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3日節錄〗人要追求永恆的快樂,只能靠不斷的破壞

早上起床全身都在痛,又累,不確定是身體累,還是心累──心累可能是搞不懂自己,明明已到了某種人生高度,可以掌握自己每天要做什麼事,我為何要去做一件讓自己不太舒服的痛苦事?

現在的我,好想發揮我對自己的權力,發號司令,要我的人生回到舒服的彼岸。

之前半夜起床開車翻山到城市南方新店河邊打網球,也曾經發生類似的事,第一場覺得很突破,因為突破而高興,以為會越來越順,沒想到,半夜五點起床本身就是一件不合自然的事,所以後面的每次依然痛苦非常,每次之痛苦都讓我覺得實在沒必要這麼辛苦一直去碰撞自己如此不舒服的地方,好好睡個覺,讓自己舒服,不是很好嗎?於是,後來我決定發揮我對自己的權力,發號司令,讓自己舒服一次,休息一天,果然舒服。

舒服了一次,之後,我有變舒服嗎?那一次舒服,留在那一次,慢慢地,我就再也沒有去打網球了,後來我的人生繼續在奮戰因為缺乏運動而造成肌肉過少,燒不完一般正常成年男性每天應攝入的卡路里,累積成肥肉。

原來,每次舒服,皆只是舒服一次而已,明天過後,人生再次被其他酸甜苦辣淹沒,那應該有的舒服感,竟然又不見了──愈幸福的人,實在就愈感覺不到什麼叫幸福,反而是那些永遠去破壞、永遠去追求「不舒服」的人,每一次結束後都是無比的暢快。

我理解了,我需要的是一種叫做「破壞式的人生」,人生一直一直的破壞掉諧和,不斷不斷的進入不舒服。就好比健身的時候,把原本的肌肉破壞掉,讓身體長出新肌肉;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破壞式人生」就是這樣,昨天的我做到了「破壞」,走出comfort zone,痛苦一段。

也像我每週壓力極大,過了就極為高興,事實上,在準備的過程中,一小時一小時接近,我就已經開始「預先感受」到快樂了。這就是破壞式人生,將痛苦挶限在破壞的那個點,發生之前會有點焦慮,發生之後則必定無比暢快,慢慢地慢慢地,暢快會擴散到「之前」,痛苦則慢慢被限制在發生的那瞬間,最後,連痛苦的那一部分領土,也被暢快給「收復」了,最終變成了習慣,就像健身,得去再去尋找其他破壞,讓自己繼續成長。不過,這時候應該也已經「破壞成習慣」,正式和「破壞式人生」簽約了。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請見完整版線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