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早起都不必再堅持的自由時代真的自由嗎?

今天早上來早餐店幫孩子買早餐,沒想到,過了6:30還沒開,老闆姍姍來遲,動作慢。一想,這就是新世代的做生意方式。以前我們說「早起是美德」,仔細一想,早起為何可稱上美德?邏輯不通。事實上,早起一點真的對我們有任何好處否?會賺比較多錢嗎?會上班比較快嗎?會得到愛嗎?尤其那種每天固定早起,沒緣沒由的,沒事也要早起,像機器人一樣的規律作息,再仔細想,肯定是以前軍事時代傳下來的習慣,是「全民皆兵」的延伸;現代人比較會想了,於是,大家開始放縱去晚起,「早起是美德」就慢慢被世人給放棄了。

繼續下來,既然「早起」不是這麼值得鼓勵,那麼,體諒別人不能早起,就變成現代人重要的「修養」了。上學遲到了,上班遲到了,都應該被有限度的原諒,於是乎,所謂的任何「時間」也都應該變得很有彈性,一開始是早上的所有規定時間皆須彈性、體諒晚起者,後來是一整天的任何時間皆須彈性,只要任何主管因為下屬遲到就要罰站、罰錢、罰任何,就要被扣上高壓統治之帽,或者掛上現代人聽了都懂的「強迫症」。既然這樣,那麼,早上被強迫要摺棉被(make you bed)也是同樣的應該被淘汰的舊時代的事了。摺棉被「退場」,那麼,「整理家裡」也跟著「退場」;整理家裡退場了,那麼整理工作環境也跟著退場──於是,全部都退場了,全部都不設定時間了,全部都不設定任務了,那麼,相不相信,世人又會要得更多了,還要再退場,還要再拔掉,還要再找出更多的「強迫症」,最後,世上的工作沒人做,沒人能做好做完,只好靠人工智慧及少數高階控制者,其他人「隨便做什麼都可以,反正就是領不到錢」。。

在大家強調「Free will」的時代,真的是「自由」的嗎?人們愈懶,一開始是有目標,但提不起勁去完成,後來連目標都想不出來了,所有都是一團糊氣了,在這樣的世界雖是完全free,但靈魂卻是出不去的;這時候,適度的強迫自己去做些事,比方說,早起、健身、寫日記。

人們只有大約「五年」左右的時代記憶,以前我覺得有10年,現在我覺得大概5年,每一年我們都認為現在所看到的一切,好像已存在很久很久,事實上它只有五年而已;而五年前發生的事,自己的想法,皆已盡忘──這時候,如果可以將日記記下,可幫助我們想起我們已經走過多長的路,中間多曲折扭轉,更珍惜現在,沒有白活。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請見完整版線上日記)