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發現:最高智慧的說謊不是唬過別人,而是唬過「自己」

3464959182_1475a6e684_o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說謊害人,絕對是壞事,可是「說謊」本身,真的是壞事嗎?

最近有一則研究很有趣,刊在《Brain and Cognition》學術期刊,它找來了一群大學生,還有一群老年人(60至92歲),問了他們一百多條問題,大多都是很簡單的,譬如,你昨天鬧鐘響的時候有無按下「貪睡」讓自己多睡一會兒?你昨天是用叉子吃中飯的嗎?然後,有趣的來了,得知答案後,學者竟然請他們「故意說謊」,請他們等一下回答問題時,記得講「錯」的答案。由於這些問題都是YES或NO,因此,如果你答YES,就表示其實實情應該是NO;你答NO,那事實應該是YES。

等到這些人都回答了「謊言」後,學者請大家休息一下,然後,過了45分鐘,學者再找來大家,再問了一次同樣的問題,這一次,學者請這群人都「講實話」。

沒想到,神奇的事情,就這樣光天化日下在學者面前發生了!年輕人這邊,被問了兩次一樣的問題,第一次被要求說謊,第二次被要求講實話,所以他們後來的「答案」,兩次是不一樣的(例:第一次他答YES,第二次就會答NO)。但,到了老年人這邊,學者驚駭的發現,只過了45分鐘而已,老人們面對一模一樣的問題,好幾題都是答「一樣的答案」──難不成,他們忘記了上一次他們在學者的要求下故意扯謊了?當學者再進一步的詢問,到底他們有沒有做這件事,到底實情是YES,還是NO?學者發現,天啊,老人竟然已經搞不清楚哪個才是真的、哪個是假的。也就是說,45分鐘前的謊言,老人在45分鐘後,竟然相信那是真的了!

學者說明,這應該是因為老人的記憶不好、能力衰退?

但,我倒有一個比較「浪漫」一點的解釋──

人生過了大半,慢慢了解,事事沒有對或錯;年輕的時候,以為走在街上做個怪動作人人都會注意你,老了以後,才終於發現大家各忙各的,誰也沒時間注意誰;老人已經和世界的真相,融在一起了,方的都磨成圓的了。

所以,或許,老人已經懂得某種人生哲學──他對於太多事情,已不在意,無論是真是假,那又怎樣?老人不像年輕人,對於自己信念之事如此瘋狂的「黑白分明」的大聲抗議;老人只想要身體健康,快樂活著,世界太大了,和大世界對抗了一輩子,臉上的皺紋,都是各種戰鬥的磨痕。

你說,那是「說謊」嗎?或許他們會覺得,什麼叫做真正的「謊」?當你罵他說謊,你自己難道沒有說謊嗎。這是一個圓的世界啊。

你的正確,是他人眼中的錯誤;你以為是天使,別人卻認為你是惡魔啊。

昨天鬧鐘是否按下貪睡鈕、昨天中飯到底是用叉子還是筷子,實在「不很重要」,你說是這個就這個,你說那個就那個吧────或許,老人真的是這樣想的了!

科學家發現人老了竟然可以安然活在謊言中,那不是邪惡,而是看穿世況的智慧。

一位朋友問我一問題,希望未來是怎樣?我想了很久,我的答案是──希望未來的年輕爸爸不再受苦受難。我為另一位朋友繪本下了一段推薦文:「這是一本給大人讀的繪本,兩個孩子的爸爸遭逢『家變』,如何重新找到自己;盼啟發那些心事總往肚裡吞的男生,將失落化為大愛,重新站起來,一圓兒時『英雄』夢想。」

但何謂受苦、何謂受難?即便校正了,已受害的已經受害,已康復的也依然康復──觀感都在當事人自己,還沒有被磨圓的人,痛就是痛;被磨圓了,不痛就是不痛了。原本這位朋友還以為,讓受害爸爸們,該有一個地方發出聲音;之前的「解法」,是由他代為寫作、代為發聲,但這位朋友說,他自己太有情緒,每次訪談完這些年輕爸爸、聽完受害故事,皆久久無法平息,寫作的過程,還得再一次浸潤在那「不正義」之髒水中,痛苦不已,因此,他說,後來他就再寫不出來了──想找「我」寫,但我哪會有時間寫?我說我太忙,根本沒時間寫,然後,就沒有結果了。所以我建議這個朋友,張開雙手去和大家融合一起,別再自己逞英雄了,要時時提醒自己,不要因為自己太會做內容,就一直在做內容;我引用前輩教我的,要做「平台」,不要做內容,堅持不做內容;平台才能以逸代勞,做大事。

不過,此時,我其實還不知道,明天家裡又會碰上多麼「慘」的事。當然也還不知道,明天下午預計見到的這位前輩(原本想請他協助募資),竟然提了一個極驚人的新方向。若想知道明天發生什麼慘事、前輩又提了什麼新方向,歡迎點擊這裡,收到明天的「續集」。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請見完整版線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