭就走進房間,到媽媽那邊,對媽媽開始訴苦、開始哭──嗚嗚嗚,爸爸跟我說………爸爸說………。

媽媽的聲音也傳出來,開始演「慈母」的戲,好,慢慢說,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孩子就開始裝模作樣抽嗲哭泣,媽媽也繼續演這齣戲抱抱孩子。

「你有沒有好好的跟爸爸說,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平常這媽媽總大吼大叫,此時她因為「戲份需要」,特別異常溫柔。

孩子果然好可憐的說,有…………有說………。

後來就變成媽媽在指責她老公(我這個朋友)────

「孩子沒事,你硬要搞一個這個,這是你自己惹出來的。」她對她老公說。然後,據說,她馬上開始跟她的朋友打電話,敘述這件事的過程,再一次演一齣「好媽媽、壞爸爸、可憐孩子」的戲。

最後,媽媽要出門玩了,爸爸負責照顧孩子。媽媽臨走前,滿臉憂心的溫柔的對孩子丟下一句話──

「我先出門了,」媽媽對孩子說:「你(和爸爸在一起)如果感到『害怕』的話,可以偷偷打電話給我。」

據這位朋友說,他在旁邊聽到這句話時,手腳都是冰的,心裡在顫抖;這位朋友在心裡吶喊,是大人(他自己)在害怕,怎麼可能是孩子在害怕?

這位朋友最感到害怕恐懼的,不只是太太對他刻意的曲解,最可怕的是,孩子從小就學會了「演戲」;更可怕的是,原本的學校的問題仍未解決,孩子從房間走出來,狠狠的瞪了老爸(這位朋友)一眼,那眼神,這位朋友更不寒而慄。

恐懼讓他塞縮,看到孩子兇惡的眼神,這個爸爸直覺的低下了頭,不敢再去目視孩子瞪他的那種「勝利、炫耀」的眼神。

我真的很為這朋友感到可憐,那是一個──沒有未來的爸爸。顯然他至今仍努力為這個家、這個社會,教育調整他下一代,但,遇上「會演戲」的,他沒招了。

隔天,也就是我與他見面的那一天,這位朋友發生更「慘」的事了,請繼續讀下去…………。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請見完整版線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