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說:難搞的人,過程中已經先被痛苦自我懲罰了

14547579859_9bd6aeae7a_b

有些人,我行我素,只看到自己,完全無視你,好像感受不到你的痛苦?當你發出不平,她還冷酷的什麼都怪在你頭上:「是你欠我的!」「你活該!」「你自找的!」

關於這種「難搞」的邊緣性人格(BPD)在學界已有非常多的研究,作者Imi Lo在一篇刊登於《Psychology Today》的文章中對這樣難搞的人格做了一個大統整,然後點出了一個不知該令人興奮還是難過的點──這些「難搞」的人,其實並不是「感覺不到」你的痛苦,反而,這些難搞的人,擁有比一般人還更敏銳的「觸角」,可以「看」到你在想什麼、你在怕什麼、你會為什麼而痛苦。由於那些觸角實在太敏銳,以致於有些你心中認為的「小事」,已經先傷了她們的心,而傷了心之後,她們可能又從細微處發現你的表情變了、你的語氣變了、你的態度變了──太多太多的負面資訊如海嘯一湧而上,她們一眛往「壞」想,於是,你才和她交手幾回,她就馬上變成一個「想好好整你」的惡人了──作者說,此奇觀被學者稱為「邊緣人的同理矛盾」(borderline empathy paradox)。

簡單來說,那些難搞的人,因為太敏感而總將對方「好意」誤當成「壞意」,然後因為太痛苦而轉而搞人、害人、弄人,真是一個超大的「矛盾」啊!

讓我們思考一下過往交手過的那些「難搞」的人,回想一下,和他們見面的「第一天」,和他們認識的第一秒鐘,和他們說的第一句話,當時,你覺得她「難搞」嗎?

你會想起,其實,一開始,她超親切的!她對你實在超好的!沒錯,邊緣型人格,就是這一類型的。

此篇科普文章也帶了很多上世紀70年代、80年代的心理學研究,說明這些難搞人為何會如此的「敏銳」?許多是因為在小時候,他們沒有得到父母的愛,還得時時擔心自己受害(被父母),因此養出了一條條敏銳的神經,算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機制,所以那些難搞的人,真的是痛了一整個童年出來的;然後這篇文章也點出,為何在研究中,那些難搞的人鮮少「承認」自己是來自於痛苦的家庭,事實上,難搞的邊緣性人格的人,根本就不曾「承認」問題在他自己(或他原生家庭)而總是百分之百的歸疚在「你」身上,那是因為他們的父或母(或父母同時)就是邊緣性人格的人,這些父母從小就強力灌輸一個觀念──都是你(孩子)的錯,不是我們(大人)的錯!於是,這些「難搞」的人學了起來,不是他父母的錯,不是她自己的錯,通通都是──你的錯。

這篇文章的重點可以這樣看,難搞的人,在害你的過程中,其實她們是「更痛」的,因為她們可以很敏銳的感受到從你發出來的訊息,刺到他們自己,然後那種痛,又來滲雜了來自於她們遙遠的童年,那些陰沉又無法正視的回憶,他們不敢想,也不敢承認,只得一直怪在你身上。

你或許只需要吃一頓大餐就能恢復快樂,但那些難搞的人,她們得作一輩子的心牢,然後,還會忠實的傳給她的下一代──瞭解以上,你應該會覺得好過很多了吧。

歡迎訂閱 Mr. 6 YouTube影片頻道,影音呈現,比較容易讀,請點擊這裡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請見完整版線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